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莽撞的路人

推荐阅读:玄海英雄谭意动河山我靠吟诗成儒圣爱你是我难言的痛全人类穿越,但我被遗忘了征途:我能创造万物重生之江州往事血战上甘岭成仙从化身为狼开始新婚夜植物人老公亲哭我

    这新策让整个大劫王朝动荡不安,人族不满担忧,妖族也怕这只是人皇的虚晃一招。
    双方都在戒备着彼此,尽量想做隔岸观火的那一个。
    但真正置身事外的又有几个?
    各州起冲突的愈来愈多,就算是人皇陛下,又能维持一言堂多久?又能稳定朝野多久?
    红纹黑袍人轻叹了一声:“在刀口上舔血的人,早已看淡了生死,只希望这次的风波能快些过去。”
    风波……
    是指新策么?
    那么他们口中的那位又是谁,是朝中重臣,还是……
    不等他细想,便听见红纹黑袍人语气微变道:“不过……昨夜冲撞队伍的那个不速之客,还请阁下尽快缉拿,免得夜长梦多啊……”
    淡漠的声音在屋内回响,连带着气氛也阴沉下来。
    祭渊又听了一会儿,得知两人将押送妖奴的时间定在三日后,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待与本体合体后,发现那些杀手仍追在后头。
    于是找了个僻静无人的地方,利落的将那些杀手解决,这才易容更衣,打算亲自去督察府。
    谁料在人来人往的街上,迎面撞来一个身着兜帽披风的少女,因为过于低调,埋着头抱着双臂,又身材矮小,这才‘误伤’了他。
    “对,对不起!”
    “吱吱!”
    “小白!”
    极力压低的嗓音,却瞒不过他的耳朵。
    祭渊眉宇一拧,当场掀开了那小姑娘的兜帽,发现是个与阿卿外表相仿的……人族。
    还以为是妖族,才会这般躲躲藏藏,但目光一转,她怀里揣着的,却是个地地道道的鼠妖。
    被他发现后,小姑娘下意识的要骂人,但不知想到什么,又有所顾忌的闭紧牙关。
    “你……”
    他还未开口盘问,对方便一把捞起兜帽溜了。
    眨眼就不见了踪影。
    跑得倒快……
    想到事态不等人,这段插曲自然也没有被放在心上。
    又因是被自家大人亲自逮入地牢的,督察府上下没有一人不知他祭渊的名号与容貌。
    所以言明要拜访,门口的守卫当即将他擒了进去!
    迎面的是一张老脸。
    是督察府的老管家,在府上只一面之缘。
    默默无言的走了一段路,老者才微笑道:“老身在督察府这么久,还从未见过有人或妖,竖着进来,还能竖着出去的……”
    不仅竖着出去,还是头一个主动回来找冤家呢。
    但很显然,
    眼前这位并不打算多言。
    李管家轻轻一瞥,又面不改色的侃侃而谈:“瞧阁下神色,应是有要紧事找我们府主吧?”
    闻言,
    祭渊冷不丁的抬眸,一切仿佛尽在不言中。
    “怎么?”
    “咳呵呵,”
    老者用笑声掩饰尴尬,“老身不过是佩服阁下的胆识和运气,要知道,雷家那位公子到现在还在地牢里呆着呢,也不知是死是活……”
    “雷家?”
    “阁下还不知吧,雷家公子曾当街调戏我们府主夫人,府主一怒之下将其泡在水牢里,雷家主为了救人埋伏府主,却反被废了全身筋脉。”
    “活该。”
    “什么?”
    “没什么,快到了么?”
    “就快了。”
    李管家这才加快脚步。
    但不知怎的,总觉得那双老眼有事没事便往自己身上瞟。
    莫非……
    祭渊目光一闪,终是什么也没说的继续前行。
    大约百来步,李管家才停下脚步,对在前堂议事的男子说:“府主,夫人交代了,若有位名叫祭渊的客人,便许老身带过来一见。”
    “让他进来。”
    “是。”
    老者看向身边之人,拱了拱手便转身离去。
    祭渊短暂的目送他后,才被从堂内传来的声音唤回神智:“猫儿出门了,有什么事同我说便可。”
    这才分别多久,半天不到,她又去了何处?
    他不得其解的进门,看到四周肃洁的陈设,遥想起昨夜面对的,还是潮湿破旧的牢房。
    真是风水轮流转啊。
    祭渊无声一笑,将方才的所见所闻告知对方。
    后者当即扯来白纸:“可能画下那个地方的位置?”
    “当然。”
    他取来墨笔记下,细到一棵树,一个狗洞,而所有线索,都指向一个地方:顺天府。
    准确来说,是顺天府的后院。
    莫非那个金纹黑袍人,便是顺天府府尹,阎行云?
    从猫儿的口中听到,那人应当是个顽固的忠臣,行事却光明磊落,怎也参与这等勾当。
    若没看错人,那么此事便与人皇脱不了干系。
    可若与人皇无关,那么这幕后指使者……又会是谁呢?这偌大的皇都,又有几人敢在这个节骨眼下忤逆皇权,倒卖妖奴呢?
    微生听瞥着地图深思,片刻后说了一句:“看来要知道幕后之人,就得等他们将妖奴送到买家手中,阁下有何打算?我听探子来报,现在皇都有不少刺客在暗中追杀你。”
    这都知道?
    祭渊考究的打量,“不愧是扶栖隐,就是名不虚传,势力竟都渗透到天子的脚下了。”
    “你也不遑多让。”
    “……”
    又是无谓的口舌之争。
    两人反省后,皆觉得这样聊下去毫无意义。
    祭渊索性提议:“不如这样,督察使派些人手潜伏在顺天府附近,我么……在城中造些声势,反倒能松懈那些人的警惕。”
    有些事,越是悄然无声,那些人越是惶惶不安。
    若让那些人以为尽在掌握之中,安了那些人的心,那么他们这边行事起来,也方便得多。
    微生听点头:“如此甚好。”
    而他们之间的联系,依旧是以烟花为信。
    剩下的……
    便是静待佳音了。
    ……
    风满楼内。
    僻静的一处阁楼里,气氛有些低迷得可怜。
    夜卿对面前的茶不予置理,抱着双臂打量四周:“陛下万金之躯,竟也会来这种地方,我还以为……一个云巅已经装不下你了。”
    “呵呵~”
    男子不恼反笑,“阿卿不来寻朕,朕便只好自己寻来了。”
    寻来做甚?
    找揍?
    少女翻了个白眼,有气无力的瘫在座椅上,“有话快说,本喵近日忙得很,没空满足陛下的猎奇之心,还是陛下皮痒了,来找抽的?”
    刚说完这话她就后悔了。
    因为这人还真是来找抽的,就等着她发话呢!
    ------题外话------
    感谢投票,感谢打赏~~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07/4242724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07/42427244.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