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二章 望气术

第二章 望气术

推荐阅读:炼气境的李不易渣爹做梦都想抢妈咪道界天下女主在异世搞内卷自救成大佬大苍纪黑夜眷者王者战神江南林若兰穿越从语文书开始劝你当个人玩家过于逆天,修仙界震惊!

    队副韩安博走过来,看了一眼于平被桔子汁染黄的指甲,笑了笑。“上次可真险,我眼睁睁看着那个十品的匪盗劈过来,离你脖子就这么近,刀刃都已经划破衣领,”韩安博伸手在左肩比划,“幸好郑队挥刀砍向那人脑后,逼得那人收刀,这才救你一命。现在想来,那一刀轻则卸掉你左膀子,稍微重一点啊,脖子上准多一个碗大的疤。”于平伸手摸摸自己脖子,道:“当时可真险,换成我,得换条裤子。”韩安博道:“无论怎么样,小李你得感谢郑队。为了救你,郑队被那人一个戳脚蹬在肚子上,,肠子差点断了,半个月才好利索。”李清闲忙道:“谢谢郑队,等我手头宽裕了,一定登门拜谢。”郑辉脸上绽放灿烂的笑容,左手插腰,右手一摆,道:“嗨!都是自家兄弟,登什么门拜什么谢。你比我家大官还小两岁,救你就像救自己孩子,谁能眼睁睁看着自家孩子不救?你呀,好好学武,好叫李大人在天之灵安息。我对李大人那是一万个佩服。我这辈子最大的念想,就是晋升九品,佩上铜鱼袋,挂上环纽铁印,不像现在,只能挂个自制牛皮袋装样子!李大人比我小五岁,却能晋升四品,佩挂银鱼鼻纽,羡慕啊。还有,你小子实在弱得不像话,都打不过我们家大官,等过几天……”郑辉滔滔不绝,李清闲目瞪口呆。另外两人相互看了看,抛给李清闲一个同情的眼神,悄无声息转身远离。李清闲左耳朵听右耳朵冒,默默剥开桔子,掰出一半桔子瓣,递给郑辉。郑辉说得神采飞扬眉,根本不接,李清闲只好一瓣一瓣往自己嘴里送。汁水丰盈,酸甜可口,唇齿清香。不多时,于平在不远处怪叫道:“韩副队,张记羊汤生意那么火,会不会让人给赶走,再也吃不上了?”“有可能。”韩安博一本正经回答。郑辉的声音戛然而止,一脸晦气转身。“走,吃羊汤!”郑辉一边走一边向李清闲伸出手。“吃完了。”李清闲两手一摊。“跟大官一样,也是个小没良心的……”郑辉小声嘟囔着,大步前行。李清闲边走边望向远处。这座城市的楼宇,比寻常古代高很多,三四层比比皆是,丛林掩映中,遮住远方的天际线。李清闲皱了一下眉头,模糊记忆里总有一些巨大的影子,好似藏身楼宇之后。那些影子,让人不安。郑辉革带锦衣在前,其余三人一身布带深青在后,向外走去。郑辉一边走,一边像往常一样交代今天的巡街事项:“万平街最近不太平,招子放亮点,不该惹的别惹,至于那些小毛贼,一个也不能放过。对了,刘家商号换人了,听说是魔门那边下的黑手。这世道,再会营生,没权没修为,倒头来也是为别人做嫁衣裳。老刘人厚道,他家锦缎布匹卖的一直不错,可惜了……还有,听说邪派和魔门在争长乐酒楼,这一阵咱离远点,惹不起……哎,夜卫不比往日了,想当年,我可是抄过亲王府的……”李清闲一言不发,静静观察,可心中越发怪异。这里可是神都,整个大陆最大最强的齐国的国都,皇城脚下,首善之地,邪派魔门怎么能如此横行,身为朝廷的要害部门,夜卫为什么会怕邪派魔门?齐国到底是个什么鬼地方?李清闲努力回忆,但关键记忆依旧模糊。一路上,不时有人打招呼叫着“郑黑”,郑辉总是笑脸回应。偶尔也有人跟韩安博或于平打招呼。直到走出夜卫侧门,沿着夜卫街前行,李清闲也没遇到人跟自己打招呼。明明有几个人在记忆里眼熟,但对方视而不见。李清闲回过味来,自从撞柱老爹死后,越来越多人跟自己断了联系。仔细回忆一下,夜卫里就这三个人和往常一样,一直很关照自己。一个月前有兵马司的对头找茬,这三个人站出来,逼退兵马司的人。还有一个叫叶寒的,最近认识,关系还行。姨妈姨夫、表姐和小表弟还是没变,穿一条裤子长大的两个发小还是一如往常。至于当年书院的同窗,除了两个关系好的,基本没了来往。郑辉一边走一边说:“你们也别嫌弃这些迎来送往麻烦,大家都是要面子的,别人给我郑辉面子,我也得给别人面子。但你们要记住,面子是自己挣的,也是自己丢的……”一旁的韩安博看了一眼低头沉思的李清闲,趁郑辉说话的空档,道:“老郑,听说上面有人要动周大人,没成?”郑辉眼睛一亮,冷笑一声,道:“是有这事!他们也不想想周大人是谁!先帝钦点的一甲探花,今上多次求字的书法大家,太后都亲口夸赞‘真俊’的美男子,名满天下,别说那些蝇营狗苟的,就算阁老想动周大人,也得掂量掂量。”“也有传言说,朝廷想给周大人升一格,周大人不想动。”韩安博道。“有这么个事,周大人不喜钻营,也有人说是他妻女亡故后心灰意冷,不然以周大人的实力和人脉,必能更进一步。”郑辉道。韩安博转头望向李清闲,道:“当年小李来的时候,还有人说李大人托周大人的关系进来的。”李清闲一愣。印象里父亲李冈锋没提起过周春风,自己对周春风倒是有些印象,夜卫的神都司司正,在诏狱司也有兼职,是大齐国极出名的美男子,全国各地流传他的艳事绯闻。郑辉微笑道:“清闲两次病倒,司里主动派了孙大夫来,格外关照。普通的夜卫,可不值得孙大夫亲来。”李清闲摇摇头,道:“我真不记得有这层关系,家父从来没说过。”韩安博拍拍李清闲的右肩,道:“周大人关照你的事,是真的。”“对。”郑辉看了一眼韩安博。李清闲心中一动,看向韩安博。三十多岁的模样,方脸塌鼻梁,短眉小眼,在晨光的照耀下,面相格外和顺。韩安博笑了笑。李清闲点点头,深吸一口气,心里暖洋洋的。“甲九队的,停步!”一个耳熟的声音响起。四人齐齐回头。郑辉原本皮肤黝黑,现在脸上更是阴得发紫。这人和郑辉一样,同样身着白马补子官服,只不过补子边缘绣了一圈浅浅的金线,正十品的武官服。他和郑辉一样高大,但瘦许多,两腮微陷,颧骨高耸,笑吟吟望过来。李清闲认出是董英,巡街房的教头,当年胜了郑辉一招,夺得巡街房教头的职位。“郑辉,换街的事,考虑的怎么样了?”郑辉咬了咬牙,道:“董教头,我们在万平街好好的,换去码头,实在难以适应,更何况,我们队只有四人,根本管不住偌大的码头。”“码头油水丰厚,我可是为你好啊。”董英笑道。“油水再厚,有命吃才行。老董,你是知道我的,不该拿的,我郑黑从来不碰。万平街那么多掌柜伙计,没有一个不夸我的。”郑辉道。“那怎么办?房首大人一直想找个稳妥的人,我觉得你是最好人选。”“董哥,您再考虑考虑。”郑辉一脸丧气。“董哥,您帮个忙,回头给您送点野味。”于平笑嘻嘻道。“是啊董哥,我们几个都是不成器的,就想过好小日子,码头那种鱼龙混杂的地方,我们待不惯。”韩安博道。“我也不想难为你们,但房首催的紧,说今明两天就要定下来。”董英叹着气。李清闲微微皱眉,码头是最乱的地方之一,夜卫死伤是家常便饭。连郑辉这种十品武修都难保命,更别说自己这小胳膊小腿的。李清闲心念一动,暗暗默念望气术,望向董英。双眼微热,天地大放光明,董英位于光亮中心。董英头顶浮现一棵三尺高的枯黄老树,老树之上,闪过一张张画面,每个画面都与董英有关。有董英与家人吃饭,董英抱着老妇哭泣,有董英在家砸厨房,有董英披麻戴孝跪在洒满纸钱的墓前磕得头破血流……刹那后,李清闲头晕目眩,身体轻晃,急忙停下望气术。韩安博忙扶住李清闲,问:“小李,没事吧?”李清闲忙道:“没事。”“郑辉,去不去,给个话。”董英道。郑辉微微低头。李清闲突然一抱拳,道:“董大人,我有要事相商,可否借一步说话?”“哦,冈锋先生之子?可以。”董英扫了李清闲一眼,说着向夜卫街另一侧走去。郑辉、于平和韩安博好奇望向李清闲,李清闲给了三人一个放心的眼神,跟过去。“董大人,我跟姥爷学过命术。”李清闲道。董英微微眯起眼,道:“我好像听人说过,你略通命术。不过,命术师实力很重要,低品的命术师,对高品推命的时候,往往错漏百出,甚至遭到反噬。”“我无品,你十品,品级不过相差一层而已,就算反噬也很轻。”李清闲道。“你想说什么?”“我见董大人气运有异,不自觉对大人用了命术。推算之下,发现董大人并无大碍,但是,令堂今日遭逢大难。”李清闲道。“胡说八道,我娘身体健康,一口气走半个时辰路大气不喘,天天忙东忙西,怎么会有大难。”董英目露警惕之色。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35894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358946.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