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5章 但求一醉

推荐阅读:斩天神帝重启修仙纪元绝色总裁的超级高手甜蜜婚令:首长的影后娇妻都市之弃少逆袭傲天圣帝王妃貌美她还凶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全职赘婿大刁民

    “你这个死丫头,哄我呢,姑奶奶根本就不是干这种细活的人,以后你要是再让姑奶奶绣花,小心姑奶奶灭了你……”

    紫羽的眉眼里还是笑意盈盈的,“奴婢以后不让你绣花便是了,不用这么吓唬奴婢吧?奴婢胆子小,不禁吓……”

    “你还胆子小啊,我看你是胆大包天,不陪你绣这破玩意了,姑奶奶到街上转转……”

    声音还没有完全落下,身影已经闪到了门外。

    紫羽见后摇了摇头,“苏姑娘真的是急性子,这样的天气,恐怕到了街上也是没有人的。”

    苏沫沫找了一把油纸伞,就打算到外面逛逛去,哪怕是呼吸一下外面的新鲜空气,或者是看一看街上的行人,也能够让她感觉轻松吧。

    除了客栈往南边走,便是宛天城最热闹的街道了。

    可能是因为几天的阴雨天气,看不见几个行人,路边连一个小摊贩的吆喝声都没有,冷清一片。

    雨点还是不停的洒下来,透过雨帘,苏沫沫看见前面有一家酒馆,酒馆里现在应该有人吧,听说书先生讲讲故事也不错。

    她刚刚准备跨进酒馆,就听见有人叫住她,“苏姑娘……”

    雨中,只见德太子打着一把油纸伞站在那里,朦胧的雨雾就像是一个背景一般,映衬着他清俊的身姿。

    德太子身边还有两个人,也打着伞,不过,他们将雨伞举得很低,根本就看不清楚他们的容貌,他们应该是德太子的贴身侍卫吧。

    “太子也出来了?”苏沫沫清清淡淡的说了一句。

    一路同行,也有八九天的时间了,苏沫沫很少跟德太子说话,几乎是形同陌路。

    大家都知道她和赫连隶的关系闹得很僵,以为她心情不好,谁也没有放在心上。

    “待在客栈里太闷了,所以出来转转,没有想到在这里遇到苏姑娘了,现在好了,有个伴了,我们一起进去喝一杯怎么样?”

    苏沫沫抬头看了看远处,这里应该是附近最大的酒馆了,她也懒得去别处了。

    “好吧,我们今天就不醉不归。”苏沫沫说完,倒是比德太子早一步的进去了。

    德太子微微的一笑,跟着进去了,脸上并没有不悦之色。

    他知道苏沫沫个性随意洒脱,心里根本就没有礼仪之类的东西存在,不把他这个太子当回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酒馆里也受了天气的影响,只有三成的客人,不过,说书先生倒是有,讲的居然是花蕊艳的《莫公主》。

    苏沫沫早就听过花蕊艳的《莫公主》,不免有些失望。

    他们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坐下,然后让店小二拿过来两壶烫好了的温酒过来,叫了几碟小菜。

    “苏姑娘,想起在云国的时候,你就是一个随性洒脱的女子,可是这次见你,似乎有了一些变化|……”

    赫连德的那双手臂女人还要漂亮,白净一片,手指纤长,骨节分明,当他的手拿起酒杯,靠近薄唇的时候,优雅之气就在无形之中散发出来。

    “什么变化?我不还是我吗?”苏沫沫也端起酒杯一应而尽,比起赫连德来,更具有豪气。

    德太子不过浅酌了一口,看了看她平静的面容,“我有一种感觉,觉得苏姑娘一直在刻意回避我,不知道是不是我哪里得罪姑娘了?”

    苏沫沫的目光微微的一烁,情绪明显的有些起伏,不过,她清冷的一笑,很快就恢复了正常,“我不明白德太子为什么会有这种想法,德太子贵为太子,文,武,德兼修,怎么可能得罪我?”

    “我记得在云国的时候,你随着世子去宫里,那时候我们有说有笑,就跟朋友一样,后来,我入住辰王府,因为尊王墓的事情,也和姑娘见过几面,那时候,姑娘对我也很亲近的,可是这次到了闵月国,我们一路同行,住同一间客栈,今天如果不是偶遇的话,平日里根本一句话都不说……”

    德太子的目光看过来,温静的目光透着矜贵之气。

    可是苏沫沫却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不自觉的将眼眸垂了下去,回避着赫连德的目光。

    “你贵为太子,我不过是一介平民,本来就没有什么交集,这说不说话的,有什么关系吗?今天偶遇。还不是一起喝酒了?”苏沫沫说完,又将一杯酒一饮而尽。

    赫连德微微的一笑,“也对,也许是我想的太多了。”

    随即,他将苏沫沫的酒壶拿过来,跟自己的酒壶放在一起,“苏姑娘,喝酒不能像你这么喝,会伤身的。”

    苏沫沫清冷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将酒壶重新夺回来,“德太子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想用太子的身份压我不成?你放心好了,这酒钱我会自己给的……”

    德太子一怔之后,然后仔细的朝着苏沫沫看过去,从两个人遇到开始,她不过是清清淡淡的看了他几眼而已,就像刚才,她的语气这么冲,可是说的时候,根本就没有用目光对视他。

    这种感觉让赫连德有些不舒服,他好歹也是云国的太子,长得也不难看啊。

    为什么这个苏姑娘好像很讨厌一样,多看一眼都不愿意……

    “苏姑娘,别误会,我绝对不是这个意思。”

    “不是这个意思就好,请你不要打扰我喝酒,我出来就是想要喝个痛快的……”

    说话间,又有一杯酒下肚了,而且喝的干净利落。

    那嫣红的唇瓣经过美酒的浸染,多了一层莹润的色泽,透着和美酒一样的香醇想象。

    赫连德知道自己没法阻止,也阻止不了,索性也放开了,“好,今天我就陪苏姑娘一起大醉一场……”

    他的心头未尝不是有千千结?只是在皇叔面前掩饰的极好罢了。

    今天出来买个醉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他知道苏沫沫买醉是为了赫连隶,可是他想不明白,这苏沫沫看上去明明对赫连隶有情,却为什么非要把赫连隶推开……

    她不像他啊,他是从小就生长在皇室,有太多的身不由己……

    两个人,各自的酒壶都喝干了,居然没有一丝丝的醉意。

    这,就是人生的无奈之处,想得到的,往往都是可遇不可求,不想得到的,却有人硬往怀里塞……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1_1466/274233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1_1466/274233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