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471章 人类一直不是一类人

第471章 人类一直不是一类人

推荐阅读:网游:王者天下偏心眼医品太子妃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快穿之不当炮灰重生家中宝秀才家的俏长女我的超级庄园画满田园神话版三国

    第471章 人类一直不是一类人

    那个女子的眉眼有些稚嫩,但并非真的很小,或是童颜那样的天生而成,而是不经世事带来的幸福。

    井九觉得她有些脸熟,想起来去年在井宅用妖骨磨剑的时候,曾经与她见过一面,她给自己倒了杯泡了很久的隔夜茶喝。

    接着他想起来更多的事情,小姑娘好像是当朝宰相的小孙女,与梨哥儿有私情。

    那么她就应该算是自己未来的侄媳妇儿?

    这些事情有些纷繁杂乱,但他很快便想完了,又心想这个小姑娘不怎么聪明,福气确实不错,居然又遇着了自己。

    小姑娘认出他来就容易的多,看着他的脸,惊喜地喊出声来:“叔叔!你怎么在这里?”

    说话的时候,她的脸上还挂着泪痕。

    净觉寺是皇家禅院,宰相家人来此也正常,但像她这般年纪的小姑娘来这里,不是为了祈愿,便有可能是变相禁足。

    很明显,她正面临着人生里的一道难题。

    就像皇帝陛下现在一样。

    井九想到朝中宰相与那些官员的态度,忽然说道:“我要喝茶。”

    ……

    ……

    离开净觉寺,井九带着顾清去了井宅。

    太常寺的檐角承着灰尘,春风无法拂走,最近又没有春雨,再也没有吸引人视线的魔力。

    井九没看那边一眼,也没有按那块砖,而是让顾清敲门。

    门被推开,露出一张年轻但稳重的脸。

    看到顾清后,那张脸上顿时涌现出惊喜的情绪。

    “先生!”

    井梨今天休沐,刚好没有入宫。

    他是景尧皇子的伴读,也曾经被顾清教过很长一段时间,当然也要算顾清的学生。

    顾清笑了笑,没说什么,把身后的井九让了出来。

    井梨怔了怔才醒过神来,赶紧恭谨行礼,与对顾清的态度明显不同。

    那种清楚的距离感,似乎不应该出现在家人之间。

    井九没有不悦,反而觉得很舒服,说道:“让你父亲来一趟。”

    按照他以前的惯常做法,这种时候一般不会说话,最多就是嗯一声,但这些年他算是看明白了,不是谁都能像柳十岁、赵腊月、顾清这样,只需要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便能准确明白自己的意思,比如元曲这方面就还有所欠缺,与其再作解释,还不如一开始就说明白。

    书房里的陈设自然还与以前一样,井九下意识里想取出竹椅躺上去,却摸了空,才想起来竹椅已经留给了雪姬,只好走到书桌前坐下,姿式有些生硬。

    顾清烧了一壶茶,分杯端到他的身前。

    井九不好茶,但喝了这些年也算略懂茶的好坏,看着清澈而不薄的茶汤,心想确实要比梨哥儿的那个小姑娘强多了。

    窗外响起脚步声,井商得到通知匆匆从太常寺赶了回来,走进书房,有些拘谨地与井九问了声好。

    雪原局势缓解,梅会恢复举行,前些天已经结束了琴战,今天是棋战,整个朝歌城都在为这件事情服务。

    井商是太常寺的闲职,自然不像清天司官员那般忙碌,但还是得在衙门里呆着。

    井九看着他鬓角的花白,忽然说道:“当年不该绕弯让你通过梅会棋战赢钱,直接给你箱金叶子多简单。”

    井商微怔,心想为何会忽然说到那么久之前的事情?

    井九说道:“梨哥儿的婚事,你有什么想法?”

    井商更加吃惊,心想您居然还会关心这种小事?想了想说道:“您……你有什么意见?”

    “如果你们不反对,梨哥儿自己想娶,那自然就要娶进门来。”

    井九说道:“这件事情顾清处理,你们听他安排。”

    井商望向顾清,眼神里满是无奈,心想井九不知道这件事情背后隐藏着的麻烦,你得说啊。

    顾清笑了笑,把他请出了书房,来到后花园安静的角落里,看着他的眼睛认真说道:“准备个时间去宰相府提亲。”

    井商震惊地完全说不出话来,心想这是怎么个意思。顾清没有解释,继续说道:“听说詹国公世子准备八日后去提亲,那我们只能更早或者当天一起去,你觉得哪天更合适?”

    “您既然知道宰相府准备与詹国公府联姻,那为何还要我们去提亲?”

    井商苦笑说道:“据我所知,那位小姐被送去净觉寺禁足,等着出嫁,宰相府的态度已经很明确。”

    顾清说道:“任何事情总是要争取一下的。”

    井商叹了口气,说道:“詹国公有中州派背景,这些年与景辛皇子府走得极近,我只是个太常寺的闲官,怎么与人争?”

    顾清微笑说道:“你身后有鹿国公,有陛下,还有青山,想与谁争都有资格。”

    回到书房里,顾清把井商的态度与担心说了一下,发现井九在照镜子,根本没有在意这些事情,不由欲言又止。

    师父与皇宫里的关系很隐秘,直到现在也没人知道实情,但总是瞒不过天下人的眼睛。如果这次强行插手梨哥儿与宰相府小姐的婚事,必然会被中州派那边认为是神皇陛下的态度以及青山的挑衅,只怕又会生出很多事端。

    井九放下手里的青铜镜,说道:“这门亲事如果都成不了,景尧还怎么当太子?”

    顾清明白了师父的意思,如果能够成功地结成这门亲事,宰相的态度便有可能发生变化,从而影响一茅斋的看法,至少让那些书生们保持中立,继而反过来影响到朝廷里的那些翰林、御史台的官员,可问题在于……想要结成这门亲事,首先便需要宰相改变态度,也就是让一茅斋改变对景尧的看法,而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事情。

    整个朝天大陆都知道,世间最难改变的不是青山的口头禅,也不是中州派的姓氏,而是那些书生的理念。

    “我不懂这些,我只知道想得到任何东西都应该付出相应的代价,比如你要买东西,便应该付金叶子。”

    井九想起当年与赵腊月第一次离开青山,想买笠帽却没有带钱的事情,顿了顿,说道:“也可以是银子。”

    顾清认真听着,仿佛师父说的话很有道理,而且是自己未曾听说过的道理。

    井九接着说道:“想说服一茅斋,那就要拿东西与他们换。”

    顾清有些忍不住了,心想道理确实是这个道理,而且谁都知道这个道理,问题在于我们能用什么东西让一茅斋的书生们改变想法?富贵于他们如浮云,权势声名亦如此,甚至就算你拿天下去换也没用。

    在那些书生看来,他们的坚持比天下还要重。

    作为最出色的神末峰弟子以及未来的青山掌门候选人,顾清很清楚与师父讨论这些问题没有意义,终究还是只能自己解决,说道:“我要不要去梅会那边看看?”

    青山宗身为正道领袖,自然会参加梅会。

    顾清是想提醒他一声,关于皇位继承这种大事,由宗派出面与神末峰单独出面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井九说道:“好。”

    顾清说道:“今次带队的是卓如岁,让他出面?”

    卓如岁的辈份差了些,但他是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身份特殊,份量够重。井九最开始的时候就有些欣赏卓如岁,经过青天鉴幻境后更是如此,对顾清的提议很支持,说道:“提亲那天让他清醒些,别睡。”

    顾清领命,离开书房后,仔细把门关好。

    井九拿起那面青铜镜再次观看,终于确认了方位,用右手蘸了些茶水,开始研磨起来。还是这间书房,今天的茶水要比去年的陈茶好很多,青天鉴比那截妖骨更好,他的感觉自然也更好,于是竟有了些闲情与人闲聊。

    “你准备就在里面呆着不出来了?”

    他说话的对象自然是青儿,他把雪姬关进剑狱后,青儿便回到了青天鉴,再也没有出来过。

    井九接着说道:“我答应过童颜,过些天就把青天鉴还给他。但我总觉得有些奇怪,在想要不要改主意。”

    青儿从青天鉴里飞了出来,扇动着透明的翅膀,气鼓鼓地看着他,说道:“你怎么能这么坏呢?”

    井九想了想,认真说道:“我觉得自己很好。”

    顾清走到后花园,想着自己的任务,觉得心情好生沉重,接着又想到师父那种万物不理的气度,不禁好生羡慕,心想修行者就应该像师父这样,不管境界高低,不管站着还是坐着或者躺着,都像个仙人般活着,只可惜自己是学不来了。

    ……

    ……

    新梅园如叶如花的高台隐藏在云雾里,看着如仙境一般,只是今天并没有什么人。

    参加梅会的人都去了棋盘山,观看棋战。顾清没有去,反正赢的还是雀娘,而且他相信卓如岁也不会去看。

    他直接去了青山宗的仙居,发现卓如岁果然在……没有睡觉,是在养剑。

    一道极淡却极凝纯的雾气从他头顶冒出,一柄仙阶飞剑在里面缓缓旋转。

    顾清站在窗外,看着这幕画面,忍不住在心里叹了口气。

    卓如岁在人前始终是一副懒洋洋的样子,背着人却修行的如此勤勉,都已经天生道种了,何苦如此?

    都说他与师父极像,现在看来却是颇有差距,师父那才是真懒啊。

    卓如岁感觉到他的到来,睁开眼睛,收起飞剑,心情微异。

    冥想养剑的时候,他习惯性会用承天剑法设置一座阵法,为何顾清却能轻易而举地来到窗前?

    卓如岁想起那个传闻,问道:“你学的真是承天剑?”

    “是的,师兄。”

    除了这句话,顾清没有多作解释。

    卓如岁想着井九与自家师父的关系,想到了别的地方,起身问道:“你怎么也来朝歌城了?”

    顾清说道:“师父也来了,请你过去。”

    卓如岁有些意外,说道:“好。”

    顾清没有立刻带他去井宅,而是想着另外一件事情,去了一茅斋弟子的山居。

    今天真是很巧,他要找的人都不喜欢看棋。

    一茅斋的书生擅长书法,也喜欢下棋,但奚一云只喜欢看书,或者编书。他是布秋霄的学生,在青天鉴问道里表现的非常突出,被正道修行界的前辈们极为看好,将来极有可能成为下一代的斋主。

    当然,卓如岁与顾清的身份也不差,而且卓如岁与他曾经在青天鉴幻境里,先后因为刺杀白千军而死,自然有些惺惺相惜的感觉,双方谈话的气氛非常好,直到顾清说出那句话。

    奚一云微微挑眉说道:“要我去给景尧皇子做老师?顾清道友是想羞辱我吗?”

    顾清平静说道:“记得一茅斋有句话,有教无类。”

    奚一云静静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但他非我族类。”

    (本章完)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0_4/471917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0_4/471917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