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二十六章 李清闲真君子

第二十六章 李清闲真君子

推荐阅读:诸天:始于雪中步步高升看老婆洗头被骂?我选择离婚娱乐:我捐千亿被曝光,全民泪崩娱乐第一天王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兵秦风李秋雪大周不良人一胎双宝:总裁爹地太会宠大明风流陆爷今天吃醋了吗

    “是啊,”李清闲道,“韩哥,你回去休息吧,我在这里看着,晚上你来。别推辞,未来几天我不在的时候,都要靠你。”李清闲道。韩安博犹豫片刻,道:“行,那我走了,晚上我来守夜。”送别韩安博,李清闲出神想了许久,才翻开号称命术起源的《七星定命真诠》,认认真真阅读。《七星定命》原作晦涩艰深,义理深奥,许多命术师终其一生也不敢说悟透。这本《七星定命真诠》由开国名相徐子平注解,详细阐述,每一句话,李清闲都仔细揣摩,耗尽心力,不敢大意。一刻钟后,李清闲学完整整两页,心满意足放下《七星定命真诠》,拿起话本小说《守河奇侠传》,有滋有味看起来。《守河奇侠传》讲述天康年妖族入关后,贤太子被俘,儒、道、正派武林等奇人异士联手营救贤太子的故事。据说为守河军口口相传的真实事迹,后被文人加工整理成书。一个时辰后,李清闲伸了伸懒腰,看了看《七星定命真诠》,又看了看《守河奇侠传》,陷入两难。“人活着就是要开心,何苦为难自己?”说完,李清闲心安理得拿起《守河奇侠传》继续苦读。入夜,韩安博到来,李清闲回到甲九房舍。甲九房很安静,没有郑辉的唠叨,没有于平的偷吃,没有韩安博的捧哏,却不知为何,更难入睡。许久之后,李清闲叹了口气,闭上眼,强迫自己睡去。第二天,天蒙蒙亮,李清闲便与周春风见了一面,然后看了一眼周恨,调用夜卫的马车,前往城外的李家墓地。早饭时分,叶寒在侍卫的带领下,疑惑地再次走到春风居外。他原以为,自己再也不会回来。进了书房,一个白衣倩影坐在一旁,捧卷阅读,他扭头一看,心跳加快。神态淡雅,容颜清丽,只是一个读书的侧影,便如仙落凡尘。叶寒愣了一下,与心目中那个轻纱蒙面的身影重叠。倾城仙子姜幼妃。当年她进京时,万人空巷,叶寒就是玄武大街上观望的仰慕者之一。当时姜幼妃以轻纱遮面,只露出一双仿佛蕴尽天下灵秀的双眸。叶寒永远也忘不了那双眸子。“小叶,坐吧。”周春风指着一把远离姜幼妃的椅子。“是,周大人。”叶寒拘谨坐下,余光隐约可见动人倩影,却怎么都看不清晰,胸膛成了老鼠窝,百爪挠心。“我明知你要祭拜令堂,却叫你来,可知为何?”周春风问。“小人不知。”叶寒道。“你那几位兄长,已经在你们叶家宗族墓地外埋伏重兵。”周春风漫不经心低下头,轻饮茶水。“什么?”叶寒呆住后马上回过神,“多谢周大人提醒!此事极有可能!”“先不着急谢,要谢,就谢清闲。”“为何?”“清闲准备今日祭拜冈锋先生,在采买祭品的过程中,听到有人提到你。为谢你赠送的化蛟丹,不惜损耗寿命推命,推算出你的兄长对你不利。他自知人微言轻,怕你不信,所以请我帮忙。”周春风道。叶寒失语,半晌后感叹道:“质朴纯人,无过清闲!我叶寒,愧对李清闲!”周春风道:“我知你素来谨慎,而且对于命术,我也未必全信。这样吧,你写一份书信,我派人送给你外面的亲信,让他们去查证。如果叶家墓地确实有人埋伏,你再感谢李清闲不迟。”“劳烦周大人借纸笔一用。”“可。”叶寒提笔书写,余光看到周春风轻轻点头,心中欢喜,自己本就凭借一手多年苦练的好字博得周春风欢心。听说那李清闲并非读书人,不懂书法,或许,自己还有机会赢得周春风的青睐。叶寒更加卖力书写。周春风嘴角微微一翘,旋即恢复。叶寒写好,周春风让人送走,道:“我担心你的兄弟狗急跳墙,你暂且留在这里,书架上的藏书可随意阅览。”“谢周大人!”叶寒眼眶发热,内心激动。是自己错怪周春风了!是自己错怪李清闲了!昨天还愤怒地掀翻桌子,誓与周春风和李清闲不共戴天,现在才明白,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周春风真君子,李清闲亦是真君子!夜卫的马车一路疾行,临近正午,抵达李家墓地。李冈锋原籍并非京城,但在京城有多家李氏望族远亲,很早就认了亲,在京城李家族墓有了一块墓地。李清闲站在李家陵园外。青山环抱,陵园独秀。一条雕百禽百兽汉白玉御路位于道路中间,两侧汉白玉阶梯供人前行。脚下自陵园正门,共有十二重阶梯,每重阶梯各六层,秉承阳宅单数、阴宅双数的规矩。道路两侧,石翁仲、石敢当、捉鬼力士、降魔尊者等成双而立。守墓人走过来询问,得知是冈锋先生之子,毕恭毕敬,主动接过祭品,跟在身后,并为李清闲指路。不多时,李清闲来到一处墓地外。双墓并排,李冈锋夫妻之墓。李清闲望着青黑花岗岩墓碑许久,低头一看,墓碑前香烛犹新,瓜果鲜亮。李清闲问:“敢问守墓先生,经常有人祭拜先父吗?”“冈锋先生英名远播,至诚至忠,这半年来祭拜者络绎不绝。李家上下,尽心照看,不敢马虎。”守墓人道。李清闲点点头,道:“有劳守墓先生了。”“不敢不敢。”李清闲取出祭品,进行祭拜,而后离开。临走前,取出一块碎银感谢守墓人,守墓人死活不收,并道:“别人的银子可以要,但冈锋先生家的银子不能要,要了,要被主家打断腿赶走的。”李清闲收回碎银,谢过守墓人,上了马车,让车夫赶向落青山。午间,李清闲与车夫草草吃了早上准备的面饼与咸菜,午后时分抵达落青山。李清闲让车夫停在路边,自己站在车辕上四处观望。矮山起伏,遍地青绿,一派好风光。偏南方卧着一片墓群,比李家墓地更远离神都。近处,落青山郁郁葱葱,高不过两三百米,山坡平缓,山体宽大,荒无人烟。李清闲慢慢观察落青山,寻找记忆中紫色水晶落点,余光看到一物,扭头遥望远方。就见上百里外,一片山峰连绵起伏,从这个角度看,那些山峰一字排开,竟然像巨龙脊背起伏,龙头山峰正好面向神都。李清闲望着那片山,思索片刻。“有意思……”随后,李清闲让车夫赶着马车前往落青山下不同方位,在不同角度观测,很快确定落点,让车夫停下,自己大声喊:“小周叔,劳驾了!”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3589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358970.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