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我的甜心冤家 > 第510章 醋先生陆汴

第510章 醋先生陆汴

推荐阅读:大刁民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太上执符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星网帝国第一娇永恒国度大国航空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陆寒抿抿唇,半晌才听到自己说,“好。”

    他驱车往半湖别苑而去,想去见乔桥一面。

    哪怕他突然跑去见她有些唐突,但就算远远看她一眼也好。

    ……

    陆寒从车子上下来的时候,正巧碰到陆汴陪着乔桥散步。

    乔桥摸了摸自己的眼皮,她能感觉今天有些不同,似乎眼前不再全是黑暗,一丝丝微弱的光芒渗了进来。

    这个变化让乔桥整个人都非常激动。

    这些日子以来看不见,其实她心里是焦躁的,担心自己会不会一直都好不了,现在有了变化自然很激动。

    不过,很快她就按捺下激潮澎湃的情绪,忍着没有告诉陆汴。

    她打算等完全恢复后,给陆汴一个惊喜。

    两人在小区散着步,陆汴一如既往地给她描述周遭的一切,讲着讲着,陆汴突然顿住脚步不说话。

    乔桥有些担忧地搂紧了陆汴手臂,她很不喜欢这种什么都不知道的感觉,“陆汴,怎么啦?是发生什么事了吗?”

    陆汴看到了朝这边走来的陆寒,眉心皱了皱。

    ……

    半湖别苑的家里,陆汴轻轻摸了摸乔桥的头,温声道:“你们聊,我去花房给花浇浇水。”

    乔桥抓紧了陆汴的手,嘴唇倔强地抿了抿,不放开。

    陆汴往对面的沙发看了一眼,唇角往上勾了勾,轻声哄道:“乖,我就在家里,不会离开。”

    乔桥抿着唇,半晌才放开他的手臂,看向对面的陆寒,尽管看不清五官,只能模糊地看到一个黑影。

    面对陆寒,完全没有在陆汴面前乖巧撒娇的小模样。

    乔桥淡淡道:“你想跟我说什么?”

    乔桥也不知道刚才陆寒跟陆汴说了什么,让万年醋坛子陆先生同意她跟陆寒单独说一会话。

    陆寒看着对面的乔桥,心里涌起一丝伤感和恍惚。

    可是他的情感就算再丰沛,她也不会是他的,就算没有大哥陆汴,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顾嘉尔。

    陆寒往上面花房的方向看了眼,他大哥对乔桥的宠溺和温柔,让他看着都觉得不可置信。

    陆汴一直是他仰慕的大哥,他是成熟理性,他从未想过陆汴有一天会放下身段,这么宠一个女人。

    他眼底氤氲的深情是骗不了任何人的。

    而且看着乔桥刚才对陆汴的依赖,他就知道乔桥对陆汴是有爱的,甚至情深。

    陆寒滚了滚干涩的喉咙,压下心底酸涩的情绪,“我昨晚去监狱了,宋晓星在前段时间自杀了。”

    乔桥一愣,宋晓星可是个极其自私的女人,这个世界上最爱的永远都是自己,没想到她也会自杀。

    她默了默,半晌才开口道:“你来,就是给我说这个的吗?”

    陆寒看了她一眼,喉咙艰涩道:“我要离开南城了,来跟你道个别。”

    乔桥脸色一变,显然没有想到陆寒会离开南城,“爸妈奶奶都在南城,你的家在这里,为什么要离开?”

    陆寒抿了抿唇,“我有一些不得不离开的理由,离开前突然想来见见你,跟你郑重说一声对不起。”

    他顿了下,说,“虽然你可能不会稀罕。”

    乔桥知道他这段时间的改变,从不知人间疾苦的少爷,变成了能够独胆一面的男人,仿佛一夜间就成长了。

    她有些感慨和怅然,这一年来,发生太多事情了,陆寒现在坐在她面前,她都有一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我心里的怨气也早就平息了,宋晓星一死,这些年的恩恩怨怨早就已随风飘散,你不用一直跟我说对不起。”

    陆寒有些恍惚,特别是看着这样的乔桥,觉得自己当年真是被猪油蒙了心。

    如果他当年好好珍惜她,是不是很多不好的事情都不会发生。

    可惜这世上最徒劳无力的两个字就是如果。

    现今她跟大哥在一起,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陆寒祝福她的同时,心里不是不发酸的。

    乔桥看不到陆寒的表情,只能透过浅淡的呼吸声,判断这个人还坐在自己的对面,且他的情绪似乎不是很好。

    她心想,难道是因为宋晓星死了,所以心情不好?

    她抿了抿唇,难得安慰道:“陆寒,人死如灯灭,发生的事情无法挽回,你也别纠结那些了,人啊,有时候还是要自私一点,对自己好。”

    听到乔桥这一番话,陆寒心里涌起一股无法言说的情绪,眼眶渐渐发红。

    他的喉咙艰涩住了。

    空气中静了下来,乔桥能感觉到对面沉重的呼吸,心里一愣,心想自己不会把陆寒给说的感动哭了吧?

    半晌后,陆寒掏出一个羊脂白玉般的玉牌往乔桥跟前推了推,“这个留给我你,也许在紧要关头对你有用。”

    他说着站起来,“你保重,我走了。”

    乔桥突然心里一动,说道:“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离别总是伤感的,但我们都要努力。”

    陆寒眼睛睁了睁,没想到乔桥会对他说这种心灵鸡汤的话,他整个人都被噎住了,喉咙里的艰涩瞬间退的一干二净。

    什么离别伤感的情绪,瞬间退散。

    他还不知道乔桥还具备这种能力。

    乔桥把玉牌往前推了推,“至于这个,我不能要,你还是自己收着吧。”

    陆寒抿抿唇,“如果你已经原谅我了,就收下吧。”

    乔桥听着陆寒的话,神色愣了愣,她手里的玉牌,似乎跟她放在乔家许愿树上的血玉有点相似。

    难道两者之间有什么联系?

    她总觉得这些玉牌有大用,但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有什么用。

    总不能像古代武林盟主那样拿出盟主令,就能号令天下吧?

    乔桥想了想,还是把玉牌收了起来,“那先放在我这里吧,你什么时候想要再来跟我拿。”

    ……

    陆寒离开后,乔桥坐在那里,想着三年前刚开学,她跟宋晓星曾经好过一阵,后来宋晓星在她后背捅了一刀。

    这些年她一直都记恨着宋晓星但从没想过她会在人生最美好的时光里就没了,现在想想,宛如隔世。

    陆汴从楼上下来,看到乔桥身上有些伤感,上前将她抱在怀里,“怎么不高兴了?是陆寒跟你说了什么吗?早知道就不让你跟他单独说话了。”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0_95/52703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0_95/5270313.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