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王妃每天都在调戏战神 > 第169章 我找小厉王妃真的是有事

第169章 我找小厉王妃真的是有事

推荐阅读:从四合院开始的旅行团宠小师姐,奶萌又霸气!超级女婿江炎徐凤秋程璐玩的好极限证道超脱从遮天开始小夜曲修仙,就是要稳健挂机万界邪尊天龙殿旅行青蛙:在漫威世界混日子

    底下一片密密麻麻的民间大夫,正拿着纸笔低头奋力做笔记。因为小厉王妃的讲课内容十分新颖,闻所未闻,因而每次只要小厉王妃授课,就有很多大夫消耗课时来听课。袁幼瑛在角落里听着,不由得对这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嗤之以鼻,她偏身来,低声对身旁的白惊鸿说道:“我们的那些分舵弟子,就花钱来听这些东西?”白惊鸿也微微皱眉,最近谷旗州与北地的分舵弟子纷纷自动脱离天一谷,很多都转向了厉王府医馆来学习医术。结果就讲这些?只是在不满之余,白惊鸿又觉得上方用一块屏风遮住的小厉王妃,那声音让他觉得相当熟悉。不等白惊鸿想明白,身旁的袁幼瑛扬声道:“王妃娘娘这是在圈老百姓的钱吗?老百姓们斥资买这些课时来听课,想学的是如何施针接骨,切脉看诊,如今您竟然在教我们如何洗手,难不成这里的人长这么大,还不会洗手吗?”四周鸦雀无声,一双双眼睛扭头看着袁幼瑛,真是勇士啊,竟然敢公开与小厉王妃娘娘叫板。花锦坐在屏风后面,问道:“你平时洗手洗干净了吗?”“废话,洗个手而已,还能洗不干净?”袁幼瑛在北地这一路上,受了太多的气,昨日又被城主府的两条看门狗羞辱,如今对着小厉王妃是一肚子怨气。她就是觉得这王妃的医术被传得太离谱了。当今世上,最厉害的医术,最优秀的大夫,都在天一谷里。这小厉王妃一个野路子出家,不过是因为背靠神策军,所以才被人夸大其词而已。屏风后,赶过来伺候小厉王妃娘娘的月儿一跺脚,稚嫩声响起,“你是什么身份,竟然敢质疑我们娘娘。”月儿这小丫头,如今气派十足,一只手叉腰,一只手吩咐身侧维护治安的王府侍卫,“这女人是来捣乱的,不听课就赶紧的滚出去,别打扰别人上课。”白惊鸿一听这丫头稚嫩的声音,与莲儿的声音并不像,于是放下心来。莲儿是花姑娘的丫头,既然不是莲儿的声音,那里头坐着的也必然不是花姑娘。又是自嘲一笑,一个魔教女人,一个王妃娘娘,他是入了什么魔,竟然会觉得花姑娘便是小厉王妃娘娘。袁幼瑛的嘴里“呵”了一声,“怎么,王妃娘娘就是这样容不得旁人有半点质疑吗?那小厉王妃娘娘相较于齐王妃娘娘来说,那肚量差的就不止一星半点了。”在袁幼瑛的心目中,送她锦衣华服,并且日子过得并不幸福的齐王妃,才配得到她的善意相待。这个小厉王妃不仅仅抢走不少天一谷的弟子,还颠覆了袁幼瑛的医学认知,甚至小厉王妃的手下也是个狗眼看人低的。她巴不得小厉王妃吃瘪。月儿气的双眼发黑,她刚要催促侍卫,花锦却是伸手拦住了她。只听花锦说道:“夜郎自大,坐井观天可不是什么好现象,医学一道,就应如人的胸襟那般,海纳百川才能活得通透。”袁幼瑛翻了个白眼,对于花锦说的,根本听不懂,她也理解不了。又听屏风后的花锦继续说道:“既然袁姑娘认为自己会洗手,那么就现场给大家演示一番,自己的这双手,洗不洗得干净了。”说完,花锦招来月儿,在她耳边吩咐了几句。月儿立即眉开眼笑的下去,没一会儿,一行侍卫上来,端来一盆墨汁、一块皂角、一盆清水。小月儿气势十足的立在台上,指着袁幼瑛,“请吧,给大家展示一下,你平时都是怎么洗手的?”袁幼瑛也不服气,不顾白惊鸿的拉扯上了台,将双手浸入墨汁,拿出皂角来开始洗手。另一边,月儿又叫了一个大夫上来,也将双手浸入墨汁,按照花锦教授的七步洗手法来洗手。大家就只见那位大夫和袁幼瑛的手都洗干净了。两人将双手展示出来,袁幼瑛得意扬扬的回头,往屏风后看了一眼,“我就说小厉王妃娘娘不过沽名钓誉罢了,这洗手谁不会呢?三岁孩童都会,娘娘也不穷啊,坐拥北地那么多矿产,何必赚大夫几个辛苦钱?”众人在有些人低声质疑着,“是啊,其实我选择消耗课时来听课,只是因为来授课的是小厉王妃娘娘,她讲课的内容是挺新颖的。”“新颖没错,可是看样子,有点儿画蛇添足,没什么用啊。”另外有人嘀咕着,内心开始觉得不值,毕竟这些课时费都是他们翻山越岭的去给人看病,一点一点攒下来的。别的授课医师都讲的很好,一堂课下来能学到的很多,可就是王妃娘娘讲的这些,似是而非,风牛马不相及。听着黑布遮住。整个大厅里光线一下暗淡了下来。大家正不明所以时,有人突然喊了一声,“你们看!”大家抬头看去,台上袁幼瑛的手上,正散发出一小块儿一小块儿的磷光,有的在指缝,有的在手心,有的在指尖,还有一圈在手腕上。仿佛戴了一个手镯。而另一个大夫手上干干净净的,什么都没有。大家哗然出声,大多数都没搞明白这是怎么回事。这下换成月儿得意扬扬的说道:“我们在墨汁里掺入了磷粉,这眼睛看得见的地方,当然洗得干净了,但眼睛也有看不见的地方,我们娘娘的七步洗手法,就能将一双手全无死角的洗得干干净净。”“我不信,你们故意的,你们给我的墨汁有问题。”袁幼瑛不信这个邪,她学医这么多年,苦习医术,没日没夜的钻研施针诊脉,从没有听过什么七步洗手法。洗个手罢了,最多就是多洗几遍。月儿相当的气愤,她双手叉腰,指着“同样都是一盆墨汁,既然袁姑娘怀疑我们的墨汁有问题,那就随便上来一个人,用袁姑娘的这盆墨汁洗手吧。”底下的大夫颇有些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纷纷举手要上台。同样上来了两位大夫,用的都是袁幼瑛的那盆掺了磷粉的墨汁,一个用寻常的方式洗手,一个用七步洗手法。最后的结果,还是七步洗手法洗得最干净。第二次的结果,让底下看热闹的学生大夫们,发出一阵“哦~~”的声音,对袁幼瑛来说,就是一种赤裸裸的嘲弄。屏风内的花锦脸上露出自信的笑容来,后世外科动手术的大夫,都是用的七步洗手法洗手,不可能洗不干净一双手。“虽然只是细节,可有时候决定一个人的生死,往往就是这些微不足道的细节决定的。”花锦做了个总结,站起身来,声音中充满了威仪,“如果今天你们的手上不是磷粉,而是看不见又无色无味的毒粉呢?你们不将自己的手洗干净,带着这么一双沾了毒的手,去给病人煎药施针,很有可能造成的后果,就是你们的病人不是死于自己的疾病,而是被你们毒死的。”“你们都是治病救人的大夫,都说学海无涯,学无止尽,医术是需要不断的学习与精进的,大千世界,并不是只有药方与望闻问切才算得上医术,晚上你们的细节,只有不断的将自己提升到极致,才配得上‘救死扶伤’这四个字。”一番话,让底下响起如雷的掌声。袁幼瑛面色不好的跺了一下脚,满满都是不忿。医道魁首一直都在天一谷,满天下的大夫,从来都是以向天一谷学医为毕生目标。结果现在,就被这小厉王妃的寥寥几句话给带走了风头,她怎么都不能服气。月儿人小气势却是不小,她挑眉看向袁幼瑛,冷笑着,“夜郎自大可不是什么好现象,想来踢我们娘娘的馆,你还嫩着呢。”“你!”袁幼瑛被一个小丫头这样说,心里快要气疯了,她刚要发作,就见屏风后的小厉王妃似乎要离开。于是袁幼瑛立即转身,往屏风后面冲去,“小厉王妃,站住!我有事和你说!”又是月儿伸手拦住了她。相比较莲儿来说,月儿因为是在性格还未成型的时候,就被素娘送进了厉王府,因而她的气势与通身贵气,养的比莲儿足。她站在袁幼瑛面前,虽然比袁幼瑛的年纪小,又比她矮许多,但是气势逼人,教人一看,就宛若一朵人间富贵花与路边小野花在对峙一般。人间富贵花当然是月儿了。只见月儿满脸讥讽的昂头,对袁幼瑛斥道:“你是什么人?竟然敢对娘娘出言不逊,我看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吧,把你的听课证拿出来我看看。”虽然底下坐着听课的也有医女,但小厉王妃讲了好几节课,还从没有遇上这种莽撞不知事的女人。竟然敢公开跟娘娘叫板,还要娘娘站住?她以为她是什么身份?袁幼瑛顾不得那么多了,直接伸手去推月儿,见她动了手,月儿大喊一声,“有刺客!”身周的侍卫们当即不再客气,一招便将袁幼瑛给拿了下来。她在仓惶间,急得大喊,“我不是刺客,我找小厉王妃真的是有事!”又转头去看白惊鸿,这时候,袁幼瑛就希望白惊鸿能出面帮帮她,毕竟她一个孕妇,现在也不敢跳上跳下的折腾。还跟这么多的侍卫对着打。然而,白惊鸿的位置空空如也,他把袁幼瑛丢下,让她一个人面对这种场面,人不知去了哪里。那一瞬间,袁幼瑛的内心冰凉冰凉的,两串眼泪从眼眶中落下,内心对于白惊鸿的失望,已经到达了新低。她被押下去时,白惊鸿已经到了后堂。等他七拐八拐的躲开王府侍卫,追着小厉王妃离开的方向去时,突然,面前一道人影闪过,一位白发老人站在了他的面前。“掌门!”白惊鸿一顿,大惊失色,不知远在天一谷的掌门,什么时候出现在了这里。“跟我走。”袁铭伸手,一把揪住白惊鸿,将他带出了医馆,直接飞掠出了南线城,来到了城外的一座高山上。“师妹。”袁铭揪着白惊鸿进了一座破庙,白发毒女就躺在供桌上喝酒。见袁铭和白惊鸿进来,她嗤笑一声,“掌门师兄,你把你女婿给抓回来了?”袁铭将白惊鸿丢在地上,斥他,“我让你带着弟子们出门,好好儿的照顾幼瑛,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事情怎么会弄成这样?”他是接到全国各地的消息,说谷旗州与北地将天一谷打为魔教之后,才猴急火燎的赶到谷旗州。结果谷旗州如今一团乱,孙国公屯兵五十万已经不是个秘密了,只是孙国公还没有什么动作。但这件事已经开始发酵,雪片般的折子,往帝都飞,都是在说孙国公屯兵这件事。谷旗州都城无人管事,袁铭找不到人询问,就只能一路往北地走,最后在南线城外找到了白发毒女,并听说了最近这段时间来,发生的种种事情。对于自己的女儿与白惊鸿的事,袁铭并没有多大的愤怒,因为他本就属意让白惊鸿娶了袁幼瑛。他生气的,是白惊鸿怎么表现得这样没用,带着袁幼瑛往北地城折腾了一趟,都还没有见到小厉王与小厉王妃的面。不等白惊鸿辩解,袁铭便道:“明日,你随我去南线城城主府,我就不信了,这个小厉王妃的架子再大,她能大过太子?”袁铭与太子的关系,可以说相当的好,说白了,天一谷之所以会出现毒派与战部,都是为了替太子做事。太子都没说天一谷是魔教,一个北地小厉王与谷旗州已死了的齐王,凭什么这么说。翌日,袁铭领着白惊鸿来到了南线城城主府门口。他本来想带上白发毒女一起来,但白发毒女正在漫山遍野的找那位“花姑娘”和“花姑娘的魔教丈夫”,对于去见小厉王妃根本没什么兴趣。到了城主府门口,袁铭也不说自己是天一谷的人,只递上了太子东宫的令牌,表明自己是太子的人。南线城城主府的护城军们,赶紧的进去通报,没过一会儿,就有人来领袁铭与白惊鸿往偏厅去。花锦坐在一片珠帘后面,接见了两人,一见帘子后面的白惊鸿,花锦就笑了,“本妃还以为太子殿下差人来,是为了什么大事呢,原来还是你们天一谷的人。”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60_60052/4342515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60_60052/43425159.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