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二十一章 新革带

第二十一章 新革带

推荐阅读:从一人开始炼蛊成仙神级修炼系统崇祯:朕就是盛世之君九叔世界之我能无限转职全民领主:我的领地能无限进化林帘湛廉时衡华温情一生只为你林帘湛廉时我竟是书中大反派爱你是我难言的痛湛廉时林帘

    于平一马当先,一把抓过兔子左后腿,一拧一提,麻利地卸了下来,捧着就啃。郑辉压低声音骂道:“小兔崽子,你平时练刀这么麻利就好了。”韩安博卸下另一条粗壮的后腿,不由分说塞给李清闲,自己掰下前腿肉吃起来。“谢了!”李清闲笑了笑,抓着兔腿。微弱月光下的屋子里,回荡细密的咀嚼声。李清闲边吃边笑,没想到吃条兔腿能这么刺激。吃了半只,突然听到隔壁大声喊:“有肉味!哪个房开荤了?不能跑了他们!”十个房舍九个瞬间炸了。“一定是于平弄的!”“对,先查甲九房的!”“走……”郑辉忙道:“我堵门,你们快点吃,先吃肉多的!”三个人手忙脚乱,加速撕肉,拼命塞肉,大口咀嚼。“挡门?那哥们不客气了!来两个队正,一起踹门!”砰!郑辉连人带门倒飞出去,一帮凶神恶煞眼冒绿光抽着鼻子涌进来,漆黑的屋子里充满急速吸气声。那三个十品队正双眼贼亮,直冲而来,李清闲只觉一阵黑风刮过,桌子上残存的兔子和纸包消失不见。纸包边啃剩下的骨头也没了踪影。最先冲进来的牲口们一边吃一边向外冲。“谁敢吃独食?抢!”院子中,一场月光下的争抢开始。突然,一人大骂:“活不起了?骨头舔这么干净?老子拼命抢来的,一舔一口唾沫。”众人大笑。众人嘻嘻哈哈闹了一会儿,讨论谁吃到了,各自回屋。李清闲跟郑辉一起重新安装门板,半天没安上,只得明天找人修。“下次我们藏假山后面吃。”于平道。“行了,赶紧睡吧。”郑辉道。“我没吃饱……”于平委屈巴巴道。“饿死拉倒!”郑辉笑骂。“唉……”于平说着从怀里拿出纸包,从里面抓出几块糕点塞进嘴里。李清闲白了于平一眼,道:“你可真行。”于平满意吃完,道:“我早料到兔子会被抢走,所以留了几块,饱了。”“快点睡,明天巡街。”四个人躺好,烤兔子的肉香还在屋里飘荡。半掩着的破门外,不时传来虫鸣鸟叫,夜卫谈笑。“清闲,你身体怎么样?能去校场晚练吗?过几天要开晨练,用不用告假?”郑辉问。“我感觉身体差不多了,明天试试晚练,不行再说。我这身体要是不锻炼锻炼,怕是要垮掉。”李清闲道。“行,既然你身体差不多了,明天咱们就换回来,你和安博一起巡街。他脑子好,反而比我想得周全,你一定听他的。”“好的。”“睡吧……”屋里安静下来,不一会儿,传来轻重不一的熟睡声。又过了一会儿,嘎吱嘎吱的咀嚼声响起。李清闲迷迷糊糊翻身,问:“有老鼠?”嘎吱声声音戛然而止。郑辉骂道:“于平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吱吱……吱吱……”于平的被窝里传来老鼠叫声。李清闲眯眼一看,昏暗的房间里,于平的被窝拱成小帐篷,顿时笑醒。“小兔崽子!”郑辉骂完,转身睡去。等于平吃完,李清闲才来了睡意,慢慢闭上眼。第二天一早,郑辉吆五喝六叫人起床,声音大得连隔壁都在抱怨。李清闲迷迷糊糊睁眼一看,郑辉竟早早穿戴整齐,在房里走来走去,不断催促。洗漱穿戴完毕,四人站在门口。郑辉双手插腰,抬头望天,迟迟不走。三人相互看了看,不知道怎么回事,只能站在原地不动。突然,韩安博扫了一眼郑辉腰间,恍然大悟,弯下腰,仔细观察郑辉的革带,啧啧两声道:“老郑,这谁给你换的新革带,这皮子可比司里发的好多了,做的也精致,这才配您十品的身份。”李清闲跟着看过去,褐色的革带像包了一层油,在晨光下闪闪发光。郑辉摸着革带,笑呵呵道:“嗨,还能是谁,我家大官昨夜送的。这孩子整天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说这是小牛皮的,有什么用?十品革带再好也是十品,等到了九品上纹花革带,才是好东西。”“大官也知道孝顺了,真羡慕郑队。”韩安博习惯性捧哏。“孝顺?他只要不作我就烧高香了!走,吃饭去。”郑辉一边走,一边摸着革带,哼着小调,一路得意洋洋,见谁都笑。四人和往常一样,吃完猪食去巡街。路上碰到教头董英,聊了一阵,他母亲身体渐渐好转,过一阵就张罗醉乡居的事,到时候要李清闲四人一定赏光。郑辉望着董英的背影,等他走远了,才拍了拍李清闲的肩膀道:“这事得谢谢你。当年他虽胜了我一招,成了教头,却因为硬撑憋了一口血,留下病根。那次他要是不怄气,直接吐出血,本来有望九品的。这事说不上谁对谁错,所以我俩有时候较劲,不过都有分寸。”“有这事?怪不得我觉得你俩关系有点僵。”李清闲道。“前几天他私下找我,说那些事都过去了,要我一定去醉乡居。我也就放下了,都为过日子,都不容易。”郑辉说着往前走。一路上,四人聊着夜卫的种种。慢慢地,李清闲觉得,这夜卫也挺好。有队友兄弟,有父辈伯叔,有吃有喝,有说有笑,还有气运白拿,完美。四个人和往常一样,一起巡视完万平街,便兵分两路。于平拉着韩安博就走,郑辉一巴掌打掉于平的手,伸出右臂用臂弯夹住于平的脖子,勒得于平满面涨红。郑辉向李清闲和韩安博挥手:“中午见!”清晨微冷的阳光下,郑辉骂骂咧咧教训于平,两个黏在一起的影子在青石板路面上慢慢远去。李清闲边走边道:“韩哥,你说郑哥跟于平搭伙,是不是为了管着他乱吃东西?”“不用问,就是。不过于平也是可怜孩子,小时候家里挺穷的,经常两三天吃一顿饭,后来家境好转,饿怕了,手里有钱就买吃的。当上夜卫后,嘴也不闲着,俸禄全用在吃上。”“够吗?”“哪儿够啊,所以经常偷跑回家要钱。他爸妈知道他只是买吃的,也就惯着。郑队怕他吃太多耽误修炼,以后没法入品,一直管着他。”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3589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358965.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