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大道朝天 > 第五章青山的未来

第五章青山的未来

推荐阅读:大刁民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太上执符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星网帝国第一娇永恒国度大国航空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不管是留在天光峰顶的人,还是驭剑于夜空里的那些人,看到这幕画面后都惊呆了。

    破海上境的白如镜长老,居然败给了游野中境的井九,这怎么可能?

    而且他自始至终都抱着那只猫!

    人们看着重新坐回椅子里的井九,神思不禁有些恍惚,觉得这件事情比井九成为掌门还要不可思议。

    就连赵腊月与顾清这两个最无条件信任井九的人,都有些不确信自己的眼睛。

    南忘一直没有离开天光峰顶,看着井九吃惊问道:“你什么时候破的海?”

    青山破境一般都会用晋入某某境的说法,只有破海境例外,反正里面有个破字,何必那么麻烦。

    这种习惯是从六百多年前开始的。

    井九说道:“前些天。”

    广元真人飞回峰顶,刚好听到这句问答,不禁在心里苦笑了一声,震惊的情绪反而消解了些。

    先前他还说井九境界太低,没有资格做掌门,哪里想到对方竟是已经破海了。虽然距离自己还有一段距离,但总之是已经在一个大境里面。如果说破海境还没有资格当掌门,那难道自己要去隐峰里熬到通天才出来?

    更何况井九还如此年轻。

    连南忘与广元真人都这般吃惊,更不要说别的青山长老与普通弟子。

    井九入青山修道不过三十余年,居然便晋入了破海境!

    从来没有人见过类似的事情,也没有听说过,甚至想都不敢这么想!

    人们常说他可能是青山历史上修行速度最快的天才,现在应该把可能两个字划掉了。

    不要说是青山宗,即便放眼整个朝天大陆的修行史,他都应该是最快的那个人!

    如此匪夷所思的成就,根本找不到合适的词语来形容,大概只有震古烁今这四个字勉强能衬得上。

    无数道震惊、崇拜的炽热视线,落在了井九的身上。

    只是还有一个并不重要、却让人想不明白的问题。

    就算井九破境成功,现在也只是破海初境,与白如镜长老相差甚远,怎么就能如此轻易地战胜对方?

    “先天无形剑体到了修行后期,居然会如此厉害吗?”

    广元真人看着井九,感慨说道。

    很多年前那场青山试剑大会结束后,各峰峰主曾经留了下来专门讨论了一番井九,有人怀疑他是果成寺的蹈红尘传人,但最后还是判定他应该是传说中的先天无形剑体,应该好生培养。

    即便是青山剑宗,对先天无形剑体的了解也不多,谁也不知道随着境界提升会如何。

    这件事情早就已经传开,很多人都知道井九是先天无形剑体,但平时没有人见到过他的出手,自然也就渐渐淡忘,直到今夜看到峰顶的画面,再想到先天无形剑体这六个字,人们不禁被震撼的久久不能平静。

    井九刚入破海境便这般强大,如果境界再高些,岂不是要越境战通天?

    到这个时候,所有人都以为自己明白了柳词真人为何会留下那封遗诏。

    他的眼光在未来。

    剑律大人不做掌门,也是想着未来。

    青山的未来,就是井九。

    ……

    ……

    井九当然知道自己不是什么先天无形剑体,但也不会否认广元真人的说法。

    反正没有人见过先天无形剑体,也没有人见过幽冥仙剑,正好可以帮着掩饰一下。

    白如镜的弟子们上前把他扶了起来,却不敢扶着他离开,有些紧张地站在崖前。

    广元真人向井九行了一礼,替白如镜求情。

    墨池长老与天光峰别的长老弟子,也出声替白如镜求情。

    今天白如镜的表现很令他们不满,但对方毕竟在天光峰里生活了数百年,看着他此时的凄惨模样,有些不忍。

    更何况谁都看得出来,这是掌门故意施加的惩戒,不然白鬼大人当时为何要嗷那一声,顾清为何又要说那一句?

    过南山、顾寒等人更是非常清楚井九为何要这么做。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柳十岁的事情。

    是的,那年井九便想好了,只要进了破海境,便要把白如镜打一顿。

    一念及此,顾寒的身体有些微寒,尤思落等几名弟子的心情也有些纠结。

    天光峰、两忘峰与神末峰的关系向来不怎么好,掌门如此记仇,以后可怎么办?

    卓如岁看着井九,眼神有些复杂。

    他没有替白如镜求情,也不用担心井九记仇,在青天鉴幻境里,他可是帮井九杀了好些人。

    井九很熟悉他此时的眼神。

    这种眼神里带着些向往,带着些羡慕,带着些无奈。

    六百多年前,他跟着师兄杀完那些师伯师叔后,柳词与元骑鲸看着他的眼神,就是这样的。

    想着元骑鲸,元骑鲸的剑便到了。

    天光峰顶的野草覆上了一层浅浅的霜。

    微雪里,三尺剑里传出元骑鲸的声音。

    “白如镜对掌门不敬,入剑狱反省三年。”

    这个惩处不轻,但想着修道者动辄数百年的寿元,也算不上太重。

    井九没有说话。

    片刻后,三尺剑里元骑鲸的声音再次响起:“掌门觉得如何?”

    所有人都望向了井九。

    井九嗯了一声。

    ……

    ……

    白如镜被上德峰的执事弟子带走了,想来就算被关在剑狱里,也不会住在太糟糕的囚室,简如云还可以给他做个伴。

    广元真人也真的走了,夜空里剑光闪动,人们消失在各座峰里。

    过南山站在庐前,想着先前被打断的事务禀报,心想还要继续吗?

    就在他准备继续的时候,南忘又走了过来,对井九说道:“有事问你。”

    那些天光峰弟子再次紧张起来,心想清容峰主居然不称掌门,以掌门小气记仇的性子,不会又出事吧?

    井九想都没想这些,说道:“何事?”

    柳词在的时候,南忘也很少叫他掌门,喊声师兄就算很尊重了。

    南忘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不是大事,把阿大借我用用。”

    说完这句话,也不待井九同意,她伸手便把阿大抓了起来,踏上锦瑟剑向清容峰去。

    阿大被她抱在怀里,从肩上探出头来,一脸无辜地看着井九。

    井九知道它这时候很紧张,想了想还是没管,用眼神示意我很信任你,你可不能辜负我。

    星光照耀着锦瑟剑,折射出无数道若有若无的剑弦,不时弯曲缩起,看着就像一个个问号。

    连续被打断两次,过南山也断了想法,简单介绍了一下天光峰的情况,便请井九示下。

    这次井九没有直接喊散会,视线在天光峰众人脸上扫过,最后落在墨池的脸上,说道:“你太老实了,不行。”

    墨池长老连连点头,心想新的掌门大人还很了解我嘛。

    井九又看了看卓如岁,摇了摇头。

    卓如岁不服,嚷道:“师叔!”

    井九嗯了一声。

    卓如岁清了清嗓子,柔和了一下语气,重新说道:“掌门师叔,您摇头是什么意思?”

    井九说道:“你太聪明了,也不适合。”

    卓如岁心想原来是这样,哪还有什么不服的,美滋滋地退了下去。

    “天光峰也交给你先管着。”

    井九对过南山说道:“就一点,两忘峰如果想做什么,你先要去神末峰问过我。”

    过南山很吃惊,心想天光峰里还有这么多师叔,怎么让我管,而且为何要去神末峰问您?

    墨池也很糊涂,说道:“掌……掌……门你不住天光……峰吗?”

    井九说道:“没住过,住不惯。”

    上德峰他倒是住得惯,可是不喜欢,而且元骑鲸也不会让出来。

    说完这句话,他再没有别的交待,收起宇宙锋,起身便准备离开。

    赵腊月唤出弗思剑,拉着他的手便化作一道红线,消失在了夜空里。

    顾清召出自己那把普通的、直到今天还没有换掉的飞剑,也赶紧跟了上去。

    元曲挑了挑眉,喜不自禁,心想师叔还是在神末峰住着,这真是太好了。

    平咏佳完全想不到他在高兴什么,手伸在半空里,一脸无辜地看着他,心想师兄你得带着我走啊。

    ……

    ……

    回到神末峰里,平咏佳终于醒过神来,为何元曲师兄这般高兴,师父现在已经是青山掌门了,却还是住在神末峰里,那神末峰的地位自然与以前大不相同,他们这些做弟子的……等会儿!

    他这时候终于醒过神来,顿时怔住了,师父……做了青山掌门?

    他有些怀疑今天发生的事情会不会是幻觉。

    自己还在殿里闭关,那些都是心魔?

    他望向元曲与顾清,想要从他们那里得到帮助,却发现这两位师兄的情形也有些不对劲。

    元曲已经从狂喜的情绪里冷静下来,这时候正与顾清坐在崖边发呆,看着夜空下的银色云海,不知道在想什么。

    平咏佳走了过去,在他们身边躺下,沉默了会儿,忽然说道:“我们这算不算躺赢?”

    “当然算,只是感觉压力也很大啊。”元曲沉默了会儿,认真说道:“我明天就开始闭关,可不能给掌门丢人。”

    顾清沉默不语,心想说到压力这种事情,不是我说你们……

    今夜崖畔没有猫影,寒蝉抱着寒玉髓啃得很是欢实,待吃饱了,叭的一声翻过身来,对着星光开始修行。

    顾清看了它一眼,有些羡慕。

    ……

    ……

    井九与赵腊月在神末峰最高的那座洞府里。

    星光从洞府上方里落下,照在他们的身上。

    赵腊月跪坐在他身边,静静看着他,黑白分明的眸子格外清亮:“这算不算是夺回了曾经失去的东西?”

    井九说道:“我没当过掌门,也不想当掌门。”

    今天发生的事情震惊了青山九峰,想来再过数日便会震动整座朝天大陆。

    神末峰的三名弟子都被震撼的开始胡言胡语。

    他自己却很平静。

    他确实没做过掌门,但至少当了三百年的太上掌门,真的没什么感觉。

    仔细算起来,这还算是降级。

    那有什么好激动的。

    当青山掌门需要处理很多事务,往往一语便要决定很多人的生死,实在与他的性情相逆。

    如果不是为了把承天剑鞘握在自己手里,哪怕柳词再活过来,他也不会同意。

    嗯,如果他真的能活过来,再说。

    赵腊月说道:“毕竟是喜事,不是过年,也可以庆祝一下。”

    井九明白她的意思,把她抱进怀里,用空着的手拍了拍她的背。

    赵腊月靠着他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

    井九做青山掌门,在她看来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她还是很高兴,好奇问道:“今天这些事情都是你事先算好的?”

    “顾清说过,当掌门需要服众。”

    井九说道:“我现在的境界实力无法让他们服,那就选好了。”

    现在的青山,他真正的靠山是元骑鲸与阿大。

    阿大是碧湖峰的祖宗,这就是两票,元骑鲸是尸狗的现任主人,这也是两票,再加上神末峰的一张铁票,便是五票。

    不管白如镜如何跳,天光峰最后肯定会支持柳词的遗诏,这又是一票。

    “就算你对元龟大人有信心,那也才七票。”

    赵腊月忽然想到这点,坐直身体,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今天你可能会输。”

    云行峰、昔来峰、适越峰、清容峰里只要有一座不支持他,他便会失去掌门之位。

    事先来看,这是很可能会发生的事。

    井九嗯了一声。

    赵腊月说道:“如果今天真的输了,那怎么办?”

    井九说道:“走了便是。”

    得到遗诏指认,却被从掌门的位置上踢了下来,那还能怎么办,他自然没脸再留在青山,

    他说的很平静淡然,赵腊月的道心里却掀起了一场惊天巨浪。

    她从来没有想过,他也会有离开青山的一天。

    忽然间,她明白了井九为何要推动局面走向投票这条道路,因为他有些倦了。

    回到青山后,他一直在试图找出那些鬼,直到西海一役,他才发现原来有那么多鬼。

    如果今天他得不到诸峰的支持,他的倦意便会落在实处,让他从此不再理会青山的事。

    他有可能是给自己寻找离开的理由,也可能是在给后辈弟子一次最后挽留自己的机会。

    想到这点,赵腊月心里有些难过,低声说道:“好过些了吗?”

    井九想着在与白如镜的数百年退让里终于勇敢了一次的墨池,想着过南山与卓如岁,想着南忘……

    谁知道南忘是怎么想的。

    他有些担心阿大。

    赵腊月见他不说话,怜惜尽数化作不甘与狠劲儿,沉声说道:“就算要走,也应该是他们走。”

    什么事情都要讲个先来后到。

    “七百年前和今夜的情形很像,师兄他输了,但是没走……所以后来死了很多人。”

    井九说道:“那样的杀人,一次就够了。”

    赵腊月明白了他的意思,沉默不语。

    井九不再说这些事情,拿起承天剑鞘,说道:“出来吧。”

    伴着扑楞扑楞的声音,一只青鸟从里面飞了出来。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0_4/488823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0_4/488823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