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 永远做自己

推荐阅读:太古剑仙女神总裁的贴身龙医都市最强天医三国第一狠人我的霸道美女房东全民情敌从认识姐姐开始我在异界斩神我靠美颜系统暴富了四合院之我是大厨开始四合院我何雨水开局上吊

    钟离煌越瞧越欢喜:“知朕者莫若阿卿,不如随朕一同移步云巅,若嫌太远,皇宫亦可,省得在此处……影响阿卿发挥?”
    您可太贴心了!
    夜卿皮笑肉不笑的说:“陛下有这个功夫,不如管管那些知法犯法之人,民女感激不尽。”
    说完起身就走,全然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
    敢如此下仙主面子,又得仙主的百般忍让与另眼相待,这女妖到底是何方神圣……
    仙侍们面面相觑,无一人敢出声议论。
    因为,
    仙主又失意了……
    ……
    离开风满楼后,
    充满市井的气息并未让她放松下来。
    因为雨后清新的空气中,夹杂着一丝‘刺鼻’的杀气,如影随形,犹如一张恐怖的巨网。
    夜卿冒出一身细汗,脚下的步伐愈发快了。
    一路上七拐八弯,就在她以为终于甩掉那些影子时,从身边路过的农妇忽然从篮子里抽出一把匕首,随之暴露出狠辣的目光!
    “受死吧——”
    “啊!”
    路人们惊慌的退散。
    近在咫尺的她却避无可避,已经做好徒手接下的准备!
    谁料刚要抬起手,就被一股力量扯进了温暖的怀抱,随之钻入鼻息的是沉敛的清香。
    是,是恩人!?
    夜卿吃惊的仰头,看到一张冷肃的面容。
    只听男子喝令‘拿下’,便有数名侍卫腾空而起,齐齐将那老妇按在地上,使其动弹不得。
    可没过多久,
    老妇自知挣脱不过,竟咬破嘴里的毒包自尽了!
    围观的众人倒吸一口冷气,纷纷议论这是何人派来的刺客,又为何会惊动督察府的人?
    人群中有知情的,只道前阵子雷家的血案,便是因为这位小娘子而起的,听说是督察使的夫人,虽尚未拜堂成亲,但早有婚约在,并无差别。
    关键是……督察使的这位夫人,竟然是只妖!
    难怪要帮着那些妖孽。
    议论声此起彼伏,但很快便在一记冷眼横扫下荡然无存,见那老妇被拖走,众人也渐渐散去。
    夜卿不由松了口气,正欲答谢,眼角的余光便瞥见远处阁楼上的一抹素净的身影。
    那人只有在微服出访的时候,才会收敛低调些。
    但他身上的气质却掩盖不住。
    待她回过神来,发现恩人也发现了钟离煌的身影。
    情敌见面,分外眼红。
    夜卿连忙轻咳了一声:“恩人怎么知道我在这儿?”说着便将他往反方向拉去。
    微生听收回目光,淡声说:“祭渊找到了黑商的藏身之处,城中又多是追杀他的布衣刺客,便想借巡视之便,出来寻你。”
    她只道和钟离煌喝杯茶就走,不曾想竟去了这么久。
    殊不知实乃冤枉。
    那人皇约了她,却只顾着瞧着她傻笑,一句话也不说。
    直到耗尽了耐心拍桌而起,才晓得给她倒茶,之后的事,便是那三言两语的话不投机半句多。
    夜卿还有些后怕的拍拍胸脯:“若非你及时出手,今天猫命怕是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说完,便感觉到对方安慰性的捏了捏她的手心。
    “有我在。”
    再不济……钟离煌也不会看着她出事。
    方才那架势,若非自己早一步出手,便让那人逞英雄了。
    想到这里,微生听又不禁拧起眉头,听到猫儿的呼唤,便下意识低头,却猝不及防的被一只努力伸长的小手抚平了眉宇间的褶皱。
    “皱着眉不好看。”
    “猫儿……”
    “阿卿希望,恩人能永远做自己,无所顾忌。”
    “……”
    声音在喉间溃散。
    微生听看着那双湛蓝的猫眼,竟说不出一句话。
    这大概是自己听过最动听的情话,也是唯一一句,亦是猝不及防照亮了整颗心的暖阳。
    自己……
    他轻笑了一声:“你怎知此刻,我不是在做自己?”
    怎知?
    她一直都知道啊。
    每每恩人独处时,总会微蹙着眉头,沉浸在一种难以言说的氛围中,生生将外界隔绝。
    夜卿轻轻抱着他的手臂:“我就是知道。”
    “好。”
    “那……”
    “嗯?”
    “没怎么。”
    少女欲语的冲动,来的快,去的也快。
    微生听轻轻一笑:“夫人有话但说无妨,为夫不才……只敢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当真?”
    “当真。”
    “那——”
    小猫妖化身‘蝴蝶’,激动的在他身边打转:“听青涧说,恩人也曾出身名门望族……为何突然有了创立扶栖隐的想法?”
    青涧那人,惯喜欢讲一些陈年往事,却都是没头没尾的。
    让人好奇的紧!
    “……”
    微生听倍感头疼,就知是那大嘴巴漏的口风。
    偏那小‘百灵鸟’在旁叽叽喳喳叫个不停,若不给她一个交代,恐怕是消停不下来了。
    于是在对方期待的目光下,轻飘飘的说了一句:“有机会,为夫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方才明明不是这样说的!
    夜卿瞪着那人扬长而去的背影,气得直挥拳。
    这对主仆果然是一个鼻孔出气的,连托词都说得相差不大……不行,回头再问问白泠。
    她也是扶栖隐的‘老人’,定也知道些什么的!
    不知是不是恩人近日暗中与那几人通过气,但凡瞧见她,说完两句公事便拔腿就跑。
    生怕她与他们开口似的。
    至于吗……
    夜卿百思不得其解。
    但很快有一事分散了她的注意力,这件事自然而然,就被所有人都抛诸脑后了。
    探子传回消息说,黑商似乎打算提前‘交货’。
    昨日还说三日后,怎得今夜便要运走了?
    莫非是有所察觉?
    想到那金纹黑袍人,即便与红纹黑袍人私下谈话,也是避开任何可能暴露自己的讯息。
    若真是府尹阎行云,那就不足为奇了。
    这老家伙看起来半身入土,如腐朽枯木,实则精明着呢,何况那能避开白泠他们的追查,生生将她拐走的深不可测的实力!
    夜卿打了个激灵,连忙道:“那还等什么,定不能错过他们今夜运送妖奴的良机!”
    可黑袍人行动的速度,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
    话刚说完,探子便紧急来报,说是黑袍人动用的瞬移阵法,若非全城的眼线戒备,还真让他们给溜了!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07/4242724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07/4242724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