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01章 出题

第401章 出题

推荐阅读: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快穿之不当炮灰重生家中宝秀才家的俏长女我的超级庄园画满田园神话版三国五行御天我在异界有座城基本剑术

    听到这个消息,秦国全体军民陷入狂喜之中,在扫平宇内、一统六合的道路上,他们唯一需要担心的便是赵国,更准确来说,就是何太监一人。但秦皇根本不相信这个消息,认为这肯定是个阴谋。何太监在赵国的根基如此雄厚,手段不逊于己,刚好另立了一个小孩子为新君,正是最风光的时候,怎么可能忽然舍去所有一切,就这样消失?

    无数密谍与高手被派出了咸阳城,在世间各处寻找何太监的消息,却始终无所获。除了秦皇还有很多势力试图寻找何太监的下落,或者接收他留在世间的政治、军事遗产,至少也要确认他的生死,但也没有找到任何线索。

    何太监就这样就消失了,就像井九一样。

    哪怕伟人离去,太阳也会照常升起,时间继续流逝,转眼又是数年,问道至今已有四十二载。

    赵国在太后的统治下没有出什么乱子,但也不可能再像当年那般强盛,锋芒渐失,无力再与秦国争霸。

    此消彼涨,把楚国国力消化吸收后的秦国变得更加强大,铁骑所向无敌。

    某天清晨,朝阳初升,秦皇起床后走到窗边,嗅着宫外传来的烧漆味道,微微皱眉。

    为了准备日后的大战,秦国方面一直在不停地储备军械、盔甲,这些味道与那些烟尘都是不可避免的代价。

    秦皇早就习惯了这种味道,甚至有些享受,但最近这些天他的咳嗽越来越严重,在他心上蒙上了一层阴影。

    他是修行强者,自然知道自己没有病,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很不舒服。

    皇后娘娘端着一碗银耳汤走了过来,碟畔放着三块秋梨膏糖,小心翼翼问道:“陛下,要不要请御医来看看?”

    秦皇的眉皱得更深,厌憎地看了她一眼,说道:“什么都不懂的妇人,哪里来这么多话?”

    说完这句话,他拂袖而去。

    皇后脸色苍白站在原地,怔了怔才醒过神来,赶紧把食盘放下,跪地相送。

    她知道陛下要去淑宫见那位公主。

    每当有什么大事要发生的时候,陛下便会去那里,就算没有什么大事,陛下也更喜欢在那里喝茶。陛下与公主见面的次数甚至比与她还多,但她不敢有任何怨言,因为她知道那位公主在陛下心里的地位比自己高无数倍。

    ……

    ……

    淑宫如往年那样安静清幽,水池里的残荷没有破败的感觉,可能是因为廊畔悬着的灯笼里还残着昨夜的香烛味道。

    秦皇解下大褛,扔给迎上来的宫女,坐到琴台对面,深深地吸了口气,觉得情绪安定了很多。

    白早坐在琴台那面,手指虚按着琴弦,黑发随意挽在身后,就像垂在手臂间的白缎般自然好看。

    “何太监应该是真的出了海,至少短时间里无法回来,楚皇就算活着也不敢冒头,而且就像你当年说的那样,一个人翻不出什么浪花来。”秦皇拿起茶杯喝了口,继续说道:“我想把局面往前再推一推。”

    白早抬起头来,看着他说道:“你今天显得有些着急。”

    这样的语气让秦皇觉得有些不舒服,轻咳两声,说道:“该办的事情总是要办,早些办完也好。”

    白早低头看着指下的琴弦,问道:“齐国?”

    “云栖现在声望太高,齐、赵、旧楚,甚至就连朕的咸阳城里都有不少追随者,但他偏偏却要讲什么非战。”

    秦皇放下茶杯,眼神微冷说道:“朕要一统天下,他和他的学说会带来很多麻烦。”

    白早没有抬头,说道:“你准备怎么做?这种人不能轻言杀之,不然万民离心,想征服天下会有更多麻烦。”

    秦皇说道:“朕想试试看能否说服他。”

    “一茅斋的书生很难被说服,因为他们自己的道理太清楚。”

    白早轻抚琴弦,说道:“虽然奚一云已经忘了自己的来历,但想来也是如此。”

    秦皇说道:“朕会用铁一般的事实告诉他,想抵抗朕的铁骑,反而会给世间万民带来更多灾难与痛苦,不如直接投降。”

    白早说道:“如果你想用这种方式来说服他,你觉得他会愿意来咸阳?”

    秦皇武功强大,却从来不会离开咸阳皇宫半步,尤其是黑衣人那次行刺之后。

    “朕会诏告天下,保证他的安全,如果这种情况下,云栖还是不敢来,那就罢了。”秦皇说道。

    白早抬起头来,静静看着他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说道:“这样也好。”

    ……

    ……

    深秋时节,齐国大儒云栖先生,带着百余名门下弟子来到了咸阳城。

    咸阳城门大开,无数民众前来围观这场大陆难得的盛事,甚至就连赵国与旧楚地也来了很多名士。

    云栖先生与弟子们都着广袖长袍,佩长剑,仪姿不凡,行走在街道上,不知吸引了多少视线。

    秦国民众站在街道两侧,好奇地看着这些传说中的书生。

    有些人不解,心想这般长的剑,想要拔都很难拔出,在战场上又有什么用呢?

    有人解释道,云栖先生与弟子们的长剑是一种佩饰,用来表明自己的态度,并非真的用来战斗。

    前面提问的那些民众连连点头,心想不愧是齐国学宫的先生们,行事真是讲究,只是……还是感觉有些累赘啊。

    百余名弟子被请进了咸阳学宫,与秦国的太学博士还有来自赵国及旧楚地的名士对谈。

    对谈自然变成辩论,很是激烈精彩,但那些来自赵国与旧楚地的名士们,更关注的其实是另外一个地方。

    无数视线落在那片黑色的宫殿群里。

    整个大陆的有识之士都在紧张地等待着,看云栖先生能否说服秦皇放弃统一大陆的野心。

    如果云栖先生也失败了,过不了多少年这片大陆便会陷入血火之中。

    ……

    ……

    咸阳皇宫与齐国学宫是天下建筑最多、最宏伟的两处宫殿群。

    云栖在齐国学宫生活教学数十年,早已习惯所谓巍峨壮观,但行走在咸阳皇宫里还是感受到了些压力。

    那些黑色的宫殿就像是无数块礁石,沉默地矗立在狂暴的大海里,有一种难以撼动的强大感。

    云栖不确定自己能否说服对方,事实上,他没有对此行抱任何希望。

    走进大殿,他微微眯眼适应了一下光明变化,看到了坐在最深处、也是最高处的秦皇。

    当年秦皇喜欢穿着秘银打造的盔甲,如雪一般,更以白皇帝自称。

    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不再那么喜欢白色的东西。

    今天他穿了件很普通的黑袍,姿式随意地坐在皇椅里,与周遭的大殿仿佛融为了一体。

    “先生请坐。”秦皇伸出右手,遥遥致意。

    云栖在殿里的空地上坐下,看了眼案上的那杯清茶,说道:“陛下的待客之道果然与众不同。”

    他说的不是那杯清茶,不是秦国简朴质实的民风,而是距离。

    秦皇坐的地方离他现在的位置足有七十丈远。

    哪怕是再厉害的刺客、再强大的弩箭也无法隔着这么远的距离发出致命一击。

    “先生是聪明人,朕喜欢直说,一杯茶的时间,应该足够了。”

    秦皇没有顺着云栖的话说什么。

    云栖静静看着他,说道:“请陛下直言。”

    秦皇说道:“朕要的是土地与人,你要的是人心,同样都是征伐,实质并无两样,如果你愿意配合朕,你的大道推行起来,会变得更加容易。”

    这个建议看似简单,实则非常可怕,里面隐藏着无数细节,而细节都是魔鬼,魔鬼最擅长诱惑人。

    如果是何霑在云栖的位置上,甚至都有可能会答应秦皇的提议。

    但云栖没有接受,说道:“很遗憾,我求的大道可以在世间各处,就是无法在秦。”

    秦皇身体微微前倾,看着远处的他,声音微寒说道:“为何?”

    云栖说道:“因为陛下行的是霸道,我要求的是仁道。”

    秦皇说道:“朕要得天下,便只能以霸道服四海,得天下后,自然会以仁道治天下。”

    云栖说道:“陛下何以说服我?”

    秦皇说道:“这里不是齐国学宫,朕也不是你的学生,难道你还想考朕?”

    云栖平静说道:“只是想与陛下讨论一番。”

    说完这句话,他从袖子里取出一份书卷放到案上。

    自有太监取过书卷,经过详细检查,确认没有毒,也没有暗藏机关,才送到了秦皇的手里。

    秦皇摊开书卷,看了几眼,微嘲说道:“都是一些老生长谈的无趣问题。”

    云栖说道:“陛下想成为天下共主,便要了解您应该承担些什么。”

    治天下从来都不是烹小鲜,但也要小心谨慎,不要随意乱翻油锅。

    君王如何定位自己在历史上的位置,如何确定自己在世俗之上的追求,对这个天下里的每个人来说都非常重要。

    秦皇沉默了会儿,说道:“这些问题,朕解决不了。”

    云栖叹息一声,说道:“那今天便到此为止吧。”

    不用谈什么天下一统,便再无战火,百姓安居乐业,世间一片太平,只闻太平。

    也不用说什么乱世无义战,匹夫担天下。

    各有各的道理。

    道不同,不相为谋。

    世人肯定想不到,这场举世瞩目的谈判会如此快便要结束。

    秦皇忽然说道:“朕确实解决不了先生提出的这些问题,但是朕可以解决提出问题的人。”

    听到这句话,云栖洒然一笑,长身而起,说道:“陛下邀我来咸阳,原来是想杀我。”

    秦皇大笑说道:“先生误会了,朕是想给你一个杀我的机会。”

    云栖沉默了很长时间,问道:“陛下为何如此知我?”

    秦皇敛了笑容,说道:“因为朕比你自己更清楚你是谁。你们是一些很执着、只相信自己道理的人。能够来到朕的身前,你只有今天这一次机会,或者说服我,或者杀死我,如果错过,你不会原谅你自己。”

    云栖没有再说话,右手缓缓握住剑柄。

    做为佩饰的长剑,同样可以杀人。

    长时间的安静,殿里一片死寂,如墓地般,却不知道稍后会是谁躺在这里。

    ……

    ……

    带着淡淡烧漆味道的风从殿外吹了进来,吹动云栖的衣袂。

    云栖随之而起,如一朵云向前飘去,长剑已然破鞘而出,被他握在手里。

    秦皇站在七十丈外,面无表情,看着这幕画面。

    嗡嗡嗡嗡,无数弩弦弹动的声音响起,数不精的弩箭像暴雨一般,占据了大殿里的所有空间。

    锋利的箭簇轻易地割破衣衫,却很难刺进他的身体——在青天鉴的幻境里,井九的速度最快,何霑的身法最诡异,那么云栖的身法便最飘渺、就像浑不受力的羽毛,更像真实的云。

    但殿里的弩雨实在太过密集,当他来到秦皇身前十余丈时,身上已经插着十余道弩箭,血水狂飙而出。

    秦皇依然面无表情,右手一拍皇椅扶手,准备通过地道离开。

    当初大殿里的铁板被卓如岁一拳轰穿,他便改变了最后的保命手段。

    地道由数丈厚的青石砌成,只要他能够进去,便再没有刺客能够伤到他。

    这个时候,他忽然感到殿里的气息发生了某种极微妙的变化。

    那是一道淡淡的焦糊味,他很确定绝对不是宫外烧漆的味道。

    他神情微变,余光里看到那卷书里迸出了一朵极微小的火花。

    那卷书里写着云栖提出的七个问题。

    火花以难以想象的速度蔓延,变成火焰,最后变成恐怖的爆炸。

    轰的一声巨响,皇椅被炸成了碎片,地道入口的机关被毁,秦皇被震退数丈,黑袍尽碎,受了不轻的伤。

    云栖落在他身前,一剑刺出。

    啪啪啪啪,无数声气浪的碰撞声响起,烟尘乱舞,遮蔽了殿里的视线。

    秦皇的脸上与身上到处都是裂口,就像破了的酒囊般,不停地流着血。

    云栖再也无法站稳,跌坐在地。

    秦皇用来对付他的弩箭都是特制的,淬了剧毒,掺了秘银后锋锐足以破甲,便是修行强者也无法承受。

    数十名秦军强者涌入殿里,一部分拦在秦皇身前,一部分便向云栖杀去,准备将他乱刀分尸。

    “停!”

    秦皇厉声喊道。他暴怒至极,推开秦军强者们,来到云栖的身前,就像是准备噬人的猛虎。

    云栖没有理会他,低头不停地咳血。

    看着这幕画面,秦皇忽然平静下来,有些疲惫地挥手示意所有人都退下。

    云栖被十余枝弩箭穿胸,又与秦皇硬拼了一记,不要说再战之力,站都无法站起。

    秦军强者们当然不放心,但没有谁敢违抗陛下的旨意,慢慢退出殿去。

    大殿再次变得一片死寂,如真的墓场。

    秦皇盯着云栖的眼睛,问道:“那卷书里是什么?”

    云栖说道:“是符。”

    秦皇震惊说道:“你不是什么都忘了吗!为什么还会写符?”

    云栖怔了怔,忽然笑了起来,说道:“原来我以前就会啊。”

    ……

    ……

    (听到一个消息,好像是真的,金庸先生去世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以前在采访里说过,对我来说,影响最大的前辈就是鲁迅与金庸,我说的不止是写作上的,是小时候形成的对世界看法、观念什么的,不好意思,这时候稍微有些乱,总之……这大概是我成年以来,与过往的告别里,最重要的告别之一吧,合什,晚安,所有人。)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0_4/47190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0_4/47190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