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武逆焚天 >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 自囚于阵

第二千八百二十八章 自囚于阵

推荐阅读:斩月影视世界旅行家魅医倾城暖婚蜜恋在八零超品农民幻神美女总裁老婆帝少宠妻有点甜神级插班生穿越远古:嫁个兽夫生个崽

    在左风的手掌掌心之中,此时静静的放着一枚水晶。与一般的水晶有明显的不同,除了在水晶之中,有着一颗琥珀色的玉石之外,水晶之内也始终有着水蓝色的光芒不断闪烁。

    如果仔细观察会发现,在那水晶之中闪烁的水蓝色光华,是一道道十分微小的符文阵法。而这些阵法,是从晶石之中那特殊的琥珀色玉石中释放而出的。那琥珀色的玉石,正是一颗最高品质的阵玉。

    阵玉分为三种品质,下品的阵玉为墨绿色,中品的阵玉浅绿色,另外还有一种特殊的中品阵玉,其通体呈现白色,它通常是用来制作一次性阵玉所用的材料。

    除了这些之外,便是数量极为稀有的上品阵玉,这样的阵玉,一半的小家族和势力,甚至都从未见到过,只有在传闻中,听说过其呈现琥珀颜色。

    左风当然不是第一次见到琥珀色的上品阵玉,只不过眼前这种,被经过特殊炼制后,包裹了外层水晶的上品阵玉,左风却是第一次见到。

    在刚刚从琳智那里得到的时候,左风还小心的把玩研究过一番。以左风的能力,很快便察觉到了特殊之处,更是不得不佩服,能够炼制出手中这件信物之人。

    这包裹在琥珀色的上品阵玉之外的物质,经过左风一番研究后发现,竟然是储晶,是上品储晶。通过特殊的手段炼制后,这些储晶被彻底与阵玉融合,从而储晶变成了用来存放阵玉力量的容器。

    表面上看起来那些水晶中,四处游走的符文阵法,正是从阵玉之中释放而出,又存放在储晶之中的。

    这样有两个好处,一个是能够将原本阵玉内存放的阵法数量增加许多倍。同时储晶的效果,便是能彻底隔绝,不让阵玉中的能量有一丝一毫的泄露。

    当阵玉中刻画进入阵法后,时间若是一久,阵玉内的阵法能量,不可避免的会泄露出来。除了左风身上所携带的御阵之晶外,这还是左风第一次能够看到,可以将阵玉能量如此完美保存起来的容器。

    另外这经过改造后的阵玉,可以按照持有者的意志,取用之中的阵法。这对于那些对阵法一窍不通的人,绝对是御动阵法极佳之物。

    当然,手中之物的价值也是高的离谱,要知道一般的小家族和势力,根本连一块储晶都没有。而眼前这琥珀色的阵玉外包裹的储晶,恐怕至少要超过二十颗下品储晶,以这样的手段制造出御动阵法的信物,已经是可以用奢侈来形容了。

    如今左风手中握着这块信物,倒是让琥珀、左宰和暴雪三人,立刻就猜到他的意图。他们在短暂的吃惊后,也都再次陷入沉默。

    脸上划过一抹苦涩的笑容,左风心中暗自想着。

    ‘但有一线希望,我又何必选择如此做。但有任何的办法,我又怎么会将自己逼到那一步,可是眼前这种局面,我根本就没得选呐。’

    想到这里后,左风倒是没有再耽误,抬起另外一只手,狠狠的朝着手中那枚特别的信物拍击而去。

    两只手掌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左风没有半点手软。以左风能够劈断金铁的坚固肉体,另外加上达到育气期强者的破坏力,这一击之下那手中的信物,竟然没有立刻化为粉末。

    反倒是在两手互相拍击的一刻,在左风的掌心之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细小如发丝般的空间裂缝。

    这些是那数十块下品储晶被毁灭,导致的特殊变化。如果不是在这卫城之内,空间异常的稳固,此时左风面前必然会浮现出巨大的空间风暴。

    如今被护城阵法压制,那些狂暴的空间之力,却是被直接压缩成了现在的模样。虽然其中的空间之力非常狂暴和强大,可是偏偏不会开辟出空间通道。

    这道理非常简单,如果若是能够轻易破开空间,那郑炉何必还要累的跟狗一般,吭哧吭哧的先破开外城的封禁阵法,后又毁掉内城的阵法封禁。直接打开空间通道,穿梭进来岂不是更加容易。

    所以此时在左风的掌心之中,虽然那些储晶爆发出的力量,已经十分强悍,可是却只有一道道发丝般的空间缝隙显现。

    这些混乱狂暴的空间之力,却并不会伤到左风,因为当它们出现后不久,左风手腕上的囚锁,便已经有着微光亮起,继而将那些混乱的空间之力,如长鲸吸水般的吸纳进入储晶之中。

    那些混乱的空间之力被吸收,也不过是片刻间的事情,只有身边的左宰、琥珀和暴雪察觉到了左风手腕上囚锁的变化。

    远处的郑炉他此时所注意到的,反而是左风双手之间,飞快飘逸而出的小阵。如果不是将那外面的储晶破开,很难让人想象,在那一块阵玉之中,竟然能够承载着如此数量庞大的阵法。

    当那些阵法在飘飞而出后,便飞快的朝着四周而去,仿佛这大阵对它们拥有某种特殊的吸引力般。

    随着它们融入到阵法中,大阵的表面也有着奇异的光华闪烁,大阵的阵络也时而显现时而隐没,看起来给人一种十分虚幻的感觉。

    远处本来已经抬起手臂的郑炉,此时却是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他并未在这个时候急于出手。

    他固然对动用了“暗夜之铠”的自己,有着很强大的自信,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原因,那就是他认为,在看到自己刚刚那恐怖的一击后,左风应该在考虑清楚后,选择乖乖的出来向自己投向乞饶。

    之前郑炉给过左凤机会,可是每一次他认为对方,都会乖乖的向自己低头时,可是得到的却都是对方无情的拒绝。

    如果只是单纯的拒绝也就罢了,左风轻蔑的冷笑,讥讽的眼神,以及不屑的言语,都狠狠的刺伤了郑炉的自尊心。

    达到郑炉这种身份地位后,已经享受惯了周围人对自己的推崇,那是一种卑躬屈膝的敬仰。如今面对这样一个青年人,却始终无法奈何对方,让郑炉仿佛嗓子眼里埋下了一根刺般,这种不上不下的感觉,促使了郑炉更愿意看到的是左风朝自己低头,而不是被自己随便一拳灭杀掉,如果是那样“刺”恐怕会一直留下。

    然而,在郑炉的等待之中,郑炉渐渐发现了问题,左风明明毁掉了一件与阵法有关联的物品,可是阵法却并没有半点要撤去的打算。不仅阵法没有被撤去,反而这番之中的光芒,开始变得越来越亮了。

    “嗯,小崽子,你还想要继续顽抗!”看到这种变化的郑炉,脸上有着明显的愤怒和不耐划过。

    冷冷一笑,左风倒是能够捕捉到郑炉的心理,平静的开口说道:“看来又要让你失望了,又或者你一直在白日做梦,我真的都不忍心叫醒你了。如果你认识我久一点,便会知道你现在的想法是多么可笑。

    这世上不是所有人都像你们一样,为了获得力量可以做到极致的无耻。我与你们不一样,与其向你们卑躬屈膝,我情愿坦然接受死亡,那样我会打从心底里感到舒服的。”

    “呵呵呵。”

    不知道是否被左风的话刺激的太过厉害,郑炉的胸膛剧烈的起伏,他的喉咙不受控制般的连续抖动,发出了一串像鸡般的笑声。

    “既然是这样,那就让我来实现我的诺言,我会用我所知道的所有方式折磨你。我会看着你低头,看着你向我恳求,恳求我将你杀死。”

    左风静静的看着郑炉,那目光仿佛像在看一个白痴般,却是都懒得多说一句。看到左风如此表现,郑炉的胸膛又是一阵急促的起伏。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阵法的光芒仿佛有一瞬间的停滞,紧接着两道阵法光幕,便开始了彼此间的融合。

    抬头看了一眼,那正在融合的阵法,左风心中不禁暗暗的感叹,同时也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之所以会感叹,是因为左风佩服这构建阵法之人,会以如此特殊的思路构建出了眼前的大阵。不光是前面的第一道和第二道阵法,一冰一火既相互克制,同时又能发挥出相辅相成的效果。

    而最后这一道阵法,实际上是整个大阵中最具防御效果的,它的作用是吸纳,将所有攻击都吸纳进入其中。只不过这种吸纳,还是有其极限的,郑炉动用的“暗夜之铠”,正是超出阵法吸纳的极限。

    在这种时候,构建阵法之人还留下了一个最后的手段,那就是将信物破坏,从而让整个大阵的壁障与第三道阵法壁障,彼此间相互融合到一起。

    如此一来阵法便拥有了防御和吸纳攻击的双重效果,等于让阵法的防御效果达到一种极致。可同时大阵在这个时候,也会被彻底封闭,所谓的彻底封闭,便是身处阵法中的人,除非将阵法毁掉,再也无法踏出阵法一步。

    当发动这最后的手段时,众人等于被自囚于阵法之中,所以琥珀和左宰脸上才会露出复杂之色。

    之所以会说松了口气,因为左风到现在已经将自己能做的都做了,其他的都留给上天去决定了,他到此时也终于能够将肩上的担子卸下来了。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1_1254/52160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1_1254/521608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