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灵异小说 > 追凶神探 > 第935章 神仙斗法

第935章 神仙斗法

推荐阅读:大刁民漫威世界的替身使者太上执符她有一间时空小屋星网帝国第一娇永恒国度大国航空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

    “演出”中途出现计划外的情况,寥纯黄愣怔了足了半分钟,然后才结结巴巴地说:“大胆魔君,休得放肆,本尊叫你做什么,你就得做什么。”

    漂浮在半空中的破袜子说:“不好意思,我现在没有法力,我得吃饱了月饼才能帮你。”

    陆老爷子说:“上仙,中秋佳节,人家魔君想吃月饼,我去拿点就是了。”

    “那就……取一块吧!”寥纯黄流着冷汗说。

    陆老爷子叫汪海涛去拿,趁此机会,寥纯黄拼命朝一名弟子打手势,只见那弟子悄悄退出去,其实这间屋子侧面藏了一间机关室,孙振此刻就躲在里面搞幺蛾子。

    KK说:“糟了,他们发现了,我去帮忙!”

    说着,悄悄溜了出去。

    就在这时,屋里腾起一阵烟雾,众人皆惊,陈实注意到一个人影从盖着布的供桌下面爬出来,站在烟雾里,等烟雾散去,他哈哈大笑:“贫道观此处有妖魔作乱,故施展手段前来相助。”

    陆老爷子惊喜道:“哎,这不是昨天那位老神仙吗?”

    “是的,他就是神华天尊正雷上人!”

    “失敬失敬!”老道拱手作礼,“钧天无量纯黄上人!”

    两个骗子相互吹捧,但寥纯黄的手却在下面哆嗦,他不是害怕,而是气的,同行拆台是最无耻的事情。

    老道掐指一算,然后惊道:“钧天无量纯黄上人,你竟然在此召唤魔君,此乃逆天之举!”

    陆老爷子说:“大仙,是我请他召唤魔君的,我想多活几年,你不要责怪他。”

    “老先生,延寿有许多办法,这魔君是万万不可召唤的,魔君心性歹毒,即便他出手相助,也只会夺走你更多东西。”

    “只要能长寿,什么代价我都无所谓。”

    “此言差矣,不计代价的延寿,只会让你痛苦万分,死后也要承受地狱无穷无尽的折磨,贫道与南极老人私交甚密,我可以与他商量,将你来世的寿命挪一纪给你,不需任何代价,赶紧屏退这魔君吧!”

    陆老爷子一惊,问寥纯黄:“上人,还有这种办法吗?”

    寥纯黄额头冒着冷汗,“我们早就请过福禄寿三星了,他们不愿意帮忙,所以才出此下策。”

    “那是你修为浅,神仙不买你的帐,我来请就不一样了。”

    “哼,我修为浅?你不要在这里欺骗凡人,本尊历劫一千四百年,故虽是百年之身,却仍鹤发童颜,不像你,金丹不纯,所以才一副垂垂老者的模样,老爷子,他的修为远在我之下,不要受其妖言蛊惑!”

    “哈哈!”老道仰天大笑,“无知晚辈,竟在此口出狂言,贫道历经九世轮回,修为总共五亿八千年,天上的神仙一半皆是我的晚辈,是你不识金身罢了。”

    “那你倒是露两手啊!”

    “让你见识一下,真正的神仙手段,喝呀!”

    老道伸手一推,只见破袜子漂浮起来,在半空中扭动。

    “哼,雕虫小计!”

    寥纯黄不屑道,伸手一推,破袜子又朝反方向飞去。

    两人各自运功,把破袜子推来推去,看得陆老爷子啧啧称奇,实际上KK、孙振和寥纯黄的弟子在旁边的暗室里打成一团,轮流争夺机关的控制权。

    这一幕陈实和林冬雪并没有留下来欣赏,他们中途就趁乱从后门溜了。

    两位大仙在相互斗法的时候,他们来到寥纯黄平日里打坐休息的房间,掏出鲁米诺试剂,在地上一通喷撒,却没有找到血迹。

    然后又去了下一个房间,依旧没找到任何踪迹,林冬雪说:“会不会是密室之类的地方?”

    “不,不会的,当时KK只是随老道进来参观,肯定是这些房间中的某一个……按理说血迹落在地上肯定会凝固,他怎么会踩上血迹呢?”

    “就算咱们用湿棉签提取血样一样,当时KK的鞋底是湿的。”

    “没错!”陈实振奋地说,“他大概去过卫生间之类的地方,走,找找。”

    走廊尽头有一间卫生间,斜对面是供奉周笑牌位的房间,两人在地板上喷撒试剂,当喷撒到蒲团周围时,地上出现了一些荧光蓝,两人兴奋不已,立即用棉签提取了些样本。

    陈实突然把手举起来,放在墙上,林冬雪问怎么了,他说:“有风!”

    房间本来都是钢筋混凝土的,为了做出道观的古朴感觉,在墙上贴了木质壁板,陈实在其中一块壁板上敲了敲,发现有空音。

    他拿脚一踹,哐哐几下,木板被踹裂了,掰开一看,后面藏了一道暗门。

    二人交往着惊异的视线,侧着身子钻了进去,看见一个很大的空间,中间有个水泥台子,周围影影绰绰好像站了些人,在一片死寂黑暗中显得很诡异。

    林冬雪找到墙上的灯绳拉了一下,密室内瞬间被照亮,原来水泥台子周围站着五个铜铸童子,双手前伸,那个圆型的台子上面用油漆画着八卦和阴阳。

    林冬雪朝上面喷撒了一些试剂,这次却没有反应,看来仪式还没有开始,陈实发现入口的侧面有一台小冰柜,空荡荡的密室里,独独在那儿摆着一台小冰柜,显得很突兀。

    陈实把冰柜打开,看见里面有几个袋子,已经冻住了,袋子里分明是五样人体器官。

    “证据确凿,寥纯黄果然就是……”

    陈实一回头,发现那个叫清风的道童不声不响地站在身后,来不及反应,清风把他拽起来,向后一扔,陈实几乎飞过半间屋子,重重摔在地上。

    “混蛋!”

    林冬雪骂道,一拳打在清风的脸上,后者不为所动,伸手来抓她。

    林冬雪左手抓住他的手腕,右手去推他的肩膀,这是擒敌拳中的技巧,但清风一条手臂都比她的腿粗,她发现自己根本格不动对方的关节。

    清风一把抓住她的脖子,竟如同抓一只小鸡似地举起来,窒息的痛苦让林冬雪剧烈挣扎起来。

    见此情形,陈实奔过来,扑到清风的身上,用胳膊使劲勒他的脖子,清风这才把林冬雪放开,一边向后倒退,一边反手来抓陈实。

    双方体型悬殊,陈实紧紧地锁住他的喉咙,想要致他昏迷,清风的大脑袋开始发红发紫,手上的动作也开始慌乱,陈实的外套几乎要被扯碎了,但他就是不撒手。

    眼瞅着就要得手了,一股巨力把陈实拉开,原来那个叫明月的道童也出现了,他把陈实拽开,陈实不想再被扔出去,直接把外套脱了,从明月的两腿之间钻过去。

    明月转身来揍陈实,陈实知道正面刚不过,绕到侧面,一拳打在他的腰眼上。

    等明月愤怒地转身,他又绕,朝明月腿窝踢了一脚。

    “哦呜!”

    明月发出吼叫,刚一转身,比他还灵活的陈实一拳揍在他鼻子上,打得他鼻孔冒血。

    清风准备过来帮忙,突然听见林冬雪喝了一声,“都不许动!”

    林冬雪掏出手枪,神仙难躲一溜烟,被手枪黑洞洞的枪口指着,清风有点害怕,准备投降,明月比他有骨气,喝道:“别怕,警察不敢开枪。”

    “那你可以试试看!”陈实说。

    明月咬牙,但这种赌命的勾当,到底还是不敢做。

    “都给我跪下!”

    “男子汉跪天地父母,怎能……”

    “跪下!!!”

    二人只好举着手跪下,陈实接住林冬雪抛来的手铐,把这两人的手腕铐在了一起,问:“谁叫你们来的?”

    “师父……他发现你们中途不见了,叫我们来看看,果然你们没安好心。”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4_4991/61040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4_4991/61040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