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猎命人 > 第六十五章 猎妖司

第六十五章 猎妖司

推荐阅读:保安赵东特种兵之二次入伍仙医邪凰:废物四小姐请叫我品红恶魔神医娘亲团宠萌娃太抢手三国之最风流过河卒超品兵王在都市万灵纪元史上最强太子

    “刘司正,磨刀不误砍柴工。我可以保证,若工坊整洁,咱们的酒的质量和销量,至少提高两成。您有百工炉,制作的东西不受外界影响,可其他普通工匠呢?裸露在外的工器呢?这些看似微不足道的地方,影响非常巨大。”李清闲道。“那就先清理工坊。”刘木瓦说着,一拍气运银鱼袋,一大堆白森森臂骨稀里哗啦冲出来,落在地上。每一条臂骨炸成青烟。青烟散去,一个个绿眼睛的白骨骷髅站起。刘木瓦发号施令,这些骷髅像活人一样清理工坊。“所有人,听我命令,先整理工坊,我要以后的酿酒坊干干净净,眼里看不到一丝灰尘!”刘木瓦大声道。不一会儿,成百上千骨头架子活动起来。虽然效率高,虽然挺不错,可看着一个个身穿官服的人像亡灵法师站在骷髅群中间,李清闲总觉得哪里不对味。收拾妥当,李清闲继续与刘木瓦设计酒坊。李清闲动手能力不行,但毕竟接受过海量信息的冲击,很清楚一个成功的蒸馏工坊需要什么,于是不断搬出自己的见解。许多在他看来很寻常的事,在工部官吏看来简直吹毛求疵。李清闲原本还有大量改进,比如安全生产方面的,但最终放弃。改变酒坊简单,改变人难。直到深夜,李清闲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返。做事难,做人更难。回到甲九房,韩安博低声道:“我的人探查到了叶寒的消息。”“说。”..“在那個画舫宴请宾客的,是咱们夜卫左指挥同知、猎妖司司正宋厌雪大人。据说,就在前两天,叶寒偶遇天火降临,获得一缕天火真意,他修为不高,又是刚入品,天火真意外泄。宋大人恰巧路过,感应到叶寒周身天火气息,起了爱才之心,主动指点叶寒武功,并邀请做客。不出意外,叶寒会从神都司调到猎妖司。”“那位女将军宋厌雪?”“正是她。武王赵龙鼓曾称赞她说,此女最类我。”李清闲一脸疑惑,道:“武王不是用这话夸过姜幼妃吗?”韩安博道:“你还年轻,武王至少用这话夸过十几个人。”李清闲沉默了,这大齐朝廷除了自己,就没个正经人吗?“我们猜测,是叶寒故意外泄天火气息,吸引宋大人。宋大人性子孤僻,只喜练武,又特别喜欢培养武道人才,叶寒正是抓住了这一点,才能接近她。”“这个叶寒,有点东西啊。”李清闲嘴里说着,心中一动,自己是不是可以泄漏一点神霄雷种的气息?不行,我李清闲就算饿死,也不学叶寒。韩安博道:“以后咱们要外出猎妖,积累军功,很可能由猎妖司的人带领,你做好准备。”李清闲道:“猎妖司应该是夜卫最强司吧?”“应该是诏狱司,只不过诏狱司只负责诏狱,平日里实力不显。对外的话,猎妖司确实战力第一,远超咱们神都司。”“这叶寒,确实是有大气运大命格。”李清闲道。“确实如此。有了天火真意,叶寒修炼所有火系道术、功法或武技,都是寻常人的几十上百倍。现在的问题是,他对你到底有没有恶意?”李清闲皱起眉头。自己得了叶寒的神霄雷种,还有化蛟丹和飞剑,又与周春风和姜幼妃关系极好,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可能不在意。自己很可能在不知不觉被他的命格压制。李清闲道:“不管他怎么样,我自己努力修炼就好。”韩安博道:“我看你有时候修炼道术,有时候修炼命术,你到底以什么为主,什么为辅?”李清闲愣了一下,望向韩安博。韩安博憨厚一笑,道:“我不会修炼,但我懂修炼。”“命术。”李清闲道。韩安博没有再说话。李清闲知道韩安博在提醒自己,不管修什么,一定要分清主次。李清闲默默走到桌子前,研墨铺纸,然后使用运笔术,消耗法力将自己背过的量命宗所有内容,全部化作法文,印入灵台之中。而后,慢慢学习思考,直到深夜才睡去。第二天一大早,刘木瓦派人来找,李清闲只好前往诏狱司。一连几天,李清闲白天处理酒坊事务,晚上主学命术,学累了换脑子的时候,才会学习雷法。酒坊的建立并不顺利,不是流程出错,就是工部官吏误操作,要么就是蒸馏酒器出问题,过程磕磕绊绊。这天夜里,李清闲睡的正香,砰砰砰的剧烈敲门声响起。“怎么了?”韩安博直冲门口,打开门。“酒坊的蒸馏器炸了,我们来请李大人。”李清闲猛地清醒。别的可以出问题,这酒坊不行,这可是关系自己身家性命的大事。李清闲急忙起身,大声道:“马上就去。”李清闲匆忙穿好衣服就向外走。韩安博道:“我跟你去。”两人一前一后跟着诏狱司的狱卒离开巡街房,一路上询问详情。目前不清楚原因,只知道乙三号房坍塌,幸亏工部傀修皮糙肉厚,只受轻伤。还没等到达诏狱门口,就闻到浓浓的酒香飘散。绕过甲字号房,来到乙字号区,就见原本高高耸立的乙三号牢房化为废墟,酒气弥漫。内库府的宦官井观走过来道:“李大人,以后这事,还得听你的!你都跟这帮小货说过多少遍,要注意生产安全,要注意生产安全,他们一个都听不进去,把你的话当耳边风,现在好了,全炸了。幸好这只是初建,若是建成后炸了,这酒坊还怎么开?我替阎大人做主,以后在这酒坊,你李清闲说一不二!哪个小婢养的敢不听话,直接下诏狱用刑,正好近。”李清闲看井观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知道他怕被内库府责罚,宦官的争斗,比外廷更加残酷。“井大人放心,真要出了事,我去找阎大人……不,让刘大人去。你是支持我的,是工部傀修不怕死,所以不管生产安全。”李清闲道。“你这话说得熨帖,这帮傀修,总觉得自己什么都懂,瞧不上我们这些阉人,可现在出事了,总不能怪到我头上吧?”井观道。李清闲和井观聊了几句,便找来工部傀修,查找原因。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59_59419/424458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59_59419/4244587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