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乱世书 > 第六十三章 渡河!

第六十三章 渡河!

推荐阅读:机战:全金属风暴木叶:我体内有个卡卡罗特春不渡长安我将斩杀众神横推七界:从杂役开始快穿:戏精炮灰在线打脸宇道之地球缘起狼烟晚明末世道长万人嫌师妹死后,男主他后悔了

    /“有钗子之类的东西吗?我看你头上没有。”赵长河忽然问。“有,我包里有。”崔元央也不知道他干嘛用,从怀中小包裹里取出一枚金钗:“这个行不行?”果然是女人的包包,两个世界都一样,看着小,就跟哆啦a梦的口袋一样什么都有。“可以。”赵长河一把抓过钗子,用钢刀用力劈了一截尖头下来,火速出舱。想了想,觉得这把厚重的钢刀水下并不方便,便留在船上,又去取了剔鱼用的薄刀,插在裤腰带上,一骨碌扎进了水里。崔元央匆忙去控船,此时才看见赵长河所言的场面,身后影影绰绰确实有许多船正在接近,本来祥和的河面莫名就有了一种水战般的压迫感,果然是怎么看都不正常。其中有几艘船还很接近了,看上去已快进入箭矢的射程。别说鱼有没有毒了,就算无毒,真优哉游哉的在那吃鱼,恐怕没多久家人就可以吃席了……崔元央焦急地往操船往对岸划去,眼睛时不时地瞥向水面的涟漪,不知道赵长河在水里怎样了……不是,他、他会游泳吗!在可考的赵长河生涯里,赵厝、洛家庄、北邙,都属于只有清溪与水潭子的地方。没有人知道为什么赵长河会游泳,但赵长河真的会游泳,水性还挺好……记住网址.x63.他一个猛子扎进水里,果然第一眼就看见那個艄公正在船底,摸出个凿子干活。水下行事并不方便,艄公这一凿也只开了个浅浅的坑,赵长河入水的声音已经惊动了他,转头一看也是吃惊无比。这赵长河的灵醒果决,真的是初出江湖没多久的么?这若不是个老江湖,那就只能是一个可能:天生的江湖客。念头一闪而过,艄公微露狞意,弃了船底,拔出一根分水刺冲着赵长河游了过去。会不会游泳和水下能力,那是两回事。不提别的,光是水下能不能睁眼,这都是要刻意练过的,赵长河怎么可能刻意练这个?更别提呼吸闭气、水底腾挪,他们在水上讨生活的江湖人士连功法都是适配这些的,闭气时间更久、利用水流之力更顺,就算是陆地神仙来了水里也得盘着!果然到了赵长河面前,分水刺扎了出去,赵长河拔出鱼刀拨开,一个动作就明显能感觉到赵长河在水下的生涩,眼睛只能维持半睁半闭还很难受的样子,行动也明显不如在岸上的矫健。艄公心中暗道若是你赵长河技止于此,现在就可以死在这里了,我也是玄关三重,不知道是不是能直接取代你乱世书的排名?心念闪过,他微一蹬腿,已经更加欺进赵长河身前。赵长河鱼刀有些笨拙地削了过来,被艄公极为娴熟地连手一起夹在腋下,恰与刚才船舱里的战斗颠倒过来了。艄公露出一丝笑意,右手分水刺恶狠狠地扎向赵长河前胸。然而就在这近身扭住之时,赵长河紧抿的嘴唇忽地一吐。一枚被折断了的金钗头裹着内力喷射而出!如此近距离猝不及防,哪怕这金钗速度在水中其实挺慢的,落在艄公眼里依然成为了死亡的丧钟。他骇然想要闪避,这么近的距离却终究来不及,钗头已经恶狠狠地射进他眼眶。鲜血喷涌,艄公本能地痛呼出声,河水却瞬间灌了进来,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了。这他妈到底我们是玩阴的杀手还是你是玩阴的杀手,怎么比我们还阴险!这是艄公最后的念头。实际他临死前分水刺还是刺在了赵长河胸口,只是失了力度,被赵长河左手抓住手腕,仅仅入肉不足寸……但分水刺上淬了毒。会玩阴的并不只是赵长河……赵长河没有时间理会伤势和毒素,运起内功强行压着毒,被夹住的右手用力抽离,鱼刀向后骤然飞甩。薄薄的刀身旋转着,恰恰划过身后袭来的船娘咽喉。船娘瞪大了眼睛,根本不能理解。自己背上负伤挺重,本来打算离开了,见这边纠缠有机可乘,才想过来阴赵长河一记。结果赵长河这激战之时又背对自己,到底是怎么知道自己悄悄潜过来偷袭的,还能这么准确知道自己喉咙在哪?他到底怎么知道的?没有人能告诉艄公到底谁才是玩阴的,也没有人能告诉船娘赵长河怎么看见的背后。赵长河捂着胸前的伤口,心急火燎地窜水而出,大口大口地呼吸。说起来好像简单明快没几个动作,其实时间已经挺久,两三分钟是有的,要是往常早憋死了。要不是夏龙渊的内功可以短暂提供内循环,也打不出这么犀利的杀局。赵长河一时在想,这内功要是练到后面,是不是真可以彻底转为内息,不需要呼吸了?形势也不容许他在这思考功法问题,赵长河忍着伤口的疼痛和毒素的肆虐,打量了一下眼下的场景。崔元央说划船“会一点”,那真的只是“会一点”,最多就是学着玩玩,平时谁会让大小姐亲自干这种粗活啊……眼下她划船靠岸的速度可能也没比顺流漂的速度好哪去,也就是不会原地打转的水平。此河颇宽,眼见离岸尚有不远的距离,后方的船已经越发靠近,赵长河已经可以看见有人试图张弓搭箭。而此时他的位置,恰好处于崔元央的船和后方来船之间,距离哪边都差不多。赵长河想也不想地一窜而起,踏浪而过,转瞬登上了后方船只。有几个人正在目测距离适不适合射箭呢,忽然水中窜起一人,都吓了一跳。赵长河手头已经没有兵器,二话不说地一拳砸在持弓者太阳穴上,顺手夺了弓箭,又是一个干脆利落的后翻,直接入水。船上的人现在才反应过来,齐齐发声喊:“是赵长河!河童和水鹰可能已经栽了!”“他轻功不够这么远距离回船!快看他在那游呢!快,快放箭射他!”很可惜一片纷乱中慢了一拍,当有人张弓搭箭瞄准赵长河时,他已经游了过半距离,很快踏浪而起,凌空飞窜,火速接近了正在靠岸的崔元央:“央央!你脚下的船绳!甩过来接应我一下!”崔元央果断弃了桨,弯腰拾起脚下系舟的粗绳,用力一甩。赵长河凌空接住,一个借力飞回船头,后方箭如雨下,一支都没靠近他身后一丈。崔元央心中只剩一句这不是天神,什么是天神!可心中的天神落足船头,很快一个踉跄,脸色苍白。崔元央看见了他胸口的血迹,已呈黑色:“你中了毒!”“嗯,我会玩阴的,别人更会。”赵长河辛苦地靠在船舷上,还在笑:“靠伱了,多宝富萝莉,不会让我失望的对不对?”崔元央哪有心思跟他开玩笑,手忙脚乱地打开怀中小包裹,找出一颗丹药直接塞进他嘴里:“各种毒对症的药不一样的!崔家也没有仙丹啊!”“能缓解压制就够。”赵长河感受了一下,果然有药力正压制毒素不再蔓延。他心中足够满意,笑呵呵地拎起自己的刀,在伤口上剐了一圈,把中毒的烂肉割了个干净。鲜血汩汩流出,却没有合适包扎的东西了,这里可见的布一块比一块脏,乱包扎反倒要感染。赵长河没多理会,取酒葫芦在伤口上淋了一圈,又重新站起。转头看去,后方距离最近的船只已经进入了射程,对方张弓搭箭一大堆。赵长河抓起刚抢来的弓箭,直接一个满弦,箭似流星。“绷”地一声,对方船帆忽然掉落,顺风之速骤然减缓,下一刻箭如飞蝗漫天而落,却又恰好脱出了射程,最多射在了船板上。赵长河趁这空档取回自己的钢刀,把弓挎在身上,绑好了箭囊。整好装备略吁口气,瞥眼估了一下岸边距离,终于露出笑意。这么久的时间,小兔子满头大汗地在划船,这船就是爬也该快到岸了!赵长河一把拉起崔元央,向岸边飞跃而去。河风猎猎,送来他的大笑声:“有劳相送!后会有期!”

本文网址:http://www.metege.com/65_65344/4538687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metege.com/65_65344/45386877.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