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二十八章 要什么飞剑

第二十八章 要什么飞剑

推荐阅读:劝你当个人玩家过于逆天,修仙界震惊!病恹格格遇宠夫替嫁贞观天子末世重生之带娃修行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我的玩家都是演技派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星际大佬她又美又飒

    周春风坐在椅子上受了一拜,叹息道:“我也未曾想到,你那几个兄弟如此残忍。可见你之前在定北侯府的日子多难。”叶寒眼眶一红,道:“若非周大人,我今日怕是命丧墓园,难见天日。”就在此时,李清闲人未到,声先至。“周叔,我回来了,我在爹娘墓前一直夸您。”“胡说八道!”周春风无奈的声音传遍书房。李清闲踏进门槛,看到叶寒也在,笑道:“叶兄,查证了吗?回来的路上,我见到一队人马,不知是不是定北侯家的。”叶寒深深作揖,道:“清闲兄雪中送炭,救人危难,定当厚报。”周春风微笑道:“如果要厚报的话,上次送了化蛟丹,这次只能送飞剑了。”叶寒呆住。李清闲愣了一下,忙道:“要什么飞剑!化蛟丹足够了,要什么飞剑!叶寒,你别听周叔的,他是老派人,看重报恩,咱年轻人不兴这个,。”叶寒余光看到那个白色影子轻轻一动,姜幼妃似是望过来。“救命之恩,一枚化蛟丹怎能够!即便这神纹飞剑,也是不能够的!清闲,拿着!我叶寒顶天立地,不能让人戳脊梁骨!”叶寒咬着牙,从乾坤戒中取出一尺长的锦缎木盒,硬塞给李清闲。李清闲要塞回去,叶寒猛推给李清闲,目光坚定。“清闲,我知你是君子。但此物不收,我有什么颜面留在夜卫?”叶寒道。“叶兄,你……”“清闲,你再推辞,我便辞掉夜卫之职,远离神都!我叶寒,是做错过,但早就洗心革面,岂能一错再错!”叶寒的声音斩钉截铁。李清闲叹了口气,拿着锦缎木盒,不知道说什么。难道,叶寒真是被逼无奈,自己误会过去的叶寒了?叶寒笑了笑,道:“清闲,为了感谢你与周大人救我一命,我决定过几日去花海楼摆一桌酒席,向两位恩人道谢,不知道你是否赏光?”“这……”李清闲望向周春风。周春风微笑道:“叶寒既有此心,你我不能让他寒心,理当前往。”“好,叶兄,我们一定赴宴。”李清闲道。叶寒大喜,道:“好兄弟。”随后,叶寒似是漫不经心转头,看到正在静静翻书的姜幼妃,一拍脑门,道:“你们瞧瞧我这猪脑子,竟然忘记佳人在畔。敢问倾城仙子,可否赏光小生的酒宴?”李清闲望向周春风,两人四目相视。周春风眼底泛起一丝乌色。叶寒满面笑容望着姜幼妃。为了这一刻,叶寒准备多时。姜幼妃纤细透光的玉指轻轻翻页,看都不看叶寒一眼,用极其淡漠的声音道:“我不认识你,请自重。”叶寒呆在原地,只觉天崩地裂。姜幼妃的话,像千锥万针扎在心上,一边扎一边转。李清闲急忙别过头,正好看到周恨也一起扭头,两人咬着牙强忍笑意。周春风淡定如常,眼底乌色消散,本就俊美的面庞不知为何亮了几分,如玉光洁。周春风轻咳一声,道:“幼妃这些天都很忙,许是去不了,所以婉拒。”李清闲和周恨刚想转头又生生止住,这叫婉拒?叶寒懵了,姜幼妃在这里坐了一整天,这叫很忙?“哦……学生还有事,告辞。”叶寒一息也待不下去,顾不得礼节,快步离开。看着落荒而逃的叶寒,李清闲冲姜幼妃竖起大拇指,道:“姐,你真是我姐!”姜幼妃依旧盯着书上的字,淡然道:“若不是有求于你,早就撕烂你这张嘴。”李清闲莞尔一笑,和刚才冰冷的语气可谓天渊之别。周春风望着李清闲笑道:“你也算福大命大,现在见识到幼妃的性子了?”“我姐怎么都好。”李清闲一脸淡定。周春风摇摇头。李清闲摸了摸包木盒的锦缎,望向周春风。“周叔,您那话言者无心,还是说者有意?”李清闲问。“有飞剑就拿着。”周春风道。李清闲笑起来,道:“没想到还有这招,啧啧,姜还是老的辣。我怎么觉得,好像咱们三个做局,仙人跳了叶寒?”“如果真有局,也是戒贪之局。”周春风道。李清闲笑呵呵道:“周叔说的对。事情已了,现在咱们说说怎么引蛇出洞。”周春风道:“其他已经谋划好,你要做的,是进入青霄观易容,假扮吕仁,走进马车,躺好。到时候,周恨会在车内保护你。一切顺利,你便可带着天尊令回来。若幼妃不敌,周恨会带你逃离。京城周边,他们不敢对夜卫动手。”“真出了事,幼妃姐怎么办?”李清闲望向白衣少女。“我逃得掉。”姜幼妃道。李清闲却叹了口气,道:“周叔,幼妃姐看似柔弱,实际是头犟驴,您看能不能多派点人手。”李清闲只觉一股冷意从某个白衣少女身上袭来。“此事牵扯极深,我让周恨去,已是极限。放心吧,幼妃自有分寸。幼妃,你可不要冲动,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周春风满面严肃。“幼妃知道了。”姜幼妃低眉顺眼,声音轻柔。“知道就好。”周春风点头微笑。李清闲忍不住道:“她说什么你都信,我说什么你都不信,周叔,你看人的眼光不行啊。”相同的冷意再度袭来。李清闲话锋一转道:“说正事,我什么时候去青霄观?今晚还是明天?”周春风道:“幼妃,你别跟这小无赖一般见识,他嘴没个把门的。正事要紧。”姜幼妃抬眼看了一眼李清闲,脸上风轻云淡,道:“为了避免魔门发现,委屈你一下。”姜幼妃说着,抬起右手,一顶大红纸轿子落在她纤纤玉手上,轿子顶上白花攒聚,八个围红腰带的白纸片人扛着轿子。纸片人人双眼通红,咧开的嘴鲜红欲滴。“傀修法器?”李清闲问。姜幼妃点点头,右手一抛,白花红轿子落地,迎风涨大,与真轿子一模一样。那八个纸片人化作八个披麻戴孝的壮汉,双眼红光跃动。“有吉利点的法器吗?我还是没娶妻的纯情小男人,坐死人轿子,不吉利啊。”李清闲道。周恨和周春风相视一眼,相似的无奈。。新书期的推荐票和月票很重要,大家别忘了顺手投几票,小火感激不尽。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3589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358972.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