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重生赛罗奥特曼 > 第三百四十三章 鲁莽、勇敢(下)

第三百四十三章 鲁莽、勇敢(下)

推荐阅读:最强小村长你是我的万有引力超品神农太古丹尊邪王嗜宠:鬼医狂妃如来必须败我的绝色总裁未婚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裁神级龙卫影帝大大,甜到家!

    东京市,k3市区。

    先前因曾遭受普罗米修斯事件而沦为重灾区的k3市区,如今正接受着建筑整改,大量因灾受损的楼房已经进入重建阶段,而如今,这个还未从上次灾难打击中缓过劲来的地方,又一次被战火蔓延。

    “喂大河,这样真的好吗”寂静地的街道上,一名戴着厚厚近视眼镜的小男孩对着身前的另一名男孩怯怯地嘀咕了一句,双手紧紧抓住对方的衣角。

    “啰嗦!”被拽住衣角的男孩不耐烦的撇撇嘴,四处张望一番后说道:“总不能就这么走了吧,直男他们还没找到呢”

    这两名走在空寂街道上的男孩,正是到k1市区观看super-guts对付宇宙人的大河望一行人。

    不过由于镜像魔偶的突兀出现,以及黑色风暴队的凌厉攻势,导致在k3市区边缘围观的人群一哄而散,盲目奔走的人群直接将这个完全由孩子组成的小团队给冲散。由于事发突然,大河当时也只来得及拉住身边的一名小伙伴,也就是眼镜男孩的手,其他的小伙伴们却是和他们完全走散,而现在大河正努力地试图重新找到他们。

    “可、可是我真的好害怕呀,我们还是先回去吧”眼镜男孩仿佛也听出了大河的不耐,但心底的恐惧还是让他无法像大河一般冷静,现在他只想要赶紧离开这鬼地方

    “走不了的吧,刚才的情况你又不是没看到。”其实大河心里远没有眼镜男孩想象中那么冷静。

    他同样想要立刻远离这危险的地方,可是刚才逃难地人群就如洪流奔腾般争先夺路狂奔,造成大片人群踩踏事件的可怕情景还历历在目,大河却是不怎么看好自己能带着眼镜男孩挤出人群冲出安全区域去,恐怕还没冲到一般,就会被那些大人们挤到地上去吧,就跟之前看到的那几个倒霉的家伙一样

    就是因为琢磨着自己两个孩子挤不过那些人群,大河才会毅然拉着眼镜男孩拐入到附近的街道中,因为人们都在拼命地往外跑,总不见得会跟他们两个跑回到后头空旷街道的孩子过不去吧?

    也正是因为大河自作主张地带着眼镜男孩拐到较为偏远的街道上,才会导致他们错过了飞鸟的搜寻,而tpc工作人员们为了解决踩踏事件的蔓延,也没有人员精力到这些地方搜索。

    “可是”眼镜男孩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不耐烦的大河打断。

    “你好烦呀!有时间在这里拖沓,还不如”被眼镜男孩扰得烦不胜烦的大河转过身来瞪了他一眼,教训的话语才说到一半,隐约间几道光芒自天空中闪过,随即大河便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想要说的话自然而然地被哽在嘴里,只是瞪大眼睛看着上空。

    “你、你怎么了,大河,你别吓唬我呀”眼镜男孩见到大河露出如见鬼般惊恐的神情,感觉自己都快要哭出来了,正要鼓起勇气回头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时候,却只听得上方传来一阵撕裂般地轰鸣,清晰地传达到了他的耳中

    而在大河的视线中,已经清楚明白地看到自己正上方的大楼楼层被不知从何而来的光束轰中,爆炸产生的威力硬生生地把楼层撕裂开来,顺着地心引力,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朝着自己两人的位置砸落!

    这一刻,大河的大脑瞬间变得一片空白,平时自忖思维快捷的他在直面死亡威胁的时候只能感到自己是如此地渺小,在这种情形下,他又能有什么办法躲过一劫??

    想不到,真的想不到

    大河呆滞地目光直直盯着上方滚滚落下的楼层,一直以为死亡离自己很远的他在这一刻,终于体会到了直面死亡时的无助,与惶恐。

    ‘那是,什么’就在大河心底被绝望所笼罩时,眼角余光却瞥见了有一道红白机影,带着蓝色焰火自远方猛冲而来,灵活地大脑思维能力很是适时地短暂恢复,让他回想起了这红白机影是什么,但同时也带来了新的疑惑,‘他想,干什么’

    “可恶,要来不及了吗”诸星真眼睁睁地看着不远处的楼层逐渐滑落,从阿尔法斯佩里奥炮口发射出的激光只能够稍微消减楼层的体积,却根本无法彻底摧毁楼层建筑,按照这种速度来计算的话,只要短短数秒,街道上的两个孩子就会殒命在这块楼层建筑之下

    “开什么玩笑!”完全放弃了激光攻击的使用,诸星真将阿尔法斯佩里奥的高机动性能发挥到极致,红白机影几乎以超乎10马赫的速度飞驰,径直朝着楼层建筑残块冲去!

    “我是飞鸟,疏散任务目前已经诶?”不远处正在向喜比队长报告的飞鸟忽然发现了空中正在上演的追逐戏,不由自主惊呼出声,导致正在k1市区苦恼中的喜比队长,以及一直没有参与到攻击镜像魔偶的super-guts众人将目光焦点转移到阿尔法斯佩里奥上。

    本身就以高机动型机体阿尔法号改进而来的阿尔法斯佩里奥,在这一刻发挥出了机体除新麦克斯动力系统外的最高速度,然后在所有人惊愕地目光中,狠狠地与下落中的建筑楼层撞到了一块,爆发出一阵让人感到心寒的轰鸣

    阿尔法斯佩里奥,撞毁

    红白机体在空中划出凄美地弧线,在大河望难以置信地惊愕目光中义无反顾地与楼层建筑残块撞到了一起。

    时间的流逝在这个小男孩眼中似乎开始变得缓慢,红白机影凶猛地冲势给予了它强劲地力道,在随后的爆炸轰鸣中,竟奇迹地将砸落中的楼层残块推离了原有的轨迹,庞大地体积也在机体爆炸中四分五裂,原本如乌云盖顶般将两人笼罩的阴影顿时消散,月光柔和的色泽让大河眼中重新焕发出光彩。

    “快逃!!”来不及给还不明状况的眼镜男孩警讯,大河直接用力扑向眼镜男孩,两人双双滚到地上。

    这时,被推离轨道的数块楼层残块才终于是落到地面,不过此时此刻距离大河与眼镜男孩倒下的位置,已经偏离了太多,太多

    等到街道重新回复宁静的时候,街道已经被碎石摧残地坑坑洼洼的,隐约间还能发现一些零碎的红白金属残片,伴随着若有似无的轻风,在这寂静地环境下,显得份外凄凉。

    大河忙不迭地爬起,顾不得理会自己狼狈地身形,只是茫然朝着四周望去,希望能够看到那记忆中的身影。

    可惜,视线中除了破败的残垣断壁外,大河并没有发现那道身影。

    “骗人的吧”大河踉跄着脚步想要走到废墟处,他不想相信那道才认识不久,却曾给与过他温暖的身影会就这么死去,他很想哭泣,可又偏偏感到一阵茫然不知所措

    渐渐地,男孩无力地跪倒在地,泪水终于不争气地夺眶而出,却倔强地不肯让自己哭出声来,只是伏在地上,哽咽着,颤抖着

    “喂”

    忽然,一道让男孩感到一丝陌生,但又有一分熟悉的声音传到悲恸中的男孩耳畔,让男孩微微一颤。

    “我说你,趴在地上干嘛呢。”那声音的主人似乎见男孩没有回应,感到有些不耐,伸手拎住男孩的衣服后领,直接把男孩给揪了起来,而男孩终于是见到了这道声音的主人。

    正是刚才驾驶着阿尔法斯佩里奥与楼层残块对撞的——诸星真。

    只见他原本洁白的制服如今被烟雾与尘土渲染上了淡淡地黑色,而在制服的袖口处,还残留着一些被轻微灼烧过的痕迹,只是男孩眼前的身影却依旧挺拔,明亮的眼眸未有丝毫地变化,凌乱的碎发和脸颊上的灰尘黑印让他看起来有些狼狈,却在此刻带给了男孩不一样的温暖。

    “喂!你怎么”看着眼前弄得一身上下脏兮兮地大河望,诸星真顿时感到气不打一处来,可当他正想要教训教训这胆大包天的孩子的时候,却突然见到男孩眼中淌下的泪水,正愕然间,却又被回过神来的男孩挣开揪住衣领的手死死抱住,恍惚间,似乎听见了男孩轻微的哽咽。

    ‘终究,还是个孩子啊’

    心里突然冒出的想法冲散了诸星真心里的不满,轻轻拍打着男孩的后背,柔声安慰道:“已经没事了,没事了”

    “呜哇——”

    诸星真的出现似乎还唤醒了另一个被惊呆了的孩子,终于是在这场惊变中回过神来的眼镜男孩也是扑到了诸星真怀中,不同于只是闷声抱住诸星真的大河望,眼镜男孩在抱住诸星真后立刻放声大哭,让诸星真好一阵手忙脚乱下才堪堪安抚住这两个孩子。

    “怎么会这样那家伙,那家伙他”仍旧愣在原地的飞鸟,双眼直直盯着阿尔法斯佩里奥爆炸的方向,心里同样不平静。

    尽管平时表现出一副对诸星真不爽的模样,但其实飞鸟心里对他确实很是敬佩,无论是那强悍的驾驶技术,还是那处变不惊的处事态度,都是飞鸟无法忽视的优点,也是被飞鸟打从心里认可的同伴。

    可如今,他却就这么

    “不可原谅绝不原谅!你这混蛋!!”沉默良久,飞鸟紧握地双手猛地松开,从胸口口袋中取出闪光剑发出一声怒吼,伴随着一阵绚丽地光彩,消失在了原地。

    “好些了么。”诸星真站直身子,看着眼前两个大哭过后有些腼腆男孩,情绪已经恢复过来的大河望微微偏过脑袋不去看诸星真,而眼镜男孩则是老老实实地点点脑袋。

    “那么,现在我们就来说说你们的事情吧。”把脸上的笑容收起,诸星真拿出一副将要‘严办’他们的神情,说道,“你们怎么跑到这么危险的地方来了?”

    大河望闻言顿时脸色有些不自然,而眼镜男孩也是有些紧张,下意识地回头看了看大河后,又立刻低头表示沉默。

    “是嘛,大致了解了。”眼镜男孩不知道自己的小动作在不经意间就已经把自己的小伙伴给‘出卖’了,诸星真露出‘果然如此’的神情对着一旁的大河望说道,“是你的主意吧?真是太胡闹了!”

    “我”大河张了张嘴,但最后还是没说什么,默默接受了诸星真的批评。

    “我明白你想要近距离观看super-guts作战的心情,但这不是你犯错的理由。”见大河没有反驳,诸星真皱了皱眉继续说道。

    “我知道,所以发生事故后我也很努力了,虽然只救出了和介”大河似乎有些不服气,但心里又没什么底气,说到后来声音变得是越来越低。

    “只救出??”诸星真敏感地听出了大河话里潜藏的意思,“你的意思是,你们并不只是两个人??”

    眼镜男孩和介这时怯怯地回答道:“还有直男他们,大家都走丢了可是大河刚才真的很勇敢的呢”

    诸星真闻言立时无奈地单手捂脸,最后无可奈何,也只能说道:“我明白了,我们这就去把他们找回来吧”

    “真的吗?!”大河眼睛一亮,有些兴奋地说道。

    “但是,你要记住,大河、和介。”诸星真半蹲下身子直视着大河望与眼镜男孩和介两人,说道,“真正的勇敢是不应该伤害到同伴的,勇敢是为了保护身边的同伴而奋不顾身的勇气!反之,如果因为自己而连累到身边的同伴跟着你受难的话,无论你如何优秀,都不能算是勇敢,而是鲁莽!希望以后,你们能够分清勇敢和鲁莽的区别,明白了吗?”

    眼镜男孩和介很是茫然的点了点头,而大河则神情复杂地低声问道:“…那,你刚才的行为,又算什么,勇敢还是鲁莽?”

    “不。”诸星真收起那副严肃的神情,直起身子轻松笑道,“那既不是勇敢也不是鲁莽,算是一种本能的冲动吧,如果将来你也遇到类似情况的话不要多想,因为你的身体,往往会本能地反映出你内心真实的想法。”

    说完,诸星真转身便走,而眼镜男孩和介立刻跟上,唯独大河还站在原地思索着诸星真刚才的话语。

    “本能的冲动?”大河似懂非懂的嘀咕一声,看了一眼正往前方走去的诸星真,心里忽然一动,嘴角微微抽搐着低声说道,“什么本能的冲动,其实也就是鲁莽吧”

    “有人跟你说过,你很啰嗦吗?小朋友~”不料走在前面的诸星真却是清楚听到了他那低声的嘀咕,潇洒地回过身来挥了挥手,忽然神情一动,转而露出一丝笑意,“要出现了啊~”

    “什么东西要出现了?还有,别叫我小朋友!”赶上来的大河正好听到这句话,斜了一眼诸星真,撇嘴道。

    “当然是”见到大河这副模样,诸星真似乎故意与他作对,偏要用大河最讨厌的,明显用来哄小朋友的语调说道,“将要现身维护和平的,正义的英雄啊~”

    “嘁,你又怎么知道”大河心里恨得牙痒痒,却偏又拿这家伙没辙,只得是扭过头去,想要通过语言来打击打击诸星真‘嚣张’的气焰。

    岂料,就在大河扭过头看向k1市区方向的时候,一道让所有人都熟悉的绚丽光彩,出现在城市的上方!

    那是戴拿!

    戴拿·奥特曼!!

    (又是久违了的更新吖~)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0_419/22256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0_419/22256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