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史小说 > 魔门孽徒 > 第六十八章 师徒名分

第六十八章 师徒名分

推荐阅读:秘术之主!寻夫记之魔神在天七零小知青:嫁植物人小叔后被娇宠成宝闪婚后,我靠画符被大佬全家宠翻了气死相亲对象,当大叔媳妇继承他的财产奶宝三岁半,她被全球首富带回家超级老爸系统婚礼当天,我秘密被曝光了农家团宠娇娇女逍遥郡马爷

    无垢听完不以为意,笑道:“新衣试穿?无垢乐意效劳。”
    陈秋铭听完坏笑道:“那好,晚上来我房间。”
    这笑容有点猥琐,不由得让无垢没来由一阵不安......
    三人正说话,突然陈秋铭怪叫一声道:“我师傅回来了!”
    李存勖和无垢闻言刚站起来,陈秋铭已经不见人影,两人连忙迎了出去,刚好看见陈秋铭一脸谄笑地扶着薛洋步入府中。
    薛洋本来心情还不错,可一看到无垢勃然色变道:“此女怎么会在此?”
    前次薛洋来的时候,无垢还是被陈秋铭封住了穴道,身上没有一丝功力,又没有照面,薛洋没有细查,还以为是个普通人,根本没发现无垢的存在。
    陈秋铭连忙解释一番,谁知薛洋却对陈秋铭对无垢的处置十分不爽,骂道:“老子跟你说过多少遍了,我南门和北门之间,仇深似海、不共戴天,只要看到就杀无赦,你不但没打杀她,还把她放了?”
    看到薛洋发飙,李存勖和无垢在一旁吓得大气都不敢出,陈秋铭却嬉皮笑脸地辩解道:“师傅,兵法的最高境界是不战而屈人之兵,消灭敌人最好的办法不是从肉体上消灭她,而是从精神上征服她。如今无垢已经弃暗投明,这样一来,无论是以后是彻底消灭还是收服北门,都有事半功倍之效。”
    薛洋却冷笑一声,继续骂道:“孽徒!你明明是见色起意、色令智昏,还找诸多借口来搪塞我,还敢跟我论兵法?你兵法有几斤几两老子还不知道?”
    陈秋铭激动地抓着无垢的胳膊露出她的守宫砂反驳道:“师傅,你却是冤枉我了,我色令智昏?我要是色令智昏无垢怎能还保持清白之身?”
    薛洋一楞,陈秋铭却反而开始说教道:“师傅,徒儿早就跟您说过,要学会用发展的眼光看待问题。徒儿早就今非昔比,否则怎能用火消灭李思安的十万大军,怎能带着两万琦兵连克梁国六座城池?”
    “杀她一人有何用?我们的目的是消灭或收服整个北门,彻底结束南门和北门百年血腥争斗的局面,有无垢在,这个目标并非遥不可及。”
    其实薛洋说对了,陈秋铭一开始没杀无垢,就是见人家长得好看舍不得下手,后面慢慢变成现在这幅局面。但陈秋铭两辈子积累起来的口才也不是盖的,硬生生被他说出了一定的道理。
    陈秋铭见薛洋的脸色有所缓和,决定添一把火:“师傅你想,他北门辛苦培养的军师,如今却成了我南门的智囊,要是萧敌鲁知道了,估计鼻子都气歪了。对了师傅,你此次前去契丹,战况如何?”
    薛洋轻飘飘地来了一句“胜了”便转身对着无垢说道:“你听好了,若是真心投靠,我自会留你性命,你若是敢‘身在曹营心在汉’,这天下之大,却无你容身之地,就连你秘族,老子都给你连根拔起。”
    无垢连连说不敢,心里却暗自腹诽:“这两人,不愧是师徒,连威胁的口气都一模一样。”
    李存勖趁机对薛洋行礼道:“亚子拜见薛老前辈,多谢前辈此番前往契丹为我等出了口恶气,祝贺前辈晋升大宗师并旗开得胜!前辈,里面请!”
    李存勖此番话说得还是比较得体的,薛洋仔细打量一番李存勖,然后矜持地点点头,心里却暗道:“难怪陈秋铭这小子看得上,此人确实有龙凤之姿。”
    陈秋铭又死皮赖脸地粘上薛洋说道:“跟师傅分别一年多,徒儿心中甚是想念,一会徒儿亲自下厨,一定给师傅多做几道好菜。”
    薛洋刚被陈秋铭怼得够呛,此时依旧没给陈秋铭什么好脸色,仍然气哼哼地说道:“一会我考校你的功课,不考武功,就考书法和六艺,若是还没有什么长进,小心你屁股开花。”
    无垢闻言差点噗嗤笑出声来,小脸憋得要多辛苦有多辛苦,陈秋铭却扶着薛洋坐下哭着脸说道:“师傅,徒儿愚钝,琴棋书画确实非徒儿所长,但师傅您不能拿您的标准来要求徒儿啊,您天纵奇才,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但天下之人有几个能跟您相比?”
    “而且,每个人的天赋各不相同,您看,我在厨艺和酿酒方面不是天赋异禀么?没有我,您哪能品尝到那么多美食和美酒?”
    薛洋闻言哭笑不得,陈秋铭趁机给李存勖使眼色道:“李兄,你陪师傅聊一会,我去给师傅做菜。”
    李存勖跟陈秋铭混久了,这脸皮也变厚了,赶紧跪下拜道:“亚子愚钝,天赋与秋铭万万不能相比,但亚子还算勤奋好学,还望师傅念在亚子一片赤诚之心的份上收亚子为徒。”
    呵呵,这师徒名分还没定,师傅先喊上了,真是将陈秋铭的无赖套路学了个九成九。对于要不要收李存勖,薛洋一路上,曾反复思考过那天陈秋铭说过的话,觉得试一试也未尝不可。
    毕竟圣门想要成为佛、道两门这样有影响力的宗教,就必须做出一些新的尝试和改变了。
    于是薛洋说道:“我‘花间派’向来一脉单传,老夫已经收了陈秋铭这个孽徒,再收你就不合规矩了,而且你如今的武艺基本已经定型,很难再有太大上升的空间。”
    “不过,看在秋铭的面上,又念你勤奋好学,我可以收你为记名弟子,主要传授你六艺,你可愿意?”
    李存勖跪在地上,心情就如过山车一般七上八下,听到后面才大喜过望,连忙给薛洋敬茶,又叩了三个响头拜道:“师傅在上,请受徒弟李存勖一拜!”
    其实李存勖心里的清楚,他这个年纪武艺很难进步,之所以想拜薛洋为师,主要就是为了和陈秋铭当初的约定和一个师徒名分。
    要知道江湖上才几个大宗师?有这种战略级的高手当师傅,走出去说话的声音都可以大三分。李存勖见薛洋已经喝茶了,兴奋地说道:“师傅,我以后在江湖上是不是可以横着走了?”
    薛洋闻言立马哭笑不得,想他一辈子英雄了得,到老收了两徒弟,却是两个这样的二货,一世英名会不会晚节不保、毁于一旦?
    陈秋铭为了讨好薛洋,拿出浑身的解数,亲自出手做了六菜一汤,李存勖和无垢吃得赞不绝口,薛洋嘴上不说话,动筷子的频率却不输于任何人。
    陈秋铭趁机问薛洋和萧敌鲁交手的具体细节,薛洋自得地答道:“三百招之内,势均力敌,三百招之后,萧敌鲁节节败退,最后被我一掌击伤,居然不顾面皮落荒而逃。”
    薛洋仅仅在潞州待了三天就走了,用他的话说:“老夫还有一场重要的约会要去赴约。”
    李存勖很是不舍,连忙劝阻道:“师傅,你才教导我三日,这哪里能够,不如再多留些日子,最起码过完春节再走。”
    薛洋道:“师傅领进门,修行在个人,你在六艺方面基础不错,且天赋极高,只要勤加钻研,必然会有一番大成就。关于六艺,我打算著书一本,以后有机会,再传给你。”
    这三天,其实薛洋一直跟李存勖腻在一起,如胶似漆,他发现李存勖在武功方面天赋虽然比不得陈秋铭,但在艺术方面的天赋足可以甩陈秋铭几条街。
    尤其是音律方面,两人甚至跟伯牙和子期一样,昔昔相惜,于是,薛洋将艺术方面的传承希望全寄托在李存勖身上,三天以来悉心教导,完全将陈秋铭抛之脑后。
    李存勖还是不舍,继续劝道:“师傅,萧敌鲁打不过您,却很有可能拿秋铭和我出气,我晋国离契丹又近,万一萧敌鲁不顾一切出手,我和师兄岂不危险?”
    按常理,大宗师不会对另一个大宗师的晚辈下手,因为担心报复。所以李存勖说这番话主要还是为了挽留薛洋,薛洋似笑非笑地看了看陈秋铭道:“有你师兄在,萧敌鲁讨不了任何便宜,你大可放心。”
    李存勖瞪大眼睛,还有点不明所以,陈秋铭在一旁尴尬一笑道:“师傅,徒弟不是有意要瞒您,而是怕刺激到您那根傲娇的神经,不告诉师弟,也是为了低调做人,徒弟其实,还是很谦虚的。”
    薛洋听完,胡子差点都气歪了,我傲娇?这个孽徒,薛洋实在是有点不爽陈秋铭了,有心教训吧,人家现在也是大宗师,哎,冤孽啊!
    薛洋气鼓鼓地走了,李存勖这才反应过来,拽着陈秋铭的胳膊激动地问道:“师兄,你晋升大宗师了?”
    李存勖虽然年纪更大,但入门时间晚,所以称呼陈秋铭师兄。
    陈秋铭点点头,望着薛洋消失的方向,叹了口气道:“师傅这次,怕是去找孙妙菡,师傅傲娇了一辈子,现在成就大宗师,才敢正面示爱。孙妙菡啊孙妙菡,你若是敢辱我师傅,将来可别怪我将你慈航剑斋的山门踏破!”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61_61064/434433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61_61064/434433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