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番外(三)

推荐阅读:穿成炮灰后差点崩了人设超品兵王在都市林阳苏颜甩了线上男友后我被亲哭了门马诡异入侵林枫萧雅菲逆天换明在异界开医院没有那么难吧咸鱼贾环的诸天旅行

    云初暖:“……”
    戚夫人:“……”
    连翘:“……”
    连翘曾经听过儿子称呼小云云为‘暖儿、暖暖’……
    本以为只是小孩子学大人说话,都是无心之举。
    小云云也不在意,连翘便没有强行改正他要叫什么。
    但是……
    对着一个足够做他奶奶的人叫姐姐,这不是讨打吗?!
    “那诘寻!谁教你这么没大没小的!这是奶奶!叫阿婆也可以,就是不准叫姐姐!听到没有?”
    连翘连忙拉过自家儿子,对着戚夫人便是道歉,“对不住哈,孩子小不懂事,见着戚夫人您年轻,就……您别见怪。”
    这妇人说是小云云认得干娘,实际上连翘看着她对戚夫人的热乎劲儿,比对王宫那位太皇太后还要亲。
    管人家是啥身份呢,反正不是她能开罪得起的。
    连翘对戚夫人的尊重,无疑是在提醒她,面前的人,再也不是她可以依靠的肩膀,更不会成为她的丈夫。
    虽然身体里有着那样一个无比熟悉的灵魂,但……
    戚夫人勾着唇,那笑意却是说不出的凄楚,“不碍事,小孩子嘛。”
    她收回视线,不再去看被女人拉着,还在拼命挣扎的小男孩。
    目光落在女儿的脸上,将手中的食盒递给她,“这是娘给你做的锅包肉,里面还有冰镇的酸梅汤,你呀,太瘦了,以后可不许挑食了。”
    这一瞬间,云初暖莫名升起一种不安的感觉。
    接过食盒,闻到里面传来熟悉的味道,鼻子就是一酸,“妈……”
    妈妈是五星级餐厅的顶级厨师,烧菜的手艺堪称一绝。
    云初暖其实最爱吃妈妈做的饭,尤其是妈妈做的锅包肉,去别的饭店根本就吃不到她做出来的那个味道。
    可是爸爸心疼妈妈在外面工作了一天,回家还得做饭。
    每每总是亲自下厨,她喜欢吃什么,爸爸就做什么。
    但,终究不是妈妈的味道。
    如今重活一世,这几年妈妈像是要弥补以前对她所有的亏欠一般,每日变着花样地给她做爱吃的。
    做儿女的,总是心安理得享受着父母给的宠爱。
    无论多大的人,到了妈妈面前,都是喜欢撒娇,受不得任何委屈的孩子。
    云初暖依赖妈妈,比前世的那个自己还要依赖。
    以前妈妈很严肃,对她也是属于严厉的那种,这一世她终于感受到那种无微不至的母爱,有过许多任性,也从未觉得有什么不妥。
    然而这一刻,云初暖心里像是针扎的一样疼。
    说不出来什么感觉,也说不出来到底是为什么,就是很难受……
    “嘛什么嘛!你这一天天这口头语可多了!带孩子玩儿去吧,你娘还等着我回宫吃饭呢,你和烈儿有空也带着月月多去宫里走动走动,别忘了你可还有一个儿子呢!
    娘回去了哈,你们玩去吧。”
    戚夫人转身就要走,那边阿寻挣扎不开娘亲的钳制,只是给小月儿使了个眼神儿。
    小月儿立刻上前抱住戚夫人的大腿,“阿婆不要走,月儿可想你了!娘亲也想你,阿寻哥哥也想你!”
    戚夫人的眼角还含着泪,垂眸便看见梳着两个丸子头的小奶娃。
    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戚夫人一直觉得月月像极了自己前世的那个女儿。
    她没有随父亲那双深邃的眼眸,也不像女儿这个身体的那双凤眼。
    反而是一双圆溜溜的杏仁眼,小鼻子小嘴,与女儿小时候几乎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对这个小家伙,戚夫人总是心软软,舍不得拒绝她任何请求。
    将小奶娃从腿上抱起,戚夫人捏了捏小月儿肉嘟嘟的小脸,“阿婆给月儿蒸了奶糕,月月年级还小,可不许乱吃东西了,听懂没?”
    小月儿懵懂地点了点,顺势揽住戚夫人的脖子,“月儿会乖乖,那阿婆不要走了好不好?月儿今晚要和阿婆睡!”
    云初暖也缓过神来,上前拉住亲妈的手臂,“娘,你女婿今晚张罗着要吃火锅,两家人好不容易凑一起,您也一起吧,母亲那里我让人去请。”
    不知为何,云初暖打从心里不想让妈妈离开。
    似乎这一走,就再也见不到了似的。
    这种感觉很莫名,连她自己都觉得有些无理取闹的感觉。
    连翘在一旁倒是没多大反应,不过就是添双筷子的事儿,多一个人少一个人又能怎么样。
    她和戚夫人说熟也不熟,说陌生吧,还会经常见。
    所以便站在一旁没有搭腔。
    但是架不住一直扯她裙摆的小家伙。
    连翘低头一看,便瞧见自家儿子一个劲儿地拽她,不挣扎着要跑了,反而在怂恿她去留下戚夫人。
    连翘眉头轻蹙,也搞不懂儿子为什么这么喜欢戚夫人。
    可能是她和孩子他爹都没有父母,家里没有长辈的缘故吧,能接触到的也就戚夫人和宫里那位。
    宫里那位太懒,对孩子也没啥耐心,所以儿子更倾向于戚夫人。
    很正常。
    有些事情,连翘从未想过。
    不,不止是没想过,是连那个念头都没有。
    毕竟是一个五岁的孩子,和一个快五十岁的老者。
    在儿子的强烈要求下,连翘将阿寻抱在怀里,也走上前,“戚夫人,您今天就别回宫里了,好不容易出来一天,阿寻和月儿都挺想你的。”
    戚夫人不等回话,阿寻便张开两条短短的小手,“抱!”
    连翘:“……”
    娘的!这小子从来都没和她这个亲妈撒过娇!
    羡慕嫉妒恨了!
    戚夫人还没反应过来呢,阿寻已经搂住戚夫人的脖子。
    戚夫人一手抱着一个娃,本来眼中还有泪花,此时却是哭笑不得。
    终于,人还是被留来了。
    黄昏时分几人回到将军府,早已提前回家的耶律烈和那诘则已经在院子里撑起凉帐,火锅涮品准备的一应俱全。
    一见到小媳妇儿,耶律烈便连忙上前,“累坏了吧,先去屋里歇息会儿,很快就能……”
    话刚说到一半,便瞧见紧随其后的戚夫人。
    耶律烈瞬间变了一个人,紧张、局促,还有些怕怕的。
    和他整个人的气场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娘,您来啦,怎么没提前说一声,我好派人去接您。”
    那副乖巧的模样,让戚夫人都忍不住勾起唇,“接什么接,我就是做了点吃的,顺便出来逛逛。”
    倒也不是戚夫人不愿意呆在将军府。
    这傻女婿每次看到她都拘谨的很,人家小两口甜甜蜜蜜的,只要她一出现,就……
    “咳。”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一个小男孩的咳声。
    耶律烈整个人更加不好。
    好家伙,这顿饭他是吃不香了,爹妈都来了。
    这个妈还挺好,对他也是充满慈爱,护着暖暖的同时,有时候也会教育暖暖不要太任性。
    这个爹就……
    五岁的爹啊!
    他是叫什么都不对!
    偏偏这个五岁的爹,看他极其不顺眼,无论他做什么,那就没有这个小爹能看上的。
    你还不敢凶他。
    虽然这副身体就是个小屁孩,那灵魂可是他小媳妇儿的亲爹!
    耶律烈无奈地长舒一口气,勾起的唇角皮笑肉不笑,“小公子也来啦。”
    没错,从阿寻还在襁褓里,是个更小的小屁孩时,耶律烈对他的称呼便是小公子。
    爹是万万叫不出的,也不能叫。
    直接唤阿寻,他怕被眼刀子杀死。
    一开始耶律烈这样叫自己儿子的时候,那诘则万分惶恐,连他时不时都要唤将军一声主子,他家那小子何德何能让将军称呼他一声小公子啊!
    但将军坚持,那诘则也没办法。
    而且将军对待儿子的态度也很奇怪,那诘则竟然从天不怕地不怕的将军眼中,看出了一丝畏惧……
    e将军可是面对先皇的时候,都不卑不亢的。
    对此,那诘则和连翘俩人晚上躺在被窝里的时候,琢磨了很久。
    最后连翘得出一个结论:将军肯定是看中我儿子了,想让我儿子给他做女婿。那老丈人看女婿,不是越看越顺眼吗?
    就算是把脑袋想破,连翘也猜不到真实原因。
    她儿子哪是想做女婿,那分明就是老丈人看女婿,越看越不顺眼!
    每次见到耶律烈,云逸就想到他女儿才十八岁的时候,就被这臭小子……
    二十不到,孩子都两个了!
    哪个亲爹看到女儿这样,会不生气?
    耶律烈对着小不点的老丈人也不是怕,更多的是尊重。
    因为疼惜小媳妇儿,也知道她的前世被父母千娇万宠着长大,所以爸妈来到这个世界,甭管是多大年龄,在他这里,只有尊重,生不出任何其他想法。
    这小爹无论是怎么捉弄他,他都十分好脾气。
    这点还曾经让哆啦极为不爽。
    他小时候亲爹可是怎么看他都不顺眼的。
    如今他对自己的亲妹妹温柔无比也就算了,怎么对一个副将家的臭小子,还那么好?
    哆啦如今的身份可尊贵着呢,那是边辽的大王。
    看阿寻不爽,连带着也要为难那诘则。
    可无论哆啦对阿寻怎么不好,阿寻却是对他充满耐心。
    每次阿寻看哆啦的眼神,都充满慈爱,像是在看一个有了大出息的……孙子!
    哆啦可受不了一个小屁孩把他当孩子的眼神,日子一久,干脆就不再理会他们一家了。
    总之,这两家的关系,因为阿寻的出生,走向就开始变得奇奇怪怪……
    唔,最奇怪的就是阿寻咳了一声后,戚夫人随意瞥了他一眼,原本那黑着的,一脸不悦的小脸,立刻扬起笑容。
    那喜滋滋的模样,活像个狗腿子。
    耶律烈对戚夫人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那崇拜的小眼神,就差没说一句:亲妈!你是我的神!
    这是什么?血脉压制啊!
    只要哄好了岳母大人,那小屁……小爹算个啥?
    耶律烈殷勤地招呼着戚夫人。
    云初暖哭笑不得,带着众人来到火锅前,一起忙活。
    到了太阳快落山的时候,本来就放了大型冰块的院子里,更加两块,凉帐也收了起来。
    两家人有说有笑地吃起了火锅。
    谁也不知道阿寻怎么想的,席间致力于把亲爹灌醉。
    先是把连翘端给他的水换成了烈酒,后又开始了血脉压制,以眼神示意那个看着就不顺眼的傻女婿,一定要把他爹灌醉。
    为了啥?
    懂的都懂。
    最后阿寻如愿了,那诘则被双面夹击,醉成了烂泥,别说走路了,站都站不起来。
    将军府还保留着连翘以前住的闺房,夫君都醉成这样了,还怎么走?
    她与云初暖的关系,也用不着假客气,最后就是一家三口留宿在将军府。
    而戚夫人,没人灌她喝酒,她却因为心情烦闷,喝了一点云初暖自酿的果酒。
    她以前在酒店工作,酒量是杠杠的。
    但不代表她的身体也能承受的住,小酌两杯后,直接醉了。
    醉了以后口中便念叨着一个名字。
    云逸。
    云初暖一听这不对劲儿啊,生怕亲妈再在众人面前说出点什么前世的事情。
    在座的,除了她们一家外来人口,还有耶律烈,谁也不知道穿越这种奇葩事。
    再加上云初暖知道爸爸心里一直想要和妈妈有个独处的机会,就算有什么话,其他人在场也不好说,只有两个人当面说清楚才好。
    将戚夫人扶回房间,那边那诘则也被耶律烈带去了连翘的房间。
    连翘一边照顾着夫君,一边还惦记着儿子,责怪那诘则没有个正形,在将军面前也敢喝得酩酊大醉。
    对此,耶律烈摸了摸鼻子,绝对不承认是自己有意将那诘则灌醉的。
    等连翘想要去找儿子,耶律烈便说阿寻今晚上让月儿的乳娘照顾。
    连翘还挺不好意思的,在人家吃饭,还要麻烦人家。
    殊不知耶律烈心里更虚。
    若不是畏惧小爹的淫威,他怎么会灌醉自己的副将?
    可是看小媳妇儿也没反对,心里便知道她的想法,恐怕也想让给两人一个独处的机会。
    五年来,除了阿寻还不会说话的时候,根本没有机会标明他还带着记忆的时候,两人根本没有独处的机会。
    其实耶律烈心里也清楚丈母娘心里的想法,但小爹可太执着了,他看在眼里都觉得心酸……
    ------题外话------
    这是大章哦!之前欠我雪影小宝贝的加更,还一下~么么啾!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6_56165/4236128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6_56165/4236128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