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章 权力是双刃剑

推荐阅读:吞噬星空之签到成神醉里,剑气如霜重生南非当警察重生在2004年开始一品俏农妃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娘子可能不是人美漫地狱之主星河炼阮白慕少凌

    这世上哪有什么阿勒?
    有的只是……
    夜卿沉默了下来,旋即挤出笑:“这件事说来话长,你随我回府,我再慢慢说与你听。”
    “好吧……”
    “不成。”
    身边之人突然开口。
    她扭头看过去,才发现对方手中拎着两个花灯。
    还难得孩子气的板着脸,分外执拗的对她说:“先挂完我们的灯,祈完愿,再论旁的。”
    那表情仿佛在声明:能退让至此,已然是大度。
    若不答应,怕是要恼。
    夜卿只好依了他,却让一旁的琉璃有些不高兴。
    倒不是以谁为主的缘故,而是眼前这个小白脸品行败坏,抢人未婚妻不说,还在她面前炫耀!
    那慵懒微扬的眉眼,不是炫耀是什么?
    “到了!”
    欢呼声传入耳中。
    微生听抬眸看去,发现不远处那棵在皇都内算得上是最大的老槐树上,已然挂满了花灯。
    除非要飞往最高处,否则就得另择它栖。
    但见猫儿眼中放着光,便不忍开口打乱她的好心情。
    不就是挂个灯么?
    他提着两盏花灯,飞向槐树的最高处,将花灯上的红绳,连带着花灯一起,绑住了两根枝头。
    如此便不会松散了。
    在下面远远看去,他与猫儿的灯,是整个皇都最瞩目的。
    做完这一切,
    微生听回到地上,看到少女欣喜得连猫耳都藏不住,不由伸手揉了揉:“这样可好?”
    “好,甚好!”
    “那回吧。”
    “回,回。”
    少女千依百顺的点头,恨不得将脑袋都交给他摆布。
    琉璃在旁吃味的挥爪:“卿卿,我也要挂——”
    “啊?”
    “挂?”
    微生听淡淡一瞥,“一对灯,一双人,是情投意合,独独一人,一盏灯,是单相思。”
    对呀……
    夜卿吃惊的问:“琉璃,你什么时候有心上人了?”
    这话问得人脸色涨红。
    琉璃如临大敌般,羞煞的否认:“我,我才没有呢!”
    说完便急忙推着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生怕她再缠问下去,闹到最后会无法收场。
    那小白脸绝对是故意的!
    但没想到的是,那个白面外乡人在皇都的官位不低,权力也不小,竟然就是人皇大赦天下后,封来震慑各州世家的督察使!
    这一路走来,她可听了不少类似的小道消息。
    到了皇都才看到不同。
    所有的一切,都颠覆了以往的认知,他们祭蛇村视为不详之物的蛇妖,也能堂而皇之的走在街上。
    直到看见‘督察府’的牌匾,惊觉自己即将要做客的地方,竟是那小白脸的地盘!
    可她已经没有地方去了……
    琉璃捂着干瘪的肚子,终是向现实低头妥协。
    只是在府中听到来往之人唤卿卿‘夫人’,心里仍有些不痛快,卿卿明明是阿勒的未婚妻。
    那日若非光明教徒行刺,卿卿和阿勒早就完婚了。
    哪儿还轮得到他?
    琉璃在饭桌上啃着鸡腿,苦大仇深的瞪着某人。
    谁料那人像是后脑勺长了双眼睛,竟头也不回的说:“神女与其视我为眼中钉,不如问问清楚,你们口中的真神与阿勒神官,究竟是何许人也,再向我发难也不迟。”
    这话是何意?
    阿勒和真神之间……有什么必然的联系么?
    琉璃扭头看向某猫,眉头皱得能够夹死一只蚊子,就如此刻的心情一般糟糕凌乱。
    夜卿叹了一声:“其实,事情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回顾这百年来,一时竟不知该从何说起,欲言又止了片刻,方才将前因后果徐徐道来。
    传说中的真神不是神,却是比肩神的存在。
    阿勒也不是阿勒,而且真神的一个伪身份,亦是分身,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个骗局。
    都是为了培育‘魔种’……
    琉璃整个人都呆住了:“这也太离谱了……”
    她倒是无所谓神女不神女,只是有朝一日,忽然有人告诉她:她所生活的故乡,不过是一个位高权重之人编织的精美的谎言。
    那些活生生的人,就像皮影戏的纸片人。
    包括她……
    “琉璃。”
    夜卿盯着她的眼睛,“所有的东西都可以作假,但回忆不会,我还是你记忆里的那个夜卿,你也还是我的好姐妹琉璃,否则……你也不会跟着小白来寻我了,不是吗?”
    是这个理没错……
    琉璃看着手中的鸡腿,有些索然无味的放下。
    “只是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我想……我可能需要一些时间来消化,平复心情。”
    换做任何人,都无法淡定的面对这个事实。
    尤其是……
    朝夕相处的好姐妹,竟然变成了一只猫妖!
    身心收到巨大打击的琉璃飘出了屋子,打算回屋好好睡一觉,养足精神再振作起来。
    夜卿怕她夜里饿了渴了,便打算亲自端些吃食过去。
    谁料恩人却将她拦下:“让白泠送去吧,她此刻应当不想见到故人,免得又勾起伤心。”
    这倒也是……
    少女一声轻叹,又慢吞吞的趴了回去。
    看着眼前跳跃的烛光,忽然觉得有些困,便沉沉的睡下了。
    而那悄无声息悬在头顶的大手,也随之收了回去。
    微生听看着少女的睡颜,对门外候命的青涧问:“你是说,又有妖奴被秘密押送入城?”
    那些人,未免也太嚣张了。
    “是……”
    青涧欲言又止,“依属下看,这也许是人皇的诡计。”
    钟离煌此次出宫,看似是为了约猫儿一叙,实则是为了帮衬那些黑商也不一定。
    “不得妄议。”
    微生听徐徐起身,“在事情还未调查清楚之前,所有人都有嫌疑,但也可能是清白的。钟离煌将督察的权力交给扶栖隐,看似是为了公正,却是变相将我们推向骇浪的尖端。”
    权力这两个字,自古以来都是一把双刃剑。
    钟离煌此举是在告诉他们:能不能从他口中抢走这块肉,得看他们自己的本事。
    而能不能护住这块肉,亦是他人皇陛下的本事。
    这场较量从踏入皇都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既然如此。”
    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声音。
    主仆二人相继看去,发现那条大黑蛇又回来了。
    还听到了他们的谈话,自告奋勇的要配合他们救出那些妖奴,甚至有些期待和极有可能是幕后黑手的钟离煌对上,好好打一架。
    ------题外话------
    今天还有一章~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07/4243603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07/4243603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