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三章 羊杂汤

第三章 羊杂汤

推荐阅读:林北林楠苏婉逍遥小才子HP似曾相识保安赵东封档千年我最弱的小弟都成了魔王神纹大陆过河卒超品兵王在都市宝鉴超维武仙

    “令堂昨天吃的是不是苞米面饼?”董英愣了一下,道:“我家是常吃苞米饼子。”“令堂应该有个习惯,硬了的苞米饼,往往都要在水里泡一泡,对吧?”“正是。”董英神色严肃。李清闲道:“我方才推命一算,你们吃的苞米饼沾了什么霉虫,加上令堂昨夜疏忽,让半块苞米饼泡了一夜,舍不得扔,于是今天吃了。”董英神色大变,道:“今早出门前,我娘是说肚子有点不舒服。”“那就是了。不出意外,令堂恐怕已经上吐下泻,正在找大夫,你速速前去,用真元配合大夫治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李清闲道。董英撒腿就跑,左手护着佩刀,一边跑一边回头道:“若能救我娘,你就是我董英的大恩人,我欠你一条命。若是骗我,滚去码头吧!”“去宁生堂。”李清闲喊道。董英闷声奔跑。“清闲,怎么了?”郑辉带人走过来。李清闲道:“没什么。”“到底怎么回事?”于平问。“等晚上就知道了。”李清闲微笑道。“神神秘秘,走,吃羊汤去!”于平转身就走。郑辉和韩安博好奇望着李清闲,见李清闲不说,也就作罢。李清闲一边走一边思索。看来自己在没入品之前,尽量不使用望气术,尤其不对高品使用,用一次就眩晕,用两次怕是会昏死过去。望气术确实厉害,不过,那棵枯树是什么意思?似乎跟命术有关,自己好像学过,可惜重要记忆还是模糊。走了一阵,于平用力抽了抽鼻子。“到了!”三人循声望去,就见走在前面的于平像失了魂似的,三步并作两步拐进丈许宽的巷子。三人相视一笑,跟着走进。两侧斑驳的砖墙长满了绿莹莹的苔藓,残破的浅灰石板路一直延伸到喜乐街上。巷子口外,人来人往,众多声音汇成嗡嗡的声音,越来越大。空气中流淌的香气越来越多,越来越浓。绕过脏兮兮的小水坑,三个人走出巷子口。市井百态,烟火气息,一拥而上,把人团团裹住。于平再度加快脚步,三人不紧不慢走在坑坑洼洼的土路上。刺啦……油饼下锅,激起淡烟,钻进鼻子又腻又香。咕嘟咕嘟……滚滚蒸气“起锅喽……”锅盖掀起,浓白雾气消散,露出黄澄澄的窝窝头。李清闲望着熟悉的一切,听着嘈杂的声音,生出劫后余生的欢喜。余光里,一个白白胖胖正在用力招手。李清闲望去,就见于平左手猛招,右手指着下放的桌椅,呲牙瞪眼,大声呼喊。“快点,我占座了……”三人加快脚步。满是油垢的白色竖条幌子迎风轻颤,脏兮兮的“张记”两个字清晰可见。六张桌子加一条条板凳摆在店铺外,店铺大门上面挂着张记的金字黑底牌匾。李清闲探头一看,店铺里面竟然坐满了人,连店外也坐了两桌。“郑爷来了!快坐,羊杂还是羊肉?”忙得脚不沾地的老张走过来,一边热情洋溢地望着郑辉,一边抽下肩头的毛巾,擦拭溅满汤水的桌子。附近的人望过来,看到锦衣佩刀,一些人缩了缩脖子,一些人咽了咽口水,还有的人面无表情,继续吃饭。郑辉大手一摆,道:“都是朋友,别客气。你忙你的,不用管我,照旧四碗羊杂汤,三个硬白面馍,两个切块。”韩安博插话道:“来四杯水饭后漱口。”“好哩!”老张说着转身离开。郑辉满面红光道:“老张这人挺仁义,我就是帮他赶走几个瘪三,这么多年了,一直记得。次次这么热情,弄得我不好常来。”“郑队跟老张无亲无故,却愿意帮忙,郑队更仁义。”韩安博道。“哪里哪里……”郑辉说着客气,却笑得合不拢嘴。于平撇撇嘴,道:“郑队,我都替你占座了,怎么也不奖励我一碗羊肉汤?每次来都只请羊杂汤,您十品强者的面子还要不要了?”“老张的羊杂汤最拿手。”郑辉懒得看于平,起身从别桌拿辣椒油和胡椒粉。李清闲看了一眼墙上张贴的价格,羊杂汤五文,羊肉汤十五文。队副韩安博拿着粗陶食碟过来,李清闲恍然起身,急忙接过来道:“有劳韩队了。”“没事没事,谁拿不是拿。”韩安博微笑着分发食碟。李清闲跟着分发竹筷和木汤匙。“又没点我的白面馍!”于平叹息道。郑辉一推辣椒油和胡椒粉,道:“谁叫你嘴那么挑,非得说白面馍配羊肉汤才吃,配羊杂不对味,该!”“本来就是!都说羊肉泡馍,谁听说过羊杂泡馍?补我个咸鸭蛋吧。”于平眼巴巴望着郑辉。“想得美。”“就一个!”于平的目光从堆在谷壳上的咸鸭蛋移开,可怜兮兮望着郑辉,“哥,就一个也不行?我大半年没吃了,我保证,今天的咸鸭蛋特别好,掰开能喷你一脸油。”“上个月十五的咸鸭蛋狗吃的?”郑辉斜了于平一眼。“汪汪!”于平一脸平静。李清闲笑起来。郑辉气笑道:“你要是我儿子,一天打三遍!等你瘦了再吃。”于平叹了口气。郑辉突然看了一眼李清闲,又望向叠成小堆的咸鸭蛋,转头对于平道:“去挑四个咸鸭蛋,不喷一脸你出钱!”“郑哥仁义!”于平喜出望外,一抱拳,窜过去细细挑拣咸鸭蛋,小心翼翼捧回来,分给三人。“保准滋滋冒油!”“四碗羊杂汤,三个白面馍,两切一整,来喽……”四个人正轻轻敲打蛋壳,六十岁许的老张带着一个和他眉目相似的中年人端着托盘走过来,小心翼翼端下羊杂汤和放在碗里的白面馍。“谢谢。”李清闲说着,轻轻把羊杂汤推到自己面前,急忙收手离开滚烫的碗壁。粗白瓷大海碗里,汤色奶白,肺、肝、心、肚等切条羊杂冒尖,小山似的羊杂堆上落着点点葱花,热气翻滚升腾。轻轻吸气,香喷喷中掺杂着极其细微的膻味和臭味。再一次吸气,葱香驱散膻臭味,肉香浓烈。这羊杂给的着实满。李清闲看了一眼其他桌子上客人的羊杂汤,都没有这里的四碗肉厚。“郑爷,您吃。”父子俩站在在一旁。“你忙你的,不用管我们。”郑辉大手一挥。“行,您吃着,有什么尽管说。”老张说着离开。郑辉左手抓着白面馍,右手食指拇指夹住白面馍边缘,一捏一揪,掰下拇指肚大的小块,投进羊杂汤里,一个接一个,流畅麻利。韩安博把半碗切块的白面馍倒进羊杂汤,将半碗白面馍放在一边,低头开吃。“暴殄天物……”于平小声嘀咕着,先倒了一些白胡椒粉,又舀了一勺辣子放入碗中,低头深吸一口气,一边用筷子搅拌,一边道:“韩哥,羊杂汤要配胡椒和辣子去味增香,你这么吃,吃不出什么来。”韩安博笑了笑,继续吃着羊杂汤泡馍,不加胡椒粉,不加辣椒油。李清闲按照以前的吃法,把整碗切碎的白面馍倒进羊杂汤里,撒上胡椒,然后舀了半勺辣椒油,准备点在羊杂汤里。“你病刚好,过几天再吃辣。”韩安博抬头道。“对,这几天别吃辣的,胡椒粉也少放。”郑辉道。“好。”李清闲笑着放回辣椒油,掰开剥好的咸鸭蛋,滋滋冒油,明黄油亮。咬下一口蛋黄,绵软细腻,咸香满溢。“富有富吃,穷有穷吃,羊杂泡馍,也是吃法……”郑辉一边熟练掰着坚硬的白面馍,一边唠叨。另外三人相视一眼,加快吃饭速度。没吃几口,于平突然东张西望,然后站起来,挤进人群消失不见。“跟个猴儿似的,清闲,你可别学他。”郑辉摇摇头,继续掰白面馍。李清闲低头吹了吹滚热的汤面,小心喝下一口,胡椒粉掩下杂味,肉香浓郁,羊杂火候恰到好处,该韧的韧,该软的软。眼看郑辉手中的白面馍只剩半个巴掌大小,于平端着一屉蒸笼走了过来。“让让,别碰着……”于平绕开挡路的人,坐在长凳上,放下蒸笼和纸包的软饼。九个冒着热气的烧麦排在蒸笼里。三个人停下,齐齐望向于平。“看我干什么,吃你们的羊杂泡馍。”于平慢慢把蒸笼拉向自己,直到桌子边缘。三个人一言不发,直直盯着他。“我没有馍,当然吃不饱。”三个人依旧一言不发。于平一咬牙,叹了口气,道:“一人一个,不能再多了!”说着,不情不愿地拿起筷子,一手护着蒸笼,另一只手给三个人各夹了一个烧麦。郑辉吃完砸吧一下嘴:“啧,还是牛肉萝卜馅的,大补啊。”于平低着头。李清闲和韩安博一边笑一边吃。吃完一个烧麦,李清闲继续吃羊杂。于平连吃两个烧麦,突然又夹了一个烧麦放到李清闲的食碟里,在三人诧异的目光中,于平犹豫片刻,再放了一个。“不能再多了。”于平一脸生不如死的模样,低头呼噜噜喝着羊杂汤。郑辉和韩安博目光柔和。李清闲看着晨光下的烧麦,和那个桔子一样闪亮,开心一笑,夹起烧麦放入嘴里,大口咀嚼。吃完烧麦,再喝羊汤。肉暖胃,汤暖心。于平抬头望向郑辉:“冒油吗?”郑辉无奈看了一眼碗边的蛋壳,道:“冒。”于平松了口气。韩安博把剩下的半碗切块白面馍推到于平面前。“谢了!”于平眉开眼笑,端起碗向老张走去,边走边喊,“老张,加半碗羊汤,羊肉汤,不要羊肉。”“好嘞!”不一会儿,于平捧着羊汤走回来,美滋滋吃着纯羊汤泡馍。“这才对味!”韩安博吃完,扫视一下周围,目光在几个佩戴武器的人身上短暂停留。太阳慢慢升起,喜乐街的人越来越多。四个人吃完,全身暖烘烘的,额头冒着细细的汗珠。“舒坦!”郑辉笑呵呵从牛皮袋中掏出一把点锈铜钱,数了数,挑出来付钱。老张推让了几下,实在推不过才收下。四人没走几步,身后一个人大喊:“老张,再多加点羊肉,别那么抠门。”“好,军爷!”郑辉突然停下,扭头望向那个要羊肉汤的人,眉头皱起。李清闲顿觉好奇,郑辉的脾气出名的好,怎么突然面色不悦。李清闲望过去,那人解下佩刀,扣在桌子上,一只脚踩着长凳,大马金刀坐下。他笑吟吟地往羊肉汤上撒着胡椒粉,热气之下,大片大片的羊肉结结实实堆成小山。远比别桌的羊肉羊杂都多。上下一打量,那人相貌平常,像是兵马司的武官服,胸口和郑辉一样,同样贴着从十品的白马补子。莫非郑队和这个人有过结?李清闲正想着,郑辉沉着脸,转身向前走。“吃饱喝足,巡街。”李清闲也不多问,跟在后面。四人沿着喜乐街向外走,好像巨鲸冲入鱼群,周围所有人向两侧滑开。郑辉一边走一边道:“巡查完万平街,老规矩,兵分两路,最后万平牌坊下汇合,早忙完早回衙门。安博,你跟于平搭伙,我带着清闲,等他身体见好,再换回来。”“是。”韩安博应声道。“谢谢郑队。”李清闲道。“这有什么可谢的,你只要别给我惹事,比什么都强。不过,你今天比平常老实,是病糊涂了,还是开窍了?”郑辉一边走一边大声道。街上的喧闹压低了郑辉的声音。李清闲道:“我也不清楚,就是觉得要换个活法,不能像以前那样稀里糊涂了。但具体怎么样,说不好。”郑辉眼睛一亮,扭身一巴掌狠狠拍在李清闲肩膀上,道:“好!李大人在天之灵,一定很欣慰!”“小李好样的!”韩安博笑呵呵道。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35894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35894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