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言情小说 > 绝世神通 >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每个人都应该选择自己的路

第一千三百九十九章 每个人都应该选择自己的路

推荐阅读:少奶奶超甜超强的重生80医世学霸女神魔眼小神医修真万年归来大刁民魔改全世界妙医鸿途鉴宝神眼极品全能高手少女神医大甜妻

    楚龙河远远的便是发出了一声野兽般的怒吼声来:“混蛋,姓秦的姓风的,你们不是口口声声的说不关你们的事吗?不是说不知道吗?”

    “现又是怎么回事?这个,你们又该怎么解释?”

    “哼,我就知道这件事情跟你们脱不了干系,还敢狡辩。龙坛书网”

    “现在,你们还有解释吗?”

    “好你个风柳絮,你身为风家之人,竟然会做出如此的事情出来。想必,今天我就是狠狠的教训了你一顿,风家也不会说什么。这,是你自找的,那就怨不得我了。”

    风柳絮心中发苦啊,可是再有苦也说不出来。这种事情,只能是认栽了。

    算了,无所谓了。

    都已经走到了这一步了,那就没有什么好怕的了。

    “还有你秦萧——都是因为你,这一切都是因为你。你到底是何方神圣?为什么你一出来,就要毁我婚姻,坏我人生大事,我跟你什么怨什么仇?你要如此的害我。”

    “我若不杀你,那我楚龙河还如何在这东城立足下去。”

    “你既然爱管这个闲事,那就让你知道管闲事的下场。”

    楚龙河的话,等于是判罚了秦萧的死刑。

    这里有这么多的手下,随便拉一个出来杀人然后去公安局自首就行了。

    所以,楚龙河的话,也不会让人有所怀疑。他说的出,就真敢做的到。

    这对楚家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在有钱人的眼里,一条人命才值多少钱?

    一百万够吗?不够两百万呢?

    只要是能够用钱解决的问题,对于他们而言,那都不是什么问题。最大的问题,就的那些用钱解决不了的。

    王宁一时情急,一步挡在了秦萧的身前,冷冷的盯着楚龙河,一幅要保护秦萧的样子。

    如此的举动,更是让楚龙河气不打一出来了,欲要发狂一般,放声的咆哮。

    他的爆脾气,此时也是完全的爆发了出来,欲要杀了秦萧而后快一般。

    “王宁,快点过来!”

    王宁的爸爸王剑雄重重的怒喝了一声,这是一位父亲的严厉。

    可是面对爸爸的喝声,王宁却是死死的咬住了红唇,并没有移动自己的步伐。

    而是一脸坚决的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能。

    “你个死丫头——”

    王剑雄见王宁如此的倔强,也是忍不住的急跳了起来,哪里还顾什么身份不身份。

    “在爸爸面前,都如此的放肆吗?还不快点过来,你究竟还要闹到什么时候?”

    “闹了这么久,把事闹的这么大,也该收收了,别做傻事。”

    可是王宁却依然是摇头,道:“爸,对不起。女儿从小到大,哪件事都听您的,什么事都听从您的安排。从时候上学开始,上什么学校,报什么兴趣班,怎么穿着怎么打扮,女儿都全部的听您的。”

    “一直以来,我的命运就好像完完全全的是被爸你按排好的,就对照你的按排来走。”

    “这让我觉得,我活的很像是一个玩偶,一个行尸走肉,连自己的自由都没有,连自己一丁点的意识都没有。”

    “这样的话,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呢?我连自己的命运都决定不了,那我还有必要活着吗?做一个玩偶吗?”

    “这不是我要的生活,这不是我要的人生,我不喜欢自己被这样的定格,被命运这样的束缚。”

    “所以爸,这一次我真的不能答应您,我真的不想嫁给楚龙河,真的不想。”

    “我一次都没有任性过,爸你就让女儿任性一次好不好?不要逼女儿好不好?算我求您了。”

    说着,王宁的眼眸也是泛出了一片晶莹出来,眼泪就要流下来。

    一位绝世的美人儿,这个样子,还真提楚楚可怜的很,惹人怜惜。

    王剑雄的脸色沉的更深,怒意更盛,浑身在颤抖。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说的都是胡话,一派胡说。”

    王剑雄异常激动,满脸通红,双目圆睁的瞪着王宁,喝道:“爸只有你这么一个女儿,你可是爸爸的手心肉,心肝宝贝。”

    “从小到大,你要什么爸爸没有满足你?你要什么爸爸没有买给你?”

    “爸爸一直都是为你好,希望你能够过的幸福,无忧无虑。希望你像个公主一样,可以快快乐乐的成长,生活下去。”

    “希望一直有人能够疼你爱你呵护你,这才是爸爸的心愿,更是你妈你爷爷和奶奶的心愿。”

    “龙河有什么不好的?一表人才,人中龙凤,聪明能干,跟你又是青梅竹马。从小就喜欢你,呵护你。不管有谁欺负你,龙河都会保护你。”

    “龙河,是爸爸唯一能够放的下心的人。你跟了龙河,那爸爸才能够完全的把你交给他。你们以后的日子,也会过的幸福。你们的一生,也都可以预见的美好。”

    “这样,有什么不好呢?龙河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呢?你为什么要这样?”

    王宁摇了摇头道:“爸,楚龙河确实没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各方面来说确实都很优秀,也很爱我,很呵护我,疼我,什么事都迁就我。”

    “这些我都知道,这些年我也很感谢他。”

    “可是——在我心中,楚龙河更像是我哥哥一样,我心中也一直都把他当哥哥来看待。对我再好,那也只有亲情在里面,而没有感情在里面。”

    “我不喜欢他,所以我不想嫁给他。”

    “我这么做,也仅仅只是因为不喜欢罢了,并不为其他的。有些事情,其实并不是你们想像中的那样,也不会是你们看到的那样。”

    显然,王宁也是想解释一下她跟秦萧和风柳絮之间其实并没有什么关系。

    她之所以会做出这样的决定,也跟秦萧和风柳絮没有任何的关系。

    “胡闹!”王剑雄再次的怒喝了一声,道:“你都长这么大了,还跟个小孩子一样的任性,胡闹。”

    “以前你任性胡闹爸爸都会依着你,但是这件事情上,没有任何的商量。这件事情,你必须要听爸的,没有任何的余地。”

    “婚姻的事,爸爸是过来人,爸爸懂得比你多。你现在太年轻了,还不懂这些东西,容易被一些电视剧里的东西迷惑。这样的错误,爸爸必定要纠正你。”

    “感情这东西,完全可以慢慢的培养。我们那一代的人,哪里有什么自由恋爱一说?”

    “哪个不是父母之命,媒妁之约,都不是完全不认识的人,父母点头了,那就直接成亲了。”

    “可是你看我们那一代的人,都一路走了下来,现在也都是恩恩爱爱。我跟你妈,也是从不认识直接结婚,慢慢的就培养出了感情,不也恩爱了这么多年吗?”

    “你再看看现在的年轻人,离婚率有多高?所谓的自由恋爱,根本就不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你们年轻人懂什么?你们年轻人能看的到什么?爸爸这数十年的经历,难道还不比你清楚这些?”

    这个道理,王宁也知道。

    有些事情怎么说呢,她也不敢妄议就说对错,只是看适不适合她罢了。

    她是觉得,这样的婚姻,不适合她罢了。至少来说,她现在是这么认为的。

    只是此时,她也不知道如何去反驳她爸的话。

    她保持了沉默,只是她还是没有动摇心中的信念。

    她一旦下定了决心,就很难去动摇,很难去改变。

    气愤激动过后,王剑雄也是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才又语重心常的道:“阿宁听话,不要再胡闹了,听爸爸的话没错。”

    “爸爸知道你暂时还不能够理解,还没有办法接受。”

    “就算是为了爸爸,为了妈妈,为了我们楚王两家,你暂时的委屈一下,接受下来。”

    “爸爸相信,以后你会知道爸爸的良苦用心的,你会感激爸爸今天之举的。”

    “爸爸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你好。”

    爸爸是为自己好,这个王宁相信,非常的相信。

    只是她还是不愿意啊。

    王剑雄继续道:“阿宁,只要你能够乖乖的跟爸爸回去,今天的事情爸爸就当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

    “你楚叔叔和龙河这边,也不会再继续的追究什么。一切,就当没发生过。”

    “但你要是要继续的跟爸爸怄气的话,那今天的事情,恐怕就没有那么好解决了。”

    王剑雄这话里的意思也非常的明显了,如果王宁不乖乖的回头,那倒霉的就是秦萧和风柳絮两人了。

    楚龙河已经放出话来要杀了秦萧了,风柳絮有风家大少的这个身份在,楚王两家不会真的把他怎么样。

    但肯定,也不会让风柳絮安然的离开这里的。

    这话,也算是一种威胁,一种重重的警告。

    这让王宁心中,也不得不犹豫了起来。

    她自己倒是不怕什么,只是——她也真的不想连累了秦萧和风柳絮两人了。

    特别是秦萧,这可是她的救命恩人呢,她怎么能够恩将仇报呢?

    所以一时,让她也有些心烦意乱,一时不知道如何择决才好。

    两个选择,都不是她愿意要的。

    面对如此的决择,太难太难。

    一时,足以让她迷茫了起来。

    怎么办?

    怎么办才好?

    她不知道,她真的不知道。

    人生的无奈,也就是如此。

    而在她不知如何是好的时候,秦萧忽然走上了前来,一脸平静的看着犹如一头醒狮的王剑雄,平淡的道:“可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对自己的子女,都很疼爱。这份心,确实是让人钦佩。”

    “做父母的,经历的多了,看的多了,有自己的人生感悟也是真的。”

    “但我觉得,人还是不能太以自己的主观意识去强加到别人的身上。”

    “你认为的好的,对别人来说,并不一定就是好的。”

    “每个人都有自己愿意选择的路,不管未来是后悔还是庆幸,都是自己的选择。”

    “人生的精彩,也就在如此。如果人生都要靠别人全部去按排好的话,那这样的人生,即便是精彩的,但恐怕也会有所遗憾。”

    “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快乐。而快乐,是属于自己的。快不快乐,也只有自己最清楚。这个标准,不能受任何因素的影响才是。”

    “王宁姑娘选择自己的路,这是她的选择,我觉得我们应该要尊重她才是。”

    “不过她未来是否会为今天的选择而后悔,但至少这一刻,她不会后悔,她无比的坚决。这一刻,她对她的选择,是有信心的,是觉得幸福的。”

    “这样,我觉得就够了,何必要苦苦相逼呢?何必非要将一个本该不属于她的人生,强加给她呢?”

    “这种人生,真的就很幸福吗?”/p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2_2655/22187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2_2655/221872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