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番外(二)

推荐阅读:大明风流开局十个亿方平秦卿芸超品渔夫古武高手在都市全球异能:我拥有吞噬能力李天命是男主的小说不败战神杨辰秦惜四合院之饮食男女盗墓:一剑天门开,怒劈青铜门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

    “怎么就不可能?”
    小男孩不服,依旧紧紧抱着妇人的大腿,“我原本以为……永远都不会见到你!但那个女孩偏偏带我来到这个世界,让我们一家三口团聚!
    老婆,你等我十年!就十年!
    古代男子十五岁便能成亲,你只要……”
    “十年?云逸,我已经快五十岁了,再等你十年,然后娶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太婆?是要气死你如今的母亲,还是要让暖儿为难?”
    戚夫人虽然一脸悲痛,却还是将小男孩缓缓推开,“况且,五年已经够久了,我不想再等十年。
    能重活这一世,是你我不知修了多少辈子得来的福分,再奢求长相厮守,那多可笑?
    云逸,你了解我的,也该拿得起,放得下了。
    重活这一辈子,很多事我都想明白了,什么金钱名利,都是虚幻的,这一次我只想守在暖儿身边,尽力弥补以前作为一个母亲的失职,只要能看到她幸福,就好。
    你的人生才刚开始,而我……已经快要走到尽头了……”
    “妈,你怎么来了?”
    云初暖一见到戚夫人,便放下小碗,快步走上前。
    两人之间的对话,她听了个大概,便支开连翘让她去看小月儿。
    连翘看了一眼自己那个一见到戚夫人就特别黏人的儿子,心里莫名就泛起一股酸意。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小子对她这个亲娘完全不亲,甚至连她的奶水都不喝。
    从他睁开眼睛之后,就开始抗拒吃奶,简直愁死个人!
    你看他都已经五岁了,按理说应该比是女孩的月儿要大一些,但两人站在一起,他看着还要更小。
    这都是不吃他娘奶水的下场!
    连翘白了一眼儿子,便朝着依旧在秋千上荡来荡去的小姑娘跑去。
    人人都宠爱的小公主,生怕她磕了碰了。
    云初暖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阿翘不知道的事情,她当然知道。
    这就是造化弄人啊!
    本以为爸爸被太师父带到这个世界,他们一家三口终于能团聚。
    妈妈那边刚好和那个什么知府,还是县令的家伙和离了,爸爸和妈妈那么相爱,定是会再续前缘的。
    到时候寻一副适合的身体,两人便能顺理成章地在一起。
    或许有点年龄差,甚至相差个十几岁,都有可能。
    毕竟是适合爸爸的身体,可遇不可求,能寻到可以用的,就好。
    但……谁能想到这两人的年龄差,会相差四十几岁!
    爸爸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竟然投胎成了连翘的孩子……
    刚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云初暖差点晕过去。
    至今,五年过去了,她都没敢将这件事告诉给连翘。
    最初他还在襁褓中的时候,无论是妈妈,还是她,都是爱不释手,喜欢的不得了。
    毕竟那可是亲老公,亲爹!
    可等到小男孩会开口说话之后,云初暖整个人都不好了,他最先开口叫的不是爹,也不是娘,而是……
    老婆!
    连翘一脸懵逼地告诉她,云初暖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后续接触,爸爸果然还带着前世的记忆。
    每次和妈妈去看他,粘的比亲生父母还要紧。
    而云初暖对着一个小家伙叫爸爸的画面,简直让人啼笑皆非。
    她也不想的……
    但这玩意可能是血脉压制,每次看到小家伙的眼神,哪怕她还在襁褓中的时候,那声‘爸’就不自觉地从嘴里蹦出来。
    差点没给臭蛮子笑死!
    然鹅等他自己面对小家伙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
    对此,云初暖只想呵呵哒。
    爸爸原本就对这家伙的印象不好,让她十八岁的女儿结婚生子,那见了面还有好?
    果然就是每次见到他,不是咬一口,掐一下,便是在他身上……撒尿……
    当然,这些举动都是背着妈妈的。
    在妈妈面前,哪怕爸爸还是个奶娃娃,都装得像是小大人一般。
    只是,粘人、缠人……
    甩都甩不开那种。
    妈妈去看一眼,要是想走,爸爸就会使劲儿哭。
    一来二去,妈妈就不敢再去连翘府上了,生怕人家夫妻俩对她有意见,再连累了女儿。
    再后来……
    云初暖发现妈妈在夜里哭过好几次。
    某一天清晨,她好像一瞬间全都放下了,与王宫中的婆母阿依慕作伴,两人专心带娃。
    那个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边辽小大王。
    一转眼,五年都过去了,婆母都已经找到那个痴痴等了她二十几年的男人。
    云初暖曾经在边塞营帐中见过的男子。
    因为婆母,而一心守护在夫君身边,为他出谋划策。
    可以说边辽这个战神将军的神话,就是那个男人一手打造出来的。
    而妈妈却说这一世都不会再嫁人了……
    哀莫大于心死,大抵是如此吧。
    “人呀,太多的欲望,便会不满足。不满足便不会幸福。妈原本已经是个死人了,能活着再见到我女儿,还能看着她结婚生子,已经很幸福了,再奢求什么呢?”
    这是妈妈常在她耳边说的。
    对此,云初暖哑然到不知该说什么好。
    该让妈妈等爸爸十年吗?
    显然不现实。
    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在现代社会也就是个初中生。
    让他娶一个迟暮老者,先不说别人会是什么反应,就妈妈那个要强的性子,也不可能受得了流言蜚语。
    而连翘那里……大概会直接气死……
    这些担忧云初暖曾经与耶律烈说过,谁知他倒是很理解云逸的心情。
    还说如果是他,也一定会迫不及待长大,就算他的暖暖白发苍苍,生生世世也非她不娶。
    简直就是鸡同鸭讲!
    云初暖气呼呼地不再理他,那蛮子将军又钻了人家被窝,腻乎了一会儿才安慰着,“不如等阿寻……那个,咱爸,慢慢长大。十年,在一个人的人生中,已经很漫长了,这其中会发生什么变故,谁也说不准。
    云初暖太了解她亲爹了,别说十年,再给他二十年,三十年,那也是十头牛都拉不回的主!
    他有多宠妈妈呢?
    就妈妈下班后,家务活一个手指头都不让她碰,平时只有妈妈对爸爸大呼小叫的份儿,云初暖就没见爸爸主动与妈妈吵过架。
    若非妈妈热爱自己的事业,就算养她一辈子,爸爸也心甘情愿吧。
    那可是连她这个女儿都曾经无比羡慕的爱情,怎么可能说变就变呢?
    不过眼下看来,也只能如此。
    那之后,妈妈就再也没有去看过爸爸。
    一转眼,已经半年了。
    转世投胎的爸爸,也就是阿寻,几乎天天登门,虽然打着看小月儿的名号,但云初暖知道他心里真正惦记的人,一直是妈妈。
    可惜,每次妈妈都会躲开。
    甚至直接躲到了宫里,去陪一直照顾哆啦的婆母去了。
    王宫可不是那么好进出的,即便有大人领着,小孩子也不可能在王宫跑来跑去。
    这日云初暖以为妈妈还在宫里呢,也没寻思她这会儿能出宫。
    这不赶巧,就碰上了。
    “闺女,你来评评理!你把我好不容易能来找你们,你妈这就不要我了!”
    来了。
    又来了……
    云初暖无奈扶额,就和以前一样,每当爸爸妈妈闹矛盾,爸爸都会委屈巴巴地让她出来评理。
    她要是指出妈妈的错误,反倒会被爸爸教训一顿。
    瞧着面前老气横秋的小男孩,云初暖微笑脸。
    嗯,这种事做孩子的不配发言。
    “爸,你娘来了。”
    云初暖余光瞥见带着女儿走过来的连翘,小声提醒着。
    瞧瞧,这辈分乱的哟!
    “老子白疼你了!”小男孩瞪了云初暖一眼,气呼呼地对戚夫人道:“我不管十年还是二十年,上辈子,这辈子,还是下辈子,下下辈子,要娶的,想娶的女人,只有你!
    倘若你选择孤独终老,那我便终身不娶!”
    “你——老混……小混蛋!你怎么那么混!”
    戚夫人气得直跺脚,还想再说什么,连翘已经抱着小月儿走近了。
    “阿寻!又惹戚奶奶生气了?”
    连翘也是头疼的很。
    她家儿子懂事的简直不像五岁的孩子,却每次都会把小云云认得这位干娘气到跳脚。
    明明阿寻更小一些的时候,戚夫人还是很喜欢阿寻的。
    如今也不知是怎么了,一老一小互看不顺眼。
    有几次连翘甚至看到戚夫人在阿寻跑走后,默默地抹眼泪。
    这怎么成呢,一个人的德行好坏,首先就要看他是否尊老爱幼。
    可连翘怎么也想不通,对待别的人自家儿子都是客客气气地,一到戚夫人这里,臭小子便露出孩子气的一面,甚至把人家气哭!
    有时候连翘又是羡慕,又是生气。
    羡慕的是儿子长这么大,都没和她撒过娇……
    “不是奶奶!是老婆!!!”
    阿寻十分不满意娘亲的用词,怒声纠正着。
    连翘可听不懂老婆就是妻子的意思,只以为他说的是老婆婆。
    便有些恼火,“阿寻!没大没小的!戚夫人年轻又貌美,哪里老,快道歉!”
    阿寻板着一张小脸,甚至还翻了个白眼,“知道她年轻,你还让我叫奶奶?”
    他弯着一双眼,笑眯眯地道:“是姐姐,戚姐姐!”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6_56165/4234092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6_56165/4234092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